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茶馆(1) - 穿越笑傲江湖

第四十七章 茶馆(1)

正所谓“食不言,寝不语”,华山派虽为道门一脉,可岳不群一向尊崇的就是儒家学问。弟子们平日里或许会随意些,但一到了吃饭之时,就全都安静了下来,没人多说一句话。 此时,外面的雨越下越大。打在屋顶上,发出啪啦啪啦的响声。整个天空,也更显的阴沉,茶馆之内一片黑暗。渐渐的,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当中,只能听到众人吃东西的声音。 突然,一道银光闪过,紧接着就是一声霹雳,同时大门突然被推开了。众人一惊,抬头看去,却见一个说书先生走了进来。 那说书先生看起来五十多岁,一脸的邋遢样子,手中拄着一根长长的碧绿色竹竿。初一进来,他就见众人齐齐的盯着自己,不由尴尬一笑,连忙将门关上,找了个角落蹲了下来。 “该死的雨,也不知何时能停。若是耽搁了明天的聚会可如何是好。”便在此时,一个瞎眼的汉子开口说道。这汉子一声黑衣,在他身边还坐着两人,与他相同的打扮。只不过一人胡子花白,而另一人却十分的年轻。 “还能如何?即便是冒着这雨,也要去。这等盛会,就算数十年也难得一见,如是错过了,那可就坏了。”那花白胡子叹了口气,开口回道。过来会,他猛地站了起来,摇了摇头,对着那刚刚进来的说书先生说道:“老头,你给我们也说上一段。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让大伙乐呵乐呵。”说着,一小锭银子就扔了过去。 那说书先生看着抛过来的银子脸上喜色一闪,连忙将之塞进怀中。紧接着,身子一正,站了起来,身上再也看不出半分邋遢的表情,好似完全变了一个人。 说书先生走到茶馆中间,对着众人鞠了一躬,开口说道:“好,即使如此,我就给大家说上一段。” “要说近年来,江湖上已然平静了许多,可要说十多年前,并非是如此。当初的武林人,可都是过着朝不保夕日子。其原因,无非就是五岳剑派与魔教间的争斗。” 在坐的众人大多年纪不小,除了岳峰这些华山派的弟子,几乎全都对那段时间的事情有着深刻的记忆。而这说书先生的寥寥几句话,将所有人的心思全都勾了起来,一个个都不由露出戚戚然的表情。 “要说当年那场纷乱,影响甚大。整个江湖,除了少林武当能够置身事外,对其他的门派来说都是一场浩劫。” 接着那说书先生从日月神教前任教主任我行神秘失踪说起,东方不败接任教主之位,到五岳剑派与魔教间的角着,一直讲到嵩山大战。语气间揄扬顿挫,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茶馆众人都不要拍手叫好,认真的听了起来。他这一讲就是半个多时辰,外面的雨也渐渐的停了下来。只不过,众人都沉浸在他讲的故事中,除了聊聊几人走了以外,其余人都依旧呆在那里。 “话说那东方不败连败衡山、泰山、衡山上任掌门,接着就连的嵩山派掌门左掌门也不敌败北。及至此时,五岳剑派眼看就要全部覆灭了,便在此时,华山派的岳先生终于站了出来。这岳先生,乃是当今华山派的掌门,一生武功高深莫测。虽然与我这说书先生同样是先生,可却不可以同日而语。” “老头,赶紧接着讲,别说这乱七八糟的东西了。”一个矮胖的汉子站了起来,开口叫道。 此时,众人听的早已经出神,而且故事的内容也到了高潮。可那说书先生偏偏一点也不急,故意掉众人胃口,开口道:“岳先生一声武功高深莫测,紫霞神功更是到了从所未有的境界,据说早已经在华山派往任掌门之上,正好堪堪是那东方不败的对手。两人间一场大战,可以说是大的天昏地暗。各位看官,你们才最后如何。” “那还用说,当然是岳掌门赢了。”陆猴儿突然开口嚷了起来。他一直听着这说书先生讲故事,渐渐的就连碗中的馄饨也忘记吃了。再加上平日间对岳不群敬若天神,不加细想,就脱口而出。 他这话一落,除了少数人,和华山派的弟子,都用奇怪的表情看着他,就来岳峰也是狠狠的白了他一眼。 陆猴儿自知自己说错了,可却不知错就里。华山上的这些弟子们,平日间就很少下山,在加上华阴县这个地方本就偏僻,消息也不怎么灵通,自然对这件事了解不深。而且岳不群有从未给众弟子讲述过当初的那场大战,所有陆猴儿理所当然的认为岳不群不会输了,继续说道:“岳先生号称五岳第一高手,他老人家的武功自然是不会差的,如何会输。