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曲终(1)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五十九章 曲终(1)

却说林平之,从房间里走出来,这才猛然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依旧在余沧海的手中。 刹那间,他方才拜得岳不群为师的欢喜再也没了分毫,心中全是担忧。 “各位师兄,小弟担心父母的安危,想要想去看看,这就告辞了。”林平之对着众人开口道。 华山派众人对与林平之,本就没有什么好感,当然也谈不上恶感。只不过,他们都知道岳峰现下应该对林平之充满了不喜,自是懒得搭理他,生怕将麻烦惹到了自己身上。 唯有岳灵珊说道:“林小子,你还是先等等吧。我爹爹出来后,让他帮你。你武功不行,现在去也是找死。” 林平之犹豫了一下,但很快开口道:“不,我等不及了,这余沧海此去,怕是要,是要杀人灭口。等到了那那时候,一切都迟了,我现在就要走。” 岳灵珊脸上闪过一丝焦急,开口道:“大师哥,要不你陪着林小子去?他决计不是余沧海的对手,若是死了,怕不好给爹爹交代。我还要在这里等着,谁知道哥哥待会会闹出什么事情?” 令狐冲脸上闪过一丝犹豫,但知道岳灵珊说的有理。他前几天虽说受了些伤,但并不严重。这段时间的休养,差不多彻底的恢复了过来。再加上他近年来武功进步不小,自肘即便依旧不是余沧海的对手,但要撑上个百来招还是可以。最不济,逃走还是能够做到的。只是若要保护林平之,就有些难了。 令狐冲本也想将林平之劝下,可一想到林震南夫妇危在旦夕,见死不救不是江湖人的本分,只好开口道:“那好吧,我就先去了。林平之,你就跟我走吧。” 林平之赶紧点了点头,随着令狐冲匆匆走了。 令狐冲与林平之两人离开刘府,四处打探余沧海的去向。只可惜来到衡山城的贺客实在太多,而且余沧海又故意隐藏行迹,如此更是难找。 两人费了半天的力气,才知道青城派的人都已经出城去了。只可惜,两人才离开了衡山城,就失去了余沧海踪迹。 没多久,两个时辰就过去了,天色也早已经黑了下来。这衡山城周围到处都是密林,想要找几个人,如何是易事。而且余沧海,说不准早就带着人返回青城了。林平之只是越找越是焦急,牙齿咬着下唇,上面渗出丝丝血迹。 忽的,林平之颓然坐到在地,两行眼泪从眼中流出。 “师弟,你这是怎么了。”令狐冲一惊,连忙开口道。 “师兄,没用的。这里这么大,我们根本就找不到。”林平之泣声道:“而且过了这么就,说不准我父母早就糟了那狗贼的毒手。” 令狐冲叹了口气,事实上,他心中也早已经认定了林平之的话,对林震南夫妇能否活着,早已经不报任何的希望。只不过,她不愿意说出口罢了。 看着一脸悲伤的林平之,令狐冲不由生出了同情之心。他自小就没有父母,直到十岁是才被岳不群收养。对于林平之的遭遇,也是心有感触,就准备开口安慰上两句。 突然,远处隐隐传来了打斗的声音。令狐冲一惊,连忙开口道:“平之,快来,随我去看看。说不准,你的父母还真活着。” 林平之大喜,连忙站了起来,两人向着打斗的放下跑去。 半个多时辰后,令狐冲与林平之才渐渐的靠近。却见远处有两人,正在激斗。这两个人,各自都是很矮小。其中一人,身穿一套青色道袍,正是余沧海。而另一个,却是一个驼子。 林平之看清了那人,不由一惊,一声惊呼险些从口中传了出来,却被令狐冲一把捂住了嘴。 令狐冲拉着林平之,走了老远,才送来一口气,低声道:“你小心点,这些高手的感觉可是十分的强。只要稍有动静,就会被他们听见。对了,和余沧海一起打斗的驼子是谁,武功竟然这么高?江湖中,从来没听过这号人物。” 林平之稍一沉吟,开口道:“这驼子叫木高峰,好称塞北名驼。