第四十一章 回雁楼(下) - 穿越笑傲江湖

第四十一章 回雁楼(下)

岳峰看着田伯光,点了点头,开口说道:“既然认出了我,那就自裁吧!看在你刚才没有辱骂我华山派的份上,我给你留个全尸。” “是你又如何,当初我不过是一时大意,才糟了你毒手。支持见面,正好报仇。”田伯光一声怒喝,只是依旧掩饰不住声音中的恐慌。 “如此正好。”岳峰冷笑一声,开口道:“这里是客栈,地方狭小,你没有半点准备,即便轻功在好,也休想逃走。” 田伯光脸色霎间惨变,看着岳峰脸上的畏惧更加浓了。 “师弟,田伯光也是一条汉子,你就放过他这一次吧!”此时的令狐冲已经听出来当初砍下田伯光左臂的人正是岳峰,虽说对当时年仅八岁的岳峰如何做到这件事有些疑惑,但依旧连忙开口道。 岳峰看了令狐冲一眼,将他全身上下有十余处伤口,虽然都没伤到要害,但却留了不少血,脸色看起来十分苍白。不由冷哼了一声,开口道:“你先管好自己的事情,今日你与田伯光对饮的事情,怕用不了多久就会传遍江湖。要是真给我们华山派惹了麻烦,就等着师傅责罚吧。” 令狐冲见岳峰丝毫也不理会他,不由的有些心急,眼看岳峰就要对田伯光下手,他却没有任何办法。目光看向了岳灵珊,连忙说道:“小师妹,你快劝劝大师兄吧,他又要杀人了。” 岳灵珊听见了令狐冲的话,脸上闪过一丝犹豫,开口道:“哥哥,你就放了他这一次吧。反正他没有惹到华山派,就算了。再说,杀人总是不好的。” 若是别的事情,岳灵珊来求,岳峰或许还会答应,可是这事,岳峰完全没有一点通融的一丝,对着岳灵珊摇了摇头,说道:“灵珊,你说他没有惹到华山派,哼!那十三年前的那个元宵节晚上,你还有印象吗?” 岳灵珊脸上闪过一丝迷惑,突然一声惊呼:“我想起来了,是他,他就是那个与娘打斗的人。那是又不是哥哥在,我就要都被他给抓住了。”说道此处,岳灵珊脸上全是恐惧,继续开口道:“哥哥,你还是杀了他吧,这事,我不管了。”接着岳灵珊朝着令狐冲说道:“大师哥,这田伯光是坏蛋,死了正好,这次我就不帮你了。” 令狐冲也是一怔,他正是在那一天夜晚遇到岳不群。当时岳不群正在城外追人,只可惜追丢了。事后令狐冲完全没将这件事放在心上,若不是岳峰说起,他早就忘了。只是没想到,当初岳不群要杀的也正好是田伯光,这事情也太巧了。 可如此说来,他岳峰能够加入华山派,也是沾了田伯光的光。如此,这一份恩情他不得不报。只是不知道田伯光到底如何惹了岳峰,就连一向都对他言听计从的小师妹都不肯帮忙了。 “师弟,田伯光怎么说一条好汉,而且我与他意气相投,求你饶他一命。”令狐冲看着岳峰,见他脸色更加阴沉,不由有些畏惧。 本来岳峰的武功就比他高,再加上这些年来岳峰负责管理华山刑律,无论谁犯了错,都免不了在他面前走上一遭,就连令狐冲也不例外。无形间,岳峰身上就多了几分威严,华山派弟子无不对他十分畏惧,甚至超过了岳不群。毕竟,岳不群身份很高,不会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事情与他们算账,而岳峰就不同了,惹了他谁也没好果子吃。 令狐冲咬了咬牙,继续说道:“要不,要不就阉了他,让他再也不能作恶了,就放过他的性命。”一边说,一边对着田伯光连使眼色。 “放过他的性命?那他坐下的那些恶事就算了?”岳峰毫不客气摇了摇头,开口道:“要怪,就怪我最恨采花贼。他坏了无数女人的身子,死在我手中,也算罪有应得了。” 田不光听着岳峰的话,脸上再也没了一点血色。合上眼睛,好像在闭目等死。过了许久,他看向令狐冲,说道:“令狐兄弟,你也不用替我求情了。我田伯光一声风流,也算是最有应得,只可惜没能死在女人怀中,终究是一件憾事。不过,能死前能结实到兄弟你,也算是一件幸事。我田伯光,就敬你最后一杯酒。”说完,举起了桌上的酒碗,对着令狐冲点头说道。 “好田兄说的是!”令狐冲也算一声大喝,拿起酒壶给自己的酒碗中到了一杯酒,双手扶住身体,向着田伯光走去。 岳峰站在一边,看着两人的动作,脸上不由的露出嘲讽的笑容。 却见令狐冲端着酒碗,走向了田伯光,和田伯光的碗一碰,开口说道:“田兄,令狐冲今日就认了你这个兄弟,我们干杯,令狐冲给你送行了。” “好兄弟,我们干杯。”田伯光跟着一声大喝,拿起酒碗就往嘴里到。 令狐冲也是张口喝酒,可是刚刚喝了一小口,他身子就突然一软,好像失血过多身体不支要要倒下一般,向着田伯光的方向跌去,同时身子堪堪挡住了岳峰的视线。 而田伯光,正刚刚喝完了杯中的酒,却未卜先知的拿起了腰间的道,对着令狐冲倒下去的放下伸去。 突然“嘭”的一声响起,却是令狐冲被岳峰给踢了一脚,飞了出去,倒在地上,将一张桌子給压碎了。 “啊!你干什么。”却听到一个柔美的声音传来,正是仪琳。她此时虽说是在生气,可是声音却十分好听,让人不由生出了愉悦的感觉。 仪琳跑到令狐冲身边,见到令狐冲已经稍微愈合的伤口又一次开始出血,不由全是心疼。一边从怀里拿出上药给令狐冲擦,一边开口道:“令狐大哥,你没事吧!”同时看向岳峰的目光全是戒备。 令狐冲摇了摇头,推开了仪琳的手,脸上全是苦涩的笑容。 岳峰扫了一眼脸色大变的田伯光,有看了看满脸疑惑的岳灵珊,已经一致乖乖呆在那里的林平之,脸上露出一丝玩味轻笑,对着令狐冲开口道:“你以为将自己送到田伯光手中,让他胁迫你离开,就行了?小子,在我面前少耍这种花样。” 令狐冲脸上苦笑之色更浓,长长叹了口气,说道:“我就知道不行的,长这么大,我还真没几件事情能瞒过你的眼睛。不过,不试试,我怎么能甘心。” 岳峰听到后,对着满意的微微点了点头,脸上也少了几分向前的冷漠,再次将目光看向了田伯光,开口道:“戏已经演完了,现在你就出手吧。让我看看,万里独行田伯光的快刀,到底有什么玄奥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