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衡山城(1) - 穿越笑傲江湖

第四十四章 衡山城(1)

一到雁楼门口,早已经有着不少人在那里等候。一见岳峰几人出来,都纷纷围了上来。当先一人身体微胖,一个员外打扮,对着岳峰躬身一礼,开口说道:“在下少林俗家弟子何福,现在是衡阳城的富绅,不知几位英雄是哪里人,杀了淫贼田伯光,为民除害。还请告知名号,在下替衡阳父老好好感谢。” 岳峰虽然很不习惯这些客套话,更是也懒得理会这些人的夸赞,可别人毕竟在说他好话,只好拱了拱手,说道:“久仰久仰,在下岳峰。随同几位师弟师妹,去参加衡山派刘师叔的金盆洗手大殿。路上遇到了田伯光,故而将他斩杀,只不过是小事一桩。” 何福不由一喜,虽知岳峰只不过是随便应付他,但仍旧忍不住高兴,只是岳峰这个名字他却从未听过,更不知道华山派何时出来这般了得的少年高手。而且岳峰现在年纪不过二十,又因为内功高深的缘故看上去只有十六七岁,这就更是让人暗自诧异了。但他依旧没有人质疑田伯光是岳峰杀死的,毕竟刚才的事情有不少人都看到了。 便在这时,一个身穿麻布衣服的小厮走上前去,对着何福低声说了几句话。何福神色微动,看向岳峰脸上又过了几分尊敬,挥手示意小厮退下,何福深吸了一口气,再次躬身说道:“原来是‘君子剑’岳先生的独子,难怪能将田伯光斩杀,果然是虎父无犬子。” 何福这话一落,所有都不由的一惊,四周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岳不群的名号的确是太过惊人,让众人都不由有些凛然。要知道,江湖中除了重视武功,还重视出生。先前的岳峰,在众人心目中最多只是个武功奇高的少年,走了狗屎运才斩杀掉了田伯光。 田伯光武功虽高,但声名太过于狼藉,再加上这些人并无真正高手,并不知道田伯光具体如何。可现在,岳峰不仅仅是出生明门,更是岳不群的独自,那就与众不同了,在众人对他的态度自然有了质的转变,再也不敢轻看半分。 刹那间的安静之后,众人又是开始了一轮对着岳峰的夸赞。不但是岳峰,就连一边的岳灵珊和林平之也不由的喜形于色。 唯有令狐冲,一直都冷着脸,手中拿着一个酒葫芦,时不时的喝上一口,始终不说一句话。过了许久,令狐冲突然开口道:“何员外,不知田,田伯光那恶贼,尸体现在何处。我想他虽说是死了,但毕竟是一代高手,还是先好生安葬了。” 何福的脸色霎间一冷,对着令狐冲开口道:“我看你小子也是长的眉清目秀的,怎么如此不识好歹。方才同那恶贼称兄道弟,饮酒作乐就罢了,现在依旧不知悔改。要不是看在你和岳公子一路的份上,早就给你好看。同时华山的弟子,差距怎么就这么大?至于田伯光那恶贼的尸体,早就喂狗去了。” 令狐冲脸上一下子变得惨白,好似看到了田伯光的尸体一群野狗围着,身上的碎肉更是被一片片叼走。而他的周围更是有着一群人围着,在不停的叫好。令狐冲狠狠给自己灌了一口气,再也不说一句话。 何福再次白了令狐冲一眼,又将目光移向岳峰,霎间又变得笑容满面,开口道:“岳公子,你可否摆驾随我等一叙,我衡阳父老欲好好款待一下公子,感谢您老人家为民除害。” 岳峰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多恭维的话,不由有些飘飘然,险些就要开口答应,还好他知道有要事要办,拒绝道:“多谢何员外,只是我师兄妹几人要急着去衡山,若是以后有时间,已经来。” 何福脸上笑意微敛,知道岳峰不会随他走,但也并未太过在意,开口道:“那如此,我就公子您送行了。” 也是衡阳城的人太过于热情,岳峰离开衡阳城二十多里,眼看就离衡山城不远了,他们才转身回去。 岳峰独自一人骑着一匹马,身后是一辆马车,岳灵珊、仪琳坐在上面。令狐冲虽说受了伤,可依旧充当着车夫的工作。毕竟只有他,才有这种经验。还有一匹马,则是被系在马车上,背上放着几人的行李,独自空走着。 至于林平之,却依旧独自在那里快步跑着。偶尔将目光看向了岳峰,或者是那匹空余着的马,眼中满是幽怨。 “哥哥,你也到马车上来吧,或者让林小子也骑到另一匹马上。这个样子,也太难看了。”不知何时,岳灵珊突然从马车外生出了头,开口道。 岳峰微微一笑,看了一眼。林平之见状,连忙说道:“师叔,我不累,还是走着好。” “你!”岳灵珊看着林平之,不由气极,开口道:“算我好心没好报。” 林平之却低下了头,似乎丝毫没发现岳灵珊看过了的目光。 “呵呵。”岳峰忍不住微微一笑,开口道:“这马车,我可是不想坐。至于马吗,谁都能骑,就是林小子不能骑,谁让他太好看了,所有的人都盯着他看。” “长得好看是他爹娘的原因,和他有什么关系,哥哥,你不能这么欺负人。林小子,你到马车上来。”岳灵珊咬了咬牙,对着林平之开口说到。 此时,众人走的极快,林平之早已经累的气喘吁吁了,想要答应,可依旧是不敢,摇了摇头,再次拒绝了岳灵珊的好意。 “这马车,我不坐,他这当徒弟的哪里敢坐?”岳峰摇了摇头,开口说道:“再说了,他长得好看没有错,可碰到我就是他的错。” 他这话音一落,所有人都有些莞尔。岳灵珊脸上虽是有着几分怒气,但依旧忍不住笑了出来。至于令狐冲,口中正慢慢的喝了一口酒,一个忍不住,全都喷到了仪琳的身上。 令狐冲一惊,连忙开口道:“仪琳师妹,我是不小心的。”说完就欲帮仪琳擦衣服。仪琳却是为听清楚岳峰的话,见到了令狐冲的动作,脸色微红,低声说道:“不用了,令狐大哥,我自己来。” 令狐冲尴尬的笑了一下,对着岳灵珊说道:“小师妹,你也不用说了。你哥哥刚刚杀了田伯光,正得意着呢,哪里容别人和他抢风头。哼哼,想来用不了多久,‘小君子’岳峰的称号也要名震江湖了。”他前几句是对岳灵珊说的,之后两句却又是对着岳峰。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的儿子。”岳峰好像丝毫也没听出令狐冲讽刺,开口道:“若不是闯不出点名头,岂不丢我华山派的脸。咦,快看,衡阳城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