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祠堂(1)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五十章 祠堂(1)

几人离开了茶馆,在衡山城中走了许久,依旧是没有找到合适的地方。 “衡山城里大大小小店栈都住满了贺客,真没住的地方了。而且早上衡山派的人相邀,我们也没去。要不,大伙去城外的祠堂住上一晚。”一个身材高高的人一直没说话,此刻说道。这人,正是高根明,乃是华山派的第五弟子。 岳峰皱了皱眉头,摇头道:“祠堂中虽说也可以,我们这些男人倒是无所谓。只不过灵珊身体弱,要是着凉了,怕是有些不好。要不,我们多出些钱,让别人挤一挤,腾出几间房子,就行了。” “哼,你知道疼小师妹。”陆猴儿笑着开口道:“难道我们这些做师弟的就不是人,不会着凉了。” “会,当然会。小六啊,你是不是想绕着衡山城跑上几个时辰?我想只要来个三圈,你保证不会着凉了。”岳峰看着陆猴儿,说道:“再说,灵珊是我妹妹,我不疼她,还能疼谁。” “别,别,我可没这么想。小师妹身体弱,是应该找一间客栈好好休息一下。至于师弟我,近来内力也算又算成就,只需运转上几遍心法,就行了。” “哥哥,还是算了吧。”岳灵珊虽是心中欢喜,但也并非完全不是事务,犹豫了一下,还是拒绝了岳峰的好意,开口道:“爹爹常教导我们,应当要行侠仗义,不能恃强凛弱。你这时候将人赶出去,就算给了钱,人家怕也不怎么情愿。反正就是一夜,忍忍就过去了。” 岳峰看了一眼岳灵珊,见她脸上很是坚决,犹豫了一下,开口道:“好吧,我家灵珊现在也懂事了,那我们就到祠堂中的破庙中将就上一晚。”说着,他呆着众人就准备向着城外走去。 “几位师兄,这里已经到衡山城了,我要走了。”便在此时,仪琳站了起来,开口说道。自从众人来到了衡山城后,仪琳就一直的沉默不语,只是静静的跟在了令狐冲后面。众人也渐渐的忽略了她的从在。 岳峰对这个恒山派的师妹感觉很是不错,见她要走,却也并未多做挽留,说道:“既然如此,我们就此别过。师妹,我们有缘再会。” 仪琳点了点头,看着令狐冲,脸上流露出一丝不舍,开口道:“令狐大哥,我就先走了。” “好吧,师妹。想来令师就在这城中,你就自己去找吧。”令狐冲表现的很是洒脱,拱了拱手,就开口与之作别。 “大哥,我知道了。”仪琳的眼角有些湿润,对着令狐冲点了点头,开口回答道。很快,仪琳的身影就消失在了众人面前。 “师兄,你不去送送了。”岳峰看着一脸不舍的令狐冲,低声开口道:“要去,就趁早。再迟就来不及了。” “不了,我们还是走吧。”令狐冲脸上带着几分伤感,摇了摇头,开口道:“这位师妹真是不错,只是,哎,有些可惜了。” 出了衡山城,没多久,就看到一件祠堂。这座祠堂供奉的只不过是普通的土地庙,而且因为年久失修,很是破陋。 岳峰看着这个样子,不由有些后悔。但此时天已经有些昏暗,是在是不适合找再去另找地方。只好指派道:“老六,你去生火。高根明,你想办法去弄点吃的东西。梁发,你去拾点柴。其余人,都去好好练上几遍剑法。这些天,你们都只顾着赶路,怕是都把武功给耽搁了。” 一听这话,除了令狐冲和岳灵珊,其余人都哥哥面露苦色,但还真没有干拒绝。 岳峰有扫了一眼正在偷笑的陆猴儿,开口道:“小六子,你也别先高兴,等把火给烧好了,你也要去。” “师兄,你偏心。大师兄是身上有伤,可小师妹,武功比我还差,凭什么就不练?”陆猴儿开口道。 “哼,我就是偏心,你能奈我何?谁让我是你师兄了。”岳峰笑着说道:“要是不想去,我也不拦着。” “去,我马上就去。”陆猴儿一惊,连忙点头应道。此时火已经被稍好了,陆猴儿见状,也不敢久待,赶紧跑了出去。 岳峰笑着点了点头,对着岳灵珊说道:“灵珊,你也去练会功吧,不然别人真会笑话我偏心的。” “哥哥,我不想去。”岳灵珊拉着岳峰的衣角,央求道:“就让我休息上一天吧。” “你就是懒。”岳峰摇头道:“这几个月来,你跟着我到处游玩,也没见你练功几次武功。从现在开始,可不能如此随意了。要不,父亲可绕不过你,就连我都会受责罚的。” “你还会怕他?”岳灵珊低声嘀咕了一句,也知道岳峰说的有理,不敢再加拒绝。只好拿起了自己的剑,老老实实的出去练武。 