就算那东方不败……”说道这里,陆猴儿自己也发现了不对,连忙停了下来。 那说书先生见陆猴儿满脸通红的站在那里,连忙打岔道:“小兄弟所言不差。岳先生武功的确是万分高强,有着五岳第一高手的美誉。可是那东方不败,有何尝是弱了。两人间的一场大战,可以说是大的天昏地暗。”接着那说书先生越讲越是来劲,将战斗中的一招一式都说的轻轻楚楚,好似他都亲眼看到过一般。 “哥哥,爹爹真有他讲的那般厉害?一见挥出,就连山都能塌下来?神功运气,整座嵩山上都是一片紫霞?”便在此时,岳灵珊低声问了起来。 “不要听他乱说,这人的话完全都是道听胡说来的。不过他讲的事情还基本不差,当初的那场大战的确很惨烈。父亲可是受了不轻的伤,偶尔说起,都是犹有余悸的样子,我们仔细听着。”岳峰摇了摇头,低声回道。 “岳先生与东方不败大战了整整三个多时辰,两人战斗将嵩山的顶峰都给整整削去三尺有余。岳先生武功虽高,但强中更有强中手,一山隔壁一山高。最终依旧是一招败北,不过,他也最终凭借着紫霞神功将东方不败击伤,也因此打消了东方不败剿灭五岳剑派的心思。” 及至此时,众人都听得十分神往。过了许久,一个年轻人开口道:“这东方不败,真有如此厉害?连岳先生也不是对手?” “那是当然。记得当初两人战罢,岳先生自认不及。其时少林的冲虚道长正在少林做客,听闻魔教来攻,就越方正大师到此援手,正好看了这场战斗后,也齐齐说东方不败乃是天下第一高手,也夸赞岳先生乃五岳第一人。”说书先生再次开口道。 一个年轻人似懂非懂的点了一下头,说道:“方正大师与冲虚道长都是前辈高人,少林武当两派更是江湖中的泰山北斗,他们的话想来是不会错的。不过,这东方不败武功再高有如何,自古以来都是邪不胜正,他还不是依旧被击退,龟缩到黑木崖上近十年不敢出来。” “哼,少林的方正与泰山的冲虚也都不是好东西。他们说这话,也未必是什么好意。”便在此时,向前的那个矮胖汉子插嘴道。 他这话一落,所有人都脸上变色,一个个都躲了他老远。 其时,东方不败威名虽说很大,江湖中已经平静了许久,此处有是衡山派的地盘,众人自然是不惧,敢说些他想闲话。可是少林武当两大门派的闲话,众人还真没几个人敢说。 矮胖汉子见众人都是这副表情,脸上露出一丝不甘,再次开口道:“这五岳剑派与魔教相斗了数年,也不见那少林与武当插手。而且少林位于嵩山附近,只需半个时辰就可以达到。嵩山派那次决战可是持续了整整数日,他们为何就恰好在左掌门落败之时来了?我看他们是打算浑水摸鱼,让五岳之人欠他们一份情。结果没想到岳先生突然爆发,反倒偷鸡不成蚀把米。至于最后的那些话,分明是在五岳剑派与魔教的矛盾上加了把火。” 五岳剑派与少林、武当虽都号称是名门正派,可关系并非是十分友好。矮胖子的这一席话,众人不是没有想过,可是却没有几人敢说。此时他这话一出口,所有人都噤若寒蝉,不敢答一句话。甚至有些人暗自后悔,不该听到这一席话。甚至有些人毫不客气的起身,向着外面走去。 就连一边的岳峰也是暗暗瞥嘴,这样爱乱说话的人,还能在江湖中活这么就,也算得上是一件奇事了。只不过他虽然如此想,脸上却并未流露出分毫。华山派的然见他这副表情,心中虽有万般疑问,但也不敢再这时肆意讨论。只好各自坐着,向着矮胖汉子所说的话。 “呵呵,这位兄弟说的或许有理,不过我们都是些普通人,不用揣度那些高手们的心思。”插话的是那说书先生。他见场面有了些冷清,连忙开口打岔道:“这样吧,就让小老儿我再给大家讲一段,就是那田伯光之死。” “你停下吧,让我来说。”那矮胖子犹不知觉,见有些人离去,他甚至有了些焦急,连忙开口继续道:“田伯光的死大伙早就知道了,我在给大家说一段秘闻,就是关于那刘三爷金盆洗手的原因。” 茶馆里的人一听矮胖子不说少林与武当了,总算松了口气。衡山派虽强,但毕竟远无法与少林武当相较,更不用说刘正风还不是掌门。再加上衡山派江湖上声誉一向都好,从没欺软怕硬的行为。刘正风的闲话,自是勾起了所有人的心思,更何况这些人也都是为参加刘正风金盆洗手来的。 而田伯光的死讯众人早已经知道了,自然比不上刘正风要金盆洗手来的吸引人。 (近来学校课程繁忙,每天两章感到有点吃不消。同时,许多书友反应,小说的质量有所下降。因此,从明天起,只能恢复到原先的一天一章。不过内容上,会从两千字变成三千字,希望大家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