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洗手(1)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五十三章 洗手(1)

次日太阳早已经出来了,可华山派的众弟子在练剑。却听外面劳德诺来报,说是有人来了。 岳峰等人走了出去,才发现时间已经过了辰时。不由微微有些惊讶,自己这些人竟然忘记了时间。 却见两个人提着灯笼,从远处快步本来。只见两人手中提着灯笼,上面都写着“刘府”两个红字。当先一人,开口说道:“前面祠堂里的可是华山派师兄?晚辈奉敝业师之命,邀请各位师兄通往敝处。只是不知道各位师兄住在这里,有些来迟,还请恕罪。” 岳峰走上前去,开口回到:“在下华山派岳峰,两位师兄可是刘师叔的高徒?” 那人道:“是。晚辈向大年,这是我师弟米为义,特来邀请各位师兄,前往参加金盆洗手大会。” “好,我们这要去呢。”岳灵珊开口道:“对了,我爹爹到了没有。” 向大年看了岳灵珊一眼,很快就猜出了她的身份,连忙说道:“岳师伯和各位师叔师伯都还没到,现在离金盆洗手大会还有些时候,他老人家应该会最后来。” 岳灵珊的脸上露出失望的表情,却听令狐冲说道:“有劳各位师兄出来迎接,是我们的罪过。” “不敢不敢,恩师的金盆洗手大会就要开了,还请各位师兄快随我等前去。”说完,也不待岳峰等人回话,就率先向前走去。 进入衡山城,走了一个多时辰。几人总算到了刘府。一座大宅,门口点着四盏大灯笼,十余人手执火把,正忙着迎客。 岳峰等人刚刚走入,这些刘门弟子就前来迎客,更有人连忙跑入去进行通报。 才刚刚进入院子,岳峰就发现院子里面摆满了桌子,桌子周围几乎也坐满了人。原来这才来的贺客太多,更有不少客人都是不请自来,大厅之内根本就坐不下。再加上刘正风不能将贺客赶走,只好临时在院外摆起了宴席,让众人一起安坐。 岳峰等人丝毫未理会外面的这些人,直接向着大厅内走近。刚到此处,却见林平之身子一紧,死死的盯着门口的一张桌子。 岳峰抬头看去,却见那张桌子上做着的正是青城派的一行人。为首三人,乃是青城四秀中侯人英、洪人雄、罗人杰,还有一个叫于人豪,已经死在了岳峰的剑下。只是林震南夫妇并不在此处。 这些人也是认出了岳峰等人的身份,窃窃私语了几句,各各看着岳峰令狐冲以及林平之三人,眼睛都快喷出火来。但一个个都还忍耐着,并未发作。 岳峰对着林平之使了个眼神,示意他安静下来。只听刘府的迎客弟子继续说道:“各位华山派的师兄,你们的位子不在这里,还请到内厅。” 岳峰点了点头,带着众人继续往里。走向内室,穿过一条长廊,来到一座花厅之中。只见上首五张太师椅并列,乃是给五岳剑派五位掌门分别设立的。其中三张是空的,只有东边那张椅子上做着一个魁梧的道人正是天门道长,以及北边的椅子上做着的定逸。其中,天门道长是泰山派掌门,而定逸虽不是掌门,却是代表恒山掌门定闲来到。再加上恒山三定一向齐名,她的身份比起掌门定闲并不低多少,坐在那里也并未太让人惊讶。 五张椅子后面,更有一大片空地方,应该是给各派弟子留着站立的地方。这当然不是刘府没椅子,而是为了让弟子们表示对师长们的尊敬。 而两侧又摆着一些椅子,坐在十几位武林前辈。 方一进入,就听一人冷笑道:“华山派的人好大的架子,不但岳先生不肯早来,就连门下的弟子也偏要等到最后。” 岳峰抬头看去,却见一个矮小的道人坐在左侧上首的椅子上,不用问,他就猜到这是青城派的掌门余沧海。 听着那人的冷笑,岳峰也不以为意。当初在福建,岳峰已经杀了他的一个儿子。当时没注意是谁,还来才知道,可仇已经结下了,再加上林平之和令狐冲的事情,两人间终究要做个了断。 余沧海这话音刚落,又一个洪亮的声音说道:“哼,岳师兄如今修为渐深,早已经不把我们这些当师弟的放在眼中。至于门下的弟子,有些傲气,也是当然。只不过是稍微来迟,这又算得了什么!”说话之人一脸通红,上面还罩着几分煞气,正是泰山派的掌门天门道长。 “见过天门师伯,定逸师叔。”华山派众人显然早就做好了准备,好似一点都没有听到余沧海与天门的话。 接着岳峰走了出来,对着天门躬身一礼,开口道:“晚辈听闻天松师叔不小心被万里独行被田伯光偷袭,受了重伤。特取得田伯光的人头,送与师叔。因此来迟,还请师伯不要怪罪。” 说话间,令狐冲已经拿出捧着田伯光的人头,递了过去。 天门脸上喜意微露,接了过去,也不细看,就递给了身后弟子。看着令狐冲,开口道:“你就是令狐冲?听说你在回雁楼上与田伯光那恶贼一起饮酒,可有此事?” 令狐冲脸色微微变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开口道:“晚辈当时不认识田伯光,还以为他是正派的英雄。