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洗手(2)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五十四章 洗手(2)

林平之一见岳不群,心中就不由生出了敬仰之意。但摄于岳不群在江湖中的名声,自是有些畏惧,红着脸,灿灿的说不出话。 岳峰看着林平之这副模样,不由叹了口气。但此时,他也不好替林平之回答什么。 “师傅,这位是福威镖局的少镖头林平之,峰师弟在福建所救。还有,师弟已经答允他加入我华山了,说要收他为徒。师弟可是不止一次的赞他,资质极佳,日后必成大器。”答话的却是令狐冲。 “胡闹。”岳不群对着岳峰冷哼了一声,开口道:“峰儿现在才刚二十,还为加冠,哪里容得他随意收徒。”接着岳不群将目光转向了林平之,开口道:“不过既然峰儿已答应你加入华山,那我也不能亏待你。他说你资质不错,想来是不会差的。这样吧,我已经多年未收徒弟了,林平之,你可愿拜我为师。” 岳不群这话一落,华山派人人不由变色。一个个都将目光看向了岳峰,看他会做如何反应。 岳峰只感到一股怒火从心底燃起,若不是因为这里人多,早就当场爆发了出来。当下脸色几乎要阴沉的滴出水来,但最终还是忍住,什么话也没说。 林平之也是心中一惊,他早已经做好了拜岳峰为师的打算,就连“师傅”两字也没少叫。可没想到现在峰回路转,出了这么一回事。 林平之偷偷朝着岳峰看了一眼,却见岳峰脸上没有一点表情。可对岳峰有了一些了解的他,自是知道,岳峰必然已处于暴怒的边缘,当下就要决绝岳不群的要求。 却听岳不群继续说道:“怎么,小兄弟不愿意入我华山。要真是如此,那便算了。这金盆洗手大会完后,你就自行离开吧。” 华山派这边众人心念万转,个个都很不平静,可其他门派的人却丝毫也不知道。在这些人的心目中,岳峰最多只是个武功不错的后起之秀,不用说是收徒了,就算是即便收了,也只是误人子弟。 另一方面,收徒也应当是一件十分庄重的事情。岳不群如今正是壮年,还很年轻。再加上他是华山掌门,没经过他的允许,自然没有岳峰收徒的道理。 一个个见林平之还为答应,都以为他年少不懂事,开口催促道:“小子,还不快拜岳掌门为师。加入华山派,可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更有人说道:“小子,你赶快拜师。要不是老头我五十多了,比岳掌门还大,说不准早就求着要拜他为师了。” 林平之一听岳不群说出了“金盆洗手之后,就自行离开”的话,当下就有了决定。他现在想要报仇,想要救回父母,只能完全依靠华山派。若是岳不群真把他赶出去,那不用说其他,连自己的性命也是难保。 林平之心中不由想到:“岳峰身份在高,但怎么也比不上岳不群。再说了,华山派严禁弟子相互残杀,他纵然在生气,也不至于当真的杀了我。而且岳峰武功就如此高了,那他的父亲岳不群,自然武功就更好了。我明明可以拜华山掌门为师,又何必低上一辈,拜岳峰为师?” 其实这也是林平之对岳峰不够熟悉,若是华山派的其他弟子,那里敢对岳峰耍小心思。林平之拜了岳不群为师,岳峰在怒火之下,虽不至于当中将他杀死,但背地里下黑手的事他绝对是会做的。 听着众人的催促,林平之咬了咬牙,终于下拜道:“徒儿林平之,拜见师傅。”说着,就连连磕头。 “好,快快起来吧。”岳不群声音中带着几分高兴,开口说道,同时对着林平之轻轻一扶。 林平之还于再拜,却突然感到一股力道阻住了他的身体,无论如何也拜不下去。当下也不在用力,顺势站了起来。抬头时再次看到了岳不群的身影,心中不由暗道:“这等人物,才堪为我林平之的师傅。”至于此时的岳峰,早已经被他忘在了一边。毕竟,岳峰武功虽高,但一想起他的年纪比自己还要小上一点,林平之难以生出太大的敬意。 “恭喜岳师兄收得佳徒。”当下刘正风身为刘府之主,率先出来道贺。看着林平之,刘正风满意的点了点头,开口道:“没想到今日岳师兄能够收得佳徒,正是给我刘府添光。”说话间,忽的拿出了自己腰间的长剑,双手抚摸,脸上流露出一丝不舍,开口道:“这把青云宝剑,乃是我十三岁那年拜师之时,恩师赐给我的。