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衡山城(3) - 穿越笑傲江湖

第四十六章 衡山城(3)

果然,五人走了没多久,就见到了一家茶馆。几人连忙抢入,却见里面早已经做了不少的人。 “他奶奶的,这雨下的可真不是时候。”令狐冲见里面坐满了人,不有抱怨道。 “啊,是大师哥来了。”令狐冲话音刚落,里面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很快,就有一个人跑了出来,正是陆猴儿。 陆猴儿一见令狐冲,先是一喜,紧接着就看到了岳峰,脸色就不由微变。这些年来,岳峰可是处罚过不少的华山弟子,陆猴儿更是其中之首,没少收到过责罚。一见到岳峰,他就不由不由有些害怕,连忙灿灿的说道:“嗯,还有岳师兄,小师妹,你们都来了,赶快进来坐。” 岳峰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在跟着走了进去,却见到人群里面正做着劳德诺等其他华山派七个弟子。 一见岳峰等人前来,弟子们都纷纷站了起来,躬身说道:“见过岳师兄,见过大师兄。”更是有几人将自己的位子让出来,让岳峰几人坐。 岳峰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率先坐下,见到所有人都脸色僵硬,不由有些暗自好笑,开口说道:“这里不是华山,你们随意,没必要这么紧张。” 一听岳峰这话,所有人一下子放松了下来。陆猴儿率先跳了出来,冲着一个卖着混沌的老头喊道:“喂,再给我们加上五碗混沌,加上方才的,一共是十二碗了。”那老人应了一声是,揭开锅子将馄饨抛入热汤中。 “对了,这位横山派的师妹还有这个小子是谁。”陆猴儿方一坐下,有一次问道。 岳峰再次开口道:“这位师妹是定逸师伯的弟子仪琳,他被田伯光掳走,是被你令狐师兄救----出来的。”他故意将这个“救”字给拖了老长,好似在故意说令狐冲不自量力。 令狐冲却是闭着眼睛,一副我什么也没有听到,你能奈我如何的样子。 众人似乎早就见过了令狐冲与岳峰斗气的样子,并不以为意。事实上,华山上唯有令狐冲敢同岳峰如此,但最终依旧免不了吃亏。一个个都露出想要笑,但都不敢笑出来。 岳峰白了令狐冲一眼,再次说道:“至于这小子,是福威镖局的独子,现在嘛,平之,快来见过你的各位师叔。” 林平之大喜,岳峰这句话,乃是当众确认了他的身份,连忙跪在地上拜倒:“弟子林平之,见过各位师叔。 众人一听这话,很快就反应出林平之是岳峰看中的人,打算收他做徒弟。虽说都有些诧异,但一个个赶紧上前,对着岳峰恭贺。 岳峰脸上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过了一会,他神色一动,似是想起了什么。对着岳灵珊招了一下手,说道:“灵珊,到这边来。” 岳灵珊有些好奇的跑了过来,却见岳峰的手暗道她背上,很快她就感到一股热流涌遍全身,衣服上冒出腾腾热气,片刻间就被蒸干了。 所有人不由大惊,这手功夫,他们只见过岳不群夫妇曾使用过,没想到岳峰竟然也能做到,而且看来很是轻松。 “师兄,好功夫。”便在这时,一个低沉的声音开口道:“这么说,今日传来的消息,田伯光是你杀的,是真的了。” 岳峰抬头看去,说话的却是劳德诺,狠狠的扫了劳德诺一眼,直让他心底发颤。 要说这劳德诺,可以说是倒霉到底了。本来在小说中,他本就是嵩山派左冷禅的三弟子,忍辱负重,呆在华山十多年。可现今碰到了岳峰,这个完全知道他根底的人,自然是对其处处刁难。无论他有错没错,总要想尽办法进行对折磨。而且,因为岳峰的存在,他更是被孤立起来,没有任何人敢与他交好。再加上他年纪本来就大,武功也不怎么好,而华山派其他弟子都是少年,自是很难与众人相处。 岳峰冷哼了一声,对着劳德诺开口道:“不该问的你就别问,回去华山后自己去领三十个戒杖,以后管好自己的嘴。” 劳德诺应诺退下,脸上露出一丝悲愤的表情,虽说一闪即逝,但却被岳峰察觉的一清二楚,心中的冷意自然是更加的浓了。 “师兄,二师兄没犯什么错,你何必折磨他。”多话的自然是陆猴儿了:“我看这件事就算了,你不是刚说了,这里不是华山,让大家随意点。” “六猴儿。”岳峰声音中突然满是阴森的的说道:“你是不是想陪你二师兄,要是想的话,我一定不拒绝。” “没,我绝对没有。”陆猴儿脸色一边,哪里听不出岳峰的意思,连忙开口道:“师兄你说的是,二师兄他找的,谁让他多嘴了,应当被罚。”突然他神色一动,对着林平之说道:“林小子,从今日起,我就是你六师叔了。还有这是我亲兄弟,你以后也得叫他声师叔,知道了没有。” 林平之先是恭敬的叫了一声师叔,接着朝着陆猴儿只得方向看去,确是一只真正的猴子,不由一下子脸涨得通红,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连忙将目光看向了岳峰。 岳峰也是忍不住笑了出来,知道陆猴儿在自己身上吃了亏,现在想要在林平之身上找回来,也不去理会,谁让他是自己的徒弟来着。 便在此时,馄饨煮好了,十三碗热烘烘的端了上来。 岳峰这才开口道:“林小子,起来吧。拿上一碗馄饨,到墙角去吃。” 林平之这才松了口气,赶紧端着混沌就走,跑到一边去了。 岳峰看着林平之跑远,心中闪过一丝笑意。这小子听话又懂事,而且还有几分小聪明,果然不错。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开口到:“对了,六猴儿,师傅不是和你们一起走的,现在那里去了?” “嗯,师傅到衡山做客去了,让我们明日自己去刘师叔家。到时候,他老人家自己会去的。” 岳峰再次点了一下头,开口道:“好了,既然如此,我们就先开饭吧。有什么话,吃完饭再说。” 此时虽说是夏日,可天上却下着雨,故而还有几分寒意。这馄饨正是刚刚端上来,热乎乎的,一听岳峰这话,全都忍不住了,一人拿着一碗,就开始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