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祠堂(2)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五十一章 祠堂(2)

“我带着师傅的信来到青城,结果等了整整三天,依旧没有人来接待。只是说余观主在闭关,不见外客。”令狐冲脸上阴晴不定,开口说道。 “青城派真不是东西。”岳灵珊开口道:“那大师哥,你是怎么办的,难不成就这般回到了华山?这个不像你的作风。” 令狐冲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开口道:“那是当然。想我令狐冲好歹也是华山派大弟子,纵然武功不是华山中最高,可也绝不允许任何人轻看。那青城派算是什么东西,焉敢如此对我。” “哼,就知道你不会罢休,后来吃亏了吧?那余沧海多少是一代宗师,岂是你能比得上?”岳峰扫了令狐冲一眼,开口说道。 令狐冲脸上露出一丝尴尬,开口道:“那是他以大欺小,不然青城派上下绝对没人是我的对手。嗯,我还是继续将那次见到的事情。” “那天半夜,我偷偷从后山上溜过去,却发现青城上中一个人也没有。心中有些好奇,就随意四处走动。终于在青松观后的练武场中发现了一群弟子正在练武。本以为只是一些普通的弟子,可没想到青城四兽还有余沧海的几个儿子都在哪里。”令狐冲微微一笑,开口道:“本来我还不打算偷看,毕竟偷看人练武乃是武林中的大忌。结果却有因此起了好奇心,就在一边窥伺。结果三十多名弟子人人使剑,显而易见,是在练一路相同的剑法,各人都是新学乍练,因此出招之际都颇生硬,至于是甚么剑招,这么匆匆一瞥也瞧不清楚。” “哼,想来余观主是得到了什么高深的武功,或者是创出了什么剑法,故而才让门派中所有人学习。还有,说不准是在练习剑阵。”岳峰眼睛微眯,似是想起了什么,开口答道。 “我当时也是这么想的,只不过看到后来,就发现这些剑法稀疏平常,而且与青城派的风格完全不同。至于剑阵,更不可能。因为他们练起剑来没有一丝配合,而且时不时的相互对打。可一直到了半夜,依旧没看出名堂。心中暗暗与有些感慨,这些青城派的弟子还真是用功。”说道此处,令狐冲声音稍低,开口道:“我看的有些不奈了,正好几日没喝酒,酒瘾犯了,于是便准备道青松观里偷些酒来喝。结果一不小心,露出了马脚,被人给发现了。” “他们问我来观中又何事,是不是偷看他们练剑。我当然是死不承认了,反是讥笑他们青城派剑法稀疏平常,没什么好看的。那些人或许是知道我本事,依旧忍着不肯出手。直到后来,被我骂的受不了了,这才和我相斗。”令狐冲说道此处,脸上露出几分兴奋,开口道:“那些家伙们,哪里是我的对手。不过半个时辰,我就将那三十几个人一一打到在地。结果,在这时候,余沧海那老家伙出来了。” “你胆子倒是不小,不但偷偷闯入别人的山门,而且将所有的弟子都给打伤。若我是那余沧海,就算不要你小命,也要将你打个半死。说吧,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是怎么逃出来的?”岳峰开口说道。 “师弟你说的是。”令狐冲脸上露出了后悔之色,开口道:“我当时也知道自己闯了大祸,而且这事情是自己做的不对。就老老实实的给那余沧海磕头了三个头进行赔罪。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我就算是死了,也没什么。可影响力华山与青城两派的关系,就不行了。” 岳峰脸上露出赞许的表情,开口道:“你这到是做的不错。这番作为,也算是给足了余沧海面子。后来呢,他是将你打了一顿,还是就如此绕过了你?” “他若是真把我给打了一顿,我也算是心甘情愿。可是那家伙,不但长得阴阳怪气,就连手段也是十分的毒辣。”令狐冲开口道:“他先是结果师傅的书信,然后就赞扬我武功不错,紧接着就要与我过招。” “我也只道他要借机教训我,就老老实实的与他对战。好家伙,那余矮子虽说个不高,可功夫着实不赖,不过二十多招就将我打到在地,更是一掌拍在了我后心之上。这一章下去,我只感到全身无力。接着,那余矮子就让人把我丢出来青松观。” “我整整在地上躺了一个多时辰,才勉强站了起来。