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绝响(1)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五十七章 绝响(1)

岳峰离开刘府,心里烦闷,便随意向着外面走去。刘府西边,是一片山林,岳峰随意选了一个方向,正好来到了这里。 不知何时,天已经黑了下来,偶尔间有一两颗流星划过。岳峰看着这一幕,心中的烦闷才略微有了些缓解。 猛然间,远处传来铮铮几声,似乎有人弹琴。岳峰心中微微有些惊讶:“难着自己正好就碰上了刘正风与曲阳二人,这也太过于巧合了。” 果然,琴声不断传来,甚是优雅,过得片刻,有几下柔和的箫声夹入琴韵之中。七弦琴的琴音和平中正,夹着清幽的洞箫,更是动人,琴韵箫声似在一问一答,同时渐渐移近。 事实上,琴音与箫声都依旧在远处,位置也是没有丝毫变化。只不过两种声音里都饱含着内力,故而听起来就如同在不远处。再加上声音忽高忽低,就像位置在不停变化。 岳峰迟疑了一下,终究是起了一丝好奇,便随着声音而去。 很快,岳峰就来到了一条瀑布边。远远的,就看到两个黑影,正是刘正风与曲阳二人。 岳峰缓缓走进,却见曲阳一脸的苍白,嘴角上更是有着一丝鲜血。刘正风气色还好,可是背上却有着好几道剑伤 此时,瀑布之声隆隆作响,但依旧挡不住琴声和箫音,可见曲阳与刘正风的功力都不浅。 只听琴音渐渐高亢,箫声却慢慢低沉下去,但箫声低而不断,有如游丝随风飘荡,却连绵不绝,更增回肠荡气之意。琴箫悠扬,甚是和谐。 忽然瑶琴中突然发出锵锵之音,似有杀伐之意,但箫声仍是温雅婉转。过了一会,琴声也转柔和,两音忽高忽低,蓦地里琴韵箫声陡变,便如有七八具瑶琴、七八支洞箫同时在奏乐一般。琴箫之声虽然极尽繁复变幻,每个声音却又抑扬顿挫,悦耳动心。 又听了一会,琴箫之声又是一变,箫声变了主调,那七弦琴只是玎玎珰珰的伴奏,但箫声却愈来愈高。突然间铮的一声急响,琴音立止,箫声也即住了。霎时间四下里一片寂静,唯见明月当空,树影在地。 岳峰前世从来不喜欢音乐,今生更是没有太多时间去接触。只是宁中则一向喜欢音律,他耳濡目染间也懂得了一些。可这美妙无比的音乐,不由让他心中生出了一种伤感之情。 过了片刻,只听那曲阳开口道:“刘贤弟,今日我曲阳怕是要毙命与此处了。只是将你连累,有些过意不去。” “曲大哥,难道你……”刘正风一惊,开口道。 “不错,刚才丁勉的一掌早已经把我打成重伤。”曲阳一声叹息,里面带着丝丝悲切,开口道:“只是我也未想到,他的掌力会如此之强。只一下,就将我心脉给震断。” 刘正风脸上露出激动莫名的神色,开口道:“那大哥你……” “呵呵,我这伤除了杀人名医平一指,就无人能救得。只可惜我已判出神教,他是绝对不会救我的。若是先前,还可以勉强撑上三两日,刚才为了刚才那一曲,我已经耗尽全部内力,怕是今晚便是毙命之时。”曲阳一声苦笑,不过声音里很快就有了豪迈之意,开口道:“但能在死前与贤弟共奏一曲,我再也无甚遗憾了。” “曲大哥所言甚是。”刘正风亦是一声长叹,开口道:“俗话说,人生得一知己足以。大哥既然命不久矣,我刘某必然不会独活。只是可惜,哎!” “弟子岳峰,见过刘师叔。”便在此时,岳峰走了出来,看口道。 刘正风与曲阳先是一惊,待听清楚岳峰的话,这才松了口气。 在刘府岳不群的一番作为,可谓是力挽狂澜,挽救了刘正风弟子和一家。否则,刘府就要糟糕了。以嵩山派的一贯作风,灭刘正风满门怕是轻的,更有可能的是会借机将衡山派声誉给弄糟糕。 此时的江湖,正邪分明。再加上五岳剑派与魔教仇深似海,一旦刘正风与曲阳叫好的事情被证实,那无论他的妻儿还是弟子,都免不了一死。到那时,无论谁求情也是一样。更有甚者,衡山派也会因此而受到牵连。 刘正风与曲阳自是对其中的根由一清二楚,故而对岳不群很是感激。连带的,两人对岳峰也是有着不小的好感。 “原来是岳贤侄,不知你为何会来此。”刘正风开口道:“可是岳师兄对刘某放心不小,让你前来?” 