我将金盆洗手,退出江湖。若是此剑若是同我一起埋没,终究有些可惜。今日,我就将此剑送与林师侄,希望日后能同师侄一起在江湖上大放异彩。”说着,就欲将剑递给林平之。 当今武林以剑为尊,江湖中的人,除了少林以外,只要武功差不多的,几乎都是使剑。一把好的宝剑,对江湖中人有时比生命还要珍贵。刘正风这把剑,虽说名头不大,可却是他的师傅所刺,意义重大。在加上跟随他几十年,杀人无数,依旧在使用,必然是一把难得的利剑。 林平之一愣,正欲接过,却被岳不群伸手拦住。只听岳不群开口道:“师弟此剑,太过于珍贵,我徒儿不敢接受。还请师弟将此剑收回,赐予自己的弟子吧。” 岳不群这话说出,自是被刘正风的弟子听到。他们一个个都看着刘正风,眼中发出绿光,希望能够得到此剑。 “呵呵,我这些弟子一个个都不成器,还真没有人配得上此剑。”刘正风目光对着众弟子一一看去,直看得他们一个个都低下头,不敢说话,这才开口道:“岳师兄,这把剑请你收下吧。难不成,还要刘某求你。”说道此处,刘正风脸上露出了哀求之色。 岳不群神色终于一正,看着刘正风,犹豫了许久,终于点头说道:“好,这剑,岳某就收下了。平之,还不快上前接剑。”林平之听到后,连忙上前,从刘正风手中接过了长剑。 刘正风大喜,对着岳不群躬身一礼,开口道:“岳师兄高义,刘某多谢了。” 他们这一番作为,别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岳峰却一清二楚。今日刘正风金盆洗手,华山、恒山、泰山都来了不少人,可偏偏近在咫尺的衡山以及身为五岳盟主的嵩山派一个也未到。再加上前世对小说的记忆,自然对这件事情一清二楚。而刘正风,自然也是感到气氛有些不对,于是乎接着送林平之送剑的几乎,向着岳不群求助。 当然,不但是岳峰能知道,在场众人也不乏聪明的,也能猜到一些。可是无论如何,他们也不会想到一场大变即将发生,对刘正风的作为虽说有些好奇,可也只是各自暗中戒备。 刘正风送了一把自己失传的宝剑,天山派的天门,以及恒山的定逸,自肘也拿不出更好的东西来了,当下也不做作,对着岳不群与林平之恭贺了几声,就各自退下。紧接着,各门派的人都一一上前,对着林平之与岳不群进行恭贺。 岳峰看着被围在中间的林平之与岳不群,只感到万分的刺眼。当先就有一种冲上去,一剑将林平之刺死的欲望。 突然,他感到自己的衣服被人拉了一下。低头看去,却见是岳灵珊。只见岳灵珊满脸哀求的看着他,摇了摇头。 岳峰长长吸了几口气,总算是暂时平静了下来。握住岳灵珊的手,终究是什么也没做。于此同时,他心中对林平之的杀意越来越加浓了。 过了许久,恭贺众人才一一退去,眼看午时就要来临,众人才回到了各自的座位上。 岳不群对着刘正拱了拱手,有些歉意的开口道:“刘师弟,因为为兄的一些私事,险些要耽搁了师弟你的大好时辰。师弟,你还是先金盆洗手吧。日后你虽非江湖中人,但我等依旧却可以一起饮酒下去,反倒比以往更自在些。” 刘正风笑着说道:“岳师兄哪里话,只要是你的事,我就算耽搁几天也无所谓。至于,日后,唉!”说话间,刘正风突然站了出来,开口道:“各位,刘某今日就要金盆洗手,从此隐退江湖。在这之前,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宣布。”说着,他就用力拍了三下掌。 忽听得门外砰砰两声铳响,跟着鼓乐之声大作,又有鸣锣喝道的声音,显是甚么官府来到门外。刘正风略一拱手,便走向门外,过了一会,见他恭恭敬敬的陪着一个身穿公服的官员进来。这官员虽然看起来衣履皇然,但双眼昏昏,一脸酒色之气,明显身上没有任何武功。 却见那官员昂然直入,后面跟着一大群人,先是对他的到来充满了好奇。那官员居中一站,身后的衙役右腿跪下,双手高举过顶,呈上一只用黄缎覆盖的托盘,盘中放着一个卷轴。那官员躬着身子,接过了卷轴,朗声道:“圣旨到,刘正风听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