虽说伤的极重,但也松了口气,毕竟这件事情就揭过去了。之后过了五六天,感到身上的伤这才渐渐好了,内功运转也恢复了正常,这才转到会华山。”令狐冲长长叹了口气,开口道:“路上,我一直在想师傅会如何责罚我。可没想到,师傅一件我面,将就脸色大变,一把捉住了我的胳膊。师弟,你猜到底是怎么回事。” 岳峰神色微动,开口道:“莫非那余沧海下了什么暗手?” “不错,正是如此。”令狐冲脸色露出了犹有余悸的表情,开口道:“师傅运转紫霞神功在我身上真正游走了半个多时辰,才略微松了口气。这才告诉我,原来余沧海的那一掌叫做摧心掌,而且他已经将这掌法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这一掌虽说是将我打伤,可伤却是表面,关键的是他将一股内力潜伏到我体内。若不是我当时武功也有些底子,而且师傅眼里也不错,怕过上一个来月,就会突然猝死。” 众人听着这话,都不要倒抽了口凉气,对余沧海心狠手辣有了一个深入的认识。 岳峰的脸上更是全是怒色,开口道:“这事情,你怎么不早点说?” “呵呵。”令狐冲眼观有些躲闪,开口道:“是师傅不许的。他说,‘以峰儿一向护短的性子若是知道了这件事,怕是想也不想,直接杀上青城了。到时后,估计连我也拦不住。这件事情你千万别告诉他,日后有机会,我自然会替你做主。’”说道此处,令狐冲继续道:“不过现在不一样了,你收了林平之这小子为徒,这麻烦早已经惹上了。怕用不了多久,你就会想办法给林平之报仇了。” 岳峰脸上的怒火这才缓解了几分,想了一想,开口道:“那之后,师傅再有没有说过一些关于青城派的事情。” “师弟你果然聪明,难怪师傅总是喜欢在别人面前夸奖你。”令狐冲点头道:“等我伤好了之后,师傅让我将那次青城之行的事情全都讲上一变,还让我将那剑法给练了几遍。” “结果我刚刚使了几招,师傅就脸色大变,说这剑法是福威镖局的辟邪剑法。之后,才有了你们去福建的事情。”说道此处,令狐冲扫了林平之一眼,只见他脸色晦涩不明,但终究什么也没说。 岳峰听到此处,不由陷入了沉思当中。当初林远图武功虽高,但终究没有倒了天下无敌的境界。他只是在江南一带闯出了名头,至于在中原地区,高手如云,远远不是他一个人所能应对的。而现在的岳不群,步入先天境界已经好几年了,现在早已经彻底稳固,应该比当初的林远图武功还要高,为了还会觊觎辟邪剑谱? 是了,岳不群曾经与东方不败过过招,应该看出来辟邪剑法与葵花宝典有着莫大的关联。辟邪剑谱不足以吸引他,但葵花宝典却够了。 还有他是华山的掌门,对当初的那些事情也应该清楚几分。而林远图虽出生于福建莆田少林寺,但只是普通禅师,对武功更本就没什么了解,于是对于葵花宝典的领悟十分有限。要不然,即便起后人林震南武功很差,但也不会差成这样。不过现在这一切都不重要了,辟邪剑谱已经不再,而葵花宝鉴怕整个江湖上,没人能从东方不败手中夺走,就算是风清扬,怕也不行。 岳峰想到此处,稍微松了口气。却听令狐冲开口道:“师弟,你说这辟邪剑法,到底有什么玄奥,能让余沧海这个高手如此向往,连一代掌门的架子都不要了。就连咱们的师傅,也是十分关注。” 岳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突然神色一动,开口道:“平之,你过来,将你们林家祖传的辟邪剑法耍上一边。” 林平之微微一怔,走了过来,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开口道:“师傅,我这……” “叫你练,你就老老实实地练上一遍。”岳峰脸上露出一丝不满,他这个徒弟,什么都好,就是有点婆婆妈妈,像个娘们,一点也不利落。见林平之依旧不动弹,只好再次道:“武功不好又如何,谁一生下来就是会武功的。放下吧,只要你好好练,总是不会让你吃亏的。”说着,就给林平之丢去了一把剑。 林平之听着岳峰的话,知道他说的有道理。而且林平之也知道,在拖下去不是什么好的办法。只好站了起来,将七十二路剑法辟邪剑法对着众人一一开始演示。

上一篇   第五十章 祠堂(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