岳峰摇了摇头,开口道:“是晚辈自己要来的。只是晚辈还有些好奇,师叔身为五岳剑派中人,为何要勾结魔教邪徒。” 刘正风脸色一边,直至岳峰开口道:“我与曲大哥只是我和曲大哥相交,只是研讨音律,何来勾结之说。其中风情,有哪里是你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儿所能了解?我正是不愿意让衡山派收到牵连,才决意要金盆洗手,再也不过问江湖之事。” 刘正风的声音渐渐高昂,里满是激动,再也没了往日间的平静。以他的身份涵养,本来不至于如此。只是他眼看就要身死,可依旧被人如此曲解,不由怒声喝道:“我念你是岳师兄的弟子,就不同你计较。快走快走,修要让我等沾了你身上的俗气。”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岂是你说要归隐,便能归隐的。”岳峰脸上流露出一丝同情,但很快就一闪而过,开口冷笑道:“师叔你一日是衡山弟子,便终生是衡山弟子。哪怕真的归隐了,骨头里面也被人打上了衡山的烙印。即便你这的与曲阳是音律相交,可在旁人眼底,一样都是同魔教想勾结,出卖同门,我五岳剑派的人焉能容你。” 岳峰这话一落,刘正风与曲阳脸上不由同时变色。这一点,他们如何会想不到?只是两人一心要退隐江湖,将一切都给忘在了脑后。岳峰的话,有如雷击,将两人彻底给击醒。 蓦然,曲阳一声大笑,指着刘正风开口道:“刘贤弟,罔你我自认为聪明绝顶,创出了超越了广陵散的曲谱。可是到头来,到头来反不如一个小儿看的清楚。”说话间,身子就至欲往下倒。 刘正风连忙接住了曲阳,一边苦笑,一边拍着自己的大腿,开口骂道:“荒谬,荒谬!” “岳师侄说的好!”便在此时,一声大喝传来。紧接着,一个身穿红袍的人走了出来,来人正是费彬。 刘正风和曲阳两人都是脸上变色,相互对视一眼,都露出绝望的表情。 却见费彬满脸都是残酷的笑容,开口道:“刘正风、曲阳,我与丁师弟追你们追你们这么久,没想到你们竟然在这里弹琴吹箫,正是死都不知悔改。” 接着,他有对着岳峰开口道:“岳师侄,刘正风勾结魔教邪徒曲阳,残害我五岳同门。以我五岳剑派的规矩,该当何罪?” “当死。”岳峰脸上表情并没有一丝变化,冷冷的开口道。 “是了,勾结魔教邪徒,罪当一死。”费彬点了点头,开口道:“岳师侄,快替我将刘正风擒拿,还有将那曲阳千刀万剐。” 岳峰“噌”的一声拔出长剑,却猛地转身,向着费彬一剑刺去。 费彬一惊,匆忙躲开了这一见,开口喝道:“你这是干什么,难道要是也要与着魔教邪徒勾结。” 岳峰却是丝毫不答话,手中的剑却愈加迅捷。 费彬连忙出手招架,才过了两三招,就脸色大变,开口喝道:“你这不是华山剑法,是魔教的剑法,你华山派,何时与魔教扯上了关系。” 岳峰脸上露出了讽刺的笑容。他现在所使得剑招,的确是从思过崖上学到的。只不过他只记了个大概,从未练习过。说根底,依旧是以华山十剑为基础,可以模仿而来。只不过他本就聪慧,虽说初次使来,但也看起来似模似样。 岳峰的剑招虽是生疏,可却依旧很是迅捷。只是十来招,就在费彬身上留下了一道伤。 费彬脸色大变,甚至有着几分惊恐,他全未预料到岳峰的剑会如此可怕。双掌不停挥出,一道道掌风向着岳峰击去,同时喝道:“岳师侄,快停下,有话好好说。” 岳峰武功本就比他高,内力亦是要强上一些。费彬掌力虽强,只要不是被真正击中,就更本无甚大碍,这点掌风更算不了什么。岳峰也不答话,仗着兵器的优势,很快就在费彬身上留下多道伤痕。 又过了片刻,岳峰见费彬身上伤口愈来愈多,脸上这才露出几分笑容。猛然见,剑上流动出一丝微弱的紫光,急速的刺了过去。 费彬来不及做丝毫应对,就被岳峰这一剑刺入了胸口。直到死后,依旧瞪大着双眼,脸上全是不信的表情。 岳峰看着费彬的尸体,猛然间拔出了长剑,转声过来。 他剑尖斜斜指着天空,脸上的杀意没有少半分,反而更加浓烈,蓦然开口道:“曲前辈,借你人头一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