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回雁楼(续) - 穿越笑傲江湖

第四十二章 回雁楼(续)

田伯光凭借一手快刀刀法横行江湖数十年,不是没有遇见过比他武功高的对手,只是从来没见过想岳峰这种令他胆寒的人。一切的原因,不是因为两人间武功差距,而是来自于记忆深处的恐惧。 十三年前他被岳峰这个年仅八岁的小孩看下了左手,虽说有大意的原因,但岳峰那诡异的出手,早已刻入了他的脑海。此时两人相遇,田伯光连反抗的勇气也没多少。 岳峰见始终田伯光不敢出手,无奈的摇了摇头,抽出长剑,慢慢的向着田伯光刺去。 田伯光光看着岳峰的剑向着他刺来,依旧在哪里愣愣失神。 眼见岳峰剑就要刺入田伯光的咽喉,一边的令狐冲不由大急,开口喊道:“田兄,快出手!” 田伯光听着令狐冲的大喝,这才醒来,眼见岳峰的剑就要将他刺中,连忙挥刀挡住了这一击。刀剑相交,田伯光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两三步。 岳峰微微一笑,开口道:“十多年不见,你的武功依旧没有什么长进,这样吧,我也不以内力欺你,放开出手吧。“ 田伯光回头看着自己手中的刀,见上面分明多了一道豁口。他这把刀,乃是百炼精钢细心打造而成,而岳峰的剑,分明只是一把普通的长剑,两人间功力的深浅,一眼就可以看出。 田伯光心中绝望之意更浓,可闭目等死并不是江湖人风格。举起了刀,主动向着岳峰砍去。岳峰微微一笑,,剑刃颤动,嗡嗡有声,登时将田伯光的上盘尽数笼罩在剑光之下。 稍一交锋,两人的站立的位置已经换了。而田伯光身上,更是多了十余道伤口。原来就在身子交错的刹那,岳峰不但格挡住了田伯光的道,更是连续刺出了十来剑,给田伯光身上留下了印记。不过岳峰的每一剑,都只是给了田伯光留下一点小伤,根本不会影响到他武功的发挥。 “你这快刀,也不过如此,正是快的有限啊!”岳峰对着田伯光摇了摇头,继续说道:“就这点武功,也敢伤我华山弟子。万里独行田伯光,我看是连狗屁也不如。”说道此处,他有意无意的朝着令狐冲看了一眼。 一边的令狐冲不由气极,没想到岳峰这时候还要不遗余力的调侃他一下,不过他却没有一点办法。 事实上,并非田伯光刀法不快,而是岳峰使剑的速度太快了。以岳峰现在的速度,就算是先天高手,也只能勉强跟上,想要超过是万万不能,更何论田伯光。 田伯光听着岳峰的话,心中不由生出一些怒火。随话说,士可杀,不可辱,他就算死也不能让人轻易辱骂。 心中有了一些怒火,田伯光对岳峰的畏惧也暂时被压制住了,反正大不了就是一死,拿起手中的刀再次对着岳峰砍去。如此一来,田伯光就将自身武功发挥到了极致,甚至还要超越平时许多。 岳峰再一次隔开田伯光的剑,顺便给田伯光留下几道伤口,开口赞道:“这才有点快刀的真意,不错,不错。” 听着岳峰的赞叹,田伯光心中的怒火却不由更甚,口中一声大喝,手中的刀法也越来的越加迅捷。没多久,这个楼上到处都是刀剑相交的声音,当然更多的是剑刃入体的声音。 看着两人相斗,除了一心都在令狐冲身上的仪琳,所有的人都不由的暗中感慨,他们都从未见过如此精彩的打斗。而且看这情况,岳峰脸上全是轻松写意的笑容,宝剑随手挥动,便将田伯光的刀法随意拆解。而田伯光,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虽说依旧斗志昂扬,但渐渐的出手速度却越来越慢了。 没多久,两人相斗了一刻钟的时间,更是走过了上百招,田伯光身上的伤口已经不下千余道。同时田伯光出手越来越慢,而且越来越无力。相对的,岳峰的速度也随着田伯光减慢而变慢,力量也变得更小。如此一来,所有人都看出了不对。 此时,田伯光除了头上到处都是伤口。又因为岳峰刺得极准,并未伤及他的经脉,只是从肉中划过,甚至有些地方露出了骨头。这样一来,伤口看起来分外恐怖,却偏偏不伤及性命,更不影响行动,让田伯光能够继续支撑下去。 令狐冲紧皱着眉头,通过刚才的情况,他早已经发现,岳峰要杀田伯光,最多只需要数招,哪里要打上百招。他的武功本就可以,见识也不算太弱,稍一思考就想出了根由,不由大怒,开口喊道:“师弟,你要杀人就杀人,何必要人他受这本多苦。” 岳峰听到后,不由灿灿一笑,又过了几招,突然挥剑而出,快速劈了过去。 田伯光见状,连忙用处最后的力气,挡了过去。只不过岳峰这一剑,再也不像向前那般无力。田伯光早已经累的气也喘不过来,再加上失血过多,虽然奋力举剑硬架,铮的一声巨响,刀剑相交,手臂麻酸,长刀落在了地上。 岳峰慢腾腾的将剑收回了剑鞘,也算是松了一口气。这么长的时间的打斗,虽说无论内力还是体力上,消耗都不算太大,可在精神上却不小。毕竟,他既要将人击败,也不想让人死的太早,的确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岳峰看着田伯光,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对令狐冲有些歉意的说道:“像田伯光这种恶贼,本就应该受万刀凌迟而死,不过看在大师兄你的面子上,我给他千剑就行了,其他的,就暂且省了。” 听着岳峰这话,所有人都不由胆寒。此时他们才知道,方才岳峰辱骂田伯光,根本就不是为了要侮辱他,而死为了激起田伯光的所有斗志,让他多活一会,好多受些罪。 令狐冲指着岳峰,不由气得有些发抖,没想到岳峰做出这种事情来,不由的用力咳了起来,身子一颤,险些就晕了过去。 “令狐大哥,你没事吧!”仪琳一惊,连忙叫起来。 “没事,没事。”令狐冲又是用力咳了几下,身上的伤口也不由的渗出了些鲜血,但总算是支撑了住。 岳峰见令狐冲并无大碍,也算是松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再次将目光看向了田伯光,开口道:“你快刀十三式,百来种变化,都已经使了使过了一遍,现在死,还有什么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