一个时辰后,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 众人虽是有些疲劳,可依旧没有丝毫睡意。除了被打发到外面守门的劳德诺,以及再墙角一个人呆着林平之,华山派其余九个人,围着火堆坐在了一处。 岳峰给火力添了一个柴,开口问道:“梁发,这次金盆洗手大会,我五岳剑派来了那些人?” 梁发在华山弟子中排行第三,岳不群离开后,就让他负责管理其余的弟子。他这人平日间沉默寡言,但练武甚是勤快,很得岳不群的器重。 “华山派咱们师傅亲自来了,恒山派的定逸师伯也来了。泰山派的天门师伯他亲自到了,还有就是天松师叔,听说是被大师兄和田伯光给联手打伤了,现在生死不知。”说道此处,梁发偷偷看了令狐冲一眼,可脸上并未流露出太多感情,就继续说道:“至于衡山派,好像莫大师伯和几位师叔同刘师叔有了些矛盾,都不肯来。就连嵩山派的各位师叔师伯,也都为听说过谁会来。” “听到了吗,现在都成了你勾结田伯光,残杀本门师叔了。”岳峰对着令狐冲笑了一声,开口道:“明日,你老老实实的给天门师叔道个歉。想来现在仪琳师妹已经回去,他们也知道了事情的根由,现在不过是有些放不下面子。你可千万耍自己的臭脾气,免得将事情给弄僵了。” 令狐冲脸上露出一丝不甘,但还是点了点头。 “哥哥,你别说大师哥了,他这次根本就没错,凭什么要给那群牛鼻子认错。再说了,你的脾气,可连大师兄都不如。” 岳峰白了岳灵珊一眼,开口道:“哼,他做的却是是没错。若是旁人,我到会有些佩服。可他不是自己一个人,而是代表着我华山派,岂能如此随意下去?他与田伯光一起饮酒,现在田伯光已经死了,这事情也算接过去了。不然,这次回去,师傅少不了要好好责罚他。” 令狐冲听着岳峰说话,只觉得愈加烦闷,用力的朝着自己嘴,灌了口酒。 岳峰见状,知道他依旧不服气,就准备继续教训他两句。却听梁发插嘴道:“师兄,你这次同小师妹去福州,可有何发现?” 岳峰叹了口气,知道梁发是要故意打岔,说道:“师傅让我和灵珊去福州,看一下到底会有何动静,结果就正好碰到了青城派将福威镖局灭门的事情。本来我也不欲多管闲事的,但耐不住灵珊的央求,就救了一人,顺便还收了一个徒弟。对了,听说青城派的掌门余沧海,也到了这衡阳城,不知是否是真的?”说道此处,他看了一眼远处的林平之。既然已经把徒弟收下了,这徒弟的仇,若有机会,也应该给乘机给报一下。 “是的,余掌门的确来了。”梁发点了点头,开口道:“只是余掌门堂堂一方掌门,何故要对付一个小小的福威镖局?” “哼,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岳峰冷笑了一声,开口道:“当年林远图武功甚高,凭借这七十二路辟邪剑谱闯下了偌大的名头,甚至连余沧海的师傅长青子都折在了他的手中。此次余沧海虽是名为报仇,不过是为了林家的辟邪剑谱罢了。师兄,你江湖经验最是丰富,这余沧海武功如何,你应该有几分了解吧?” 令狐冲点头说道:“当初我一时戏言,将青城派的四位师兄,称作了青城四兽。结果那余沧海竟然送信道华山,将事情告诉了师傅。结果我被打了三十棍子,就连六猴也也因此被打了十下。” “是啊,那余矮子也太不要脸了。晚辈们开个玩笑,他插什么手啊。”这时,陆猴儿开口道:“结果弄得我也跟着挨了十下,一天都站不起来。” 岳峰摆了摆手,示意陆猴儿安静了下来开口道:“你还好意思说。那次我可是手下留情了,不然你至少有躺三天。师兄,你继续说吧。” 令狐冲笑了笑,开口道:“等我伤之后,师傅又让我亲自上门去赔罪,因此,对余沧海的武功我还算有了几分了解。”说道此处,令狐冲脸色一下子就变得十分难看,好像想起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 (许多朋友都在关注这本书,可惜没有收藏,甚至一些捧场的朋友也没有。或许大家不喜欢翻书架,习惯直接找书,收不收藏无所谓。但收藏这个数字,对于我们写手来说很重要,甚至关系这以后能否有推荐。所以希望各位书友点一下作品页的“收藏本书”,谢谢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