后来知道了他的身份,心中深感悔恨,还请师伯不要怪罪。” 天门听着令狐冲的话,脸色喜意更加浓了。虽说他明知令狐冲与岳峰两个人在众人做戏,但却给足了他面子,心中不由十分高兴,看着两人开口道:“不错,知错能改,那就最好了。嗯,岳师兄能有像这般忠义无双的弟子,和武功高强的儿子,正是令人羡煞。两位贤侄,想来令师也快来了。你们先下去吧。” 岳峰和令狐冲两人松了口气,这才退了下去,和华山众弟子一同走到了岳不群身后的椅子上坐定。天门的武功虽不算虽顶尖,但身为泰山掌门,江湖地位却不低。要是令他不快了,对华山派无论如何都不是一件好事。 “岳峰小儿,我孩子余人彦,可是被你所杀。”便在岳峰刚刚站定之时,余沧海再一次开口:“你最好老实交代,否则……” “否则什么。”说话的却是定逸。定逸此人最为护短,因为岳峰杀了田伯光的而救了仪琳的原因,自是对岳峰生出了好感,开口道:“你儿子死了就死了,关我五岳剑派何事,岳师侄,你说是吧。” 岳峰听到后,站了出来,开口道:“师伯所言甚是。余掌门的爱子之死,我的确不知。不过我此去福建,发现有人为非作歹,欲途杀福威镖局所有的人。出于激愤,便救了福威镖局总镖头的儿子林平之,中间当然曾不小心杀了几个人。我想余掌门乃是一代宗师,他的儿子自然更是不错,自然不会在其中,不小心被我误杀了。” 余沧海一听这话,不要大怒。福威镖局被灭门之事,江湖中已经都知道了。可知道是他青城派干的,却并无几人。岳峰这话,无异于将他做的事情都抖搂了出来,把他堆到了风口浪尖。不要开口骂道:“好个油嘴滑舌的小子,看掌。”说着,就想着岳峰一章拍来。 岳峰还未动手,一边的定逸早就有了准备。余沧海阴狠毒辣的名声,在场众人都是有所耳闻。一见他出手,定逸也一跃而起,与他双掌对在了一起。 “碰”的一声,两人各自后退了三步,脸上都露出了忌惮的表情。而余沧海是一脸怒火,定逸却是满脸的不满。 “怎么,你这是要以大欺小了。”定逸开口喝道:“纵然岳师侄真杀了你儿子,也是你儿子自己该死。哼,灭人满门这种事情,若是被我看到了,同样是定杀不误。”这话一出,无疑是肯定了,灭福威镖局的事就是青城派干的。 “没错,我五岳剑派的事情,那容的你这外人来管。”说话的却是天门。天门一脸正气,指着余沧海道:“要是再敢对岳师侄动手,先问过老道我的长剑。” 余沧海心中早已经是一片怒火。方才他与定逸对掌,就已经发现两人间武功不相伯仲,更何况还有一个威名更甚的天门。要是真的翻脸,他以一敌二,不用说是取胜了,连生死都难说。再加上岳峰身后还有一个更加高深莫测的岳不群,就算真能将他杀了,也是一件祸事。 这几人说话声音甚大,大厅中的人早已经听到了里面的响动。当下就有些人不顾一切的离开这里,走了出去,这些人分明就是欲图寻找辟邪剑谱。 余沧海一念至此,心中不由大惊。他来到刘府做客,只是将林震南夫妇留在了城外,让几名弟子看顾。若是被别人发现了,到手的辟邪剑谱说不准还真溜了。儿子死了他反正还多,可避邪剑谱就这么一份。 当下也顾不得其他,开口道:“哼,你们五岳剑派欺人太甚。这金盆洗手大会,我不参加也罢。”接着对着岳峰道:“小子,这杀子之仇,我迟早会报的。”放下了几句狠话,余沧海就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岳峰见者余沧海走去,心中一动,深恐他现在就去杀人灭口。既然决定做了林平之的师傅,这事情就免不了要管上一管。这与刘正风事情,反倒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当下对着定逸与天门开口道:“多谢两位师叔、师伯了……” “岳掌门到!”便在此时,一道声音传来,所有人都不由已经。 天门、定逸以及所有人都站了起来,迎来出去。 却见远处两人并排走了过来。当先一人身穿酱色茧绸袍子、矮矮胖胖、犹如财主模样的中年人,乃是这里的主人刘正风。 在他旁边另有一人,看起来三十岁不到儒生妆扮,颏下五柳长须,面如冠玉,一脸正气,心中景仰之情,油然而生,正是华山派掌门岳不群。 一见岳不群,所有人都纷纷上前见礼。岳峰令狐冲这些华山弟子,更是全都跪了下去。 “多谢各位出来迎接,岳某不胜惶恐。”声音中,给人以如沐春风的感觉,他目光一转对着令狐冲等人开口道:“峰儿、冲儿,还有灵珊你等快快起来。” 紧接着,他又看了一眼林平之,伸出手,指着林平之林平之问道:“咦,这位小兄弟,你是何人?怎么在我华山派弟子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