听岳师兄说,他的武功很是不错。他应该也是想要谋夺我林家辟邪剑谱的,只是不知两人怎么就打在了一起。” 令狐冲微微不由有些诧异。他对岳峰很是熟悉,知道江湖中能够得到他称赞一声不错的更本就不多,至少也要是顶尖的高手。果然,见木高峰与余沧海两人堪逢敌手,越打越是激烈。看着情形,没有数个时辰,完全分就不出胜负来。 原来这余沧海,在大厅中被岳峰说出了灭福威镖局满门的事情,不由大惊,连忙带着众弟子离开刘府。之后,他有差自己弟子帮忙引开跟踪之人,独身前往关押林震南夫妇的地方。 可却未料到,看押林震南夫妇的弟子都已经被杀,林震南夫妇也同样落在了木高峰手中。此时,余沧海早已经存了杀人灭口的心思,完全不顾林震南两人的死活,就冲了上去。 而木高峰,对林震南夫妇逼问了许久,眼看就要将消息弄到手,却偏偏碰上了余沧海回来,自然也是很不甘心。于是乎,两人就斗在了一起。 令狐冲看着两人打斗了片刻,脸上不由生出了兴奋地表情。这种势均力敌的激烈比斗,在江湖中可以说是万分的少有,他自然万万不想轻易错过。 过了片刻,却听木高峰喊道:“余观主,我们还是一起罢手吧。反正都是为了辟邪剑谱,不如一起动手。先从那林震南夫妇口中逼问出剑谱的下落,其他的以后再说。” “木驼子,你做梦!”余沧海冷哼了一声。他为了辟邪剑谱可以说是下了不小的功夫,哪里如此轻易与人共享。再说了,木高峰的名声一向极差,他的话,完全是做不了数的。就算是玉石俱焚,谁也得不到好处,也不会和木高峰妥协。当下手底加了几分力气,更加努力的与木高峰打在了一起。 木高峰脸色微微一变,他早就听说青城派掌门余沧海武功高强,但并未放在心上。可现在一交手,才知道自己小觑天下人了。原本他一直居住在漠北,很少入中原,自认为自己武功已经酸不错了。可没想到,先是见到了岳峰的高深武功,现在又碰到了余沧海。当下心底也是憋了一口狠劲,与余沧海缠斗在了一起。 令狐冲听到了余沧海与木高峰的对话,连忙对着林平之挥了挥手,低声道:“林小子,听他们两人的对话,你父母应该还未死,想来就在左近。而且,他两人武功相差无几,一时也分不出胜负。你赶快去仔细找找,这里我帮你看着。” 林平之不由大喜,连忙应了一声,向着远处走去。 林平之在四处细心搜寻,猛然间,从树隙间看到了一堵黄墙,似是一座庙宇。林平之连忙向着庙宇,快步向那黄墙处行去。 方一走进,林平之就不由大呼:“爹、妈!” 却见一个男子,和一个女人正被绳子绑住,躺在地上。两人身上的衣服有些破烂,更是露出了一道道伤痕,应该受过鞭打。呼吸很是微弱,而却不太平稳。琵琶骨处,更是有着两道血痕,应该被人穿过,一身武功早已经费了。可两人的脸色却是分外的红润,并不像受了太大的苦。 林平之眼中不由流泪,连忙扑到,开口喊道:“爹,快醒醒,妈,我是平之。” 似是听到了林平之的呼喊,林夫人渐渐转醒,脸上猛然闪过一丝不信,惊呼道道:“平之,真是平之。震南,快醒来,正是平之来了。” 林震南也是突然睁开眼睛,双目中流露出两道精光,猛地看向了林平之。这目光,直让林平之心底一颤,连忙开口道:“爹,我是平之啊,你不认识我了。” 林震南的目光这才渐渐变得清明,低声道:“啊,是平之啊,你怎么来了。对了,这些日子你还好吧。” 林平之见自己的父母都安然无恙,不由大喜,不变留着眼泪,一边笑着道:“孩儿一切都好,连武功都增长了不少,而且,孩儿还败类华山掌门岳先生为师。” 林震南不由一喜,开口道:“我儿不错,以后便是华山派高足了。岳先生是江湖中有名的高手,为人更是高风亮节,乃是我辈的楷模,平之日后可要好好想岳先生学习。” 林平之连连点头,突然他站了起来:“对了,孩儿险些忘了,要给爹娘松绑。我们要赶紧走,不然待会那余沧海来了,就不妙了。” 说着,林平之从怀中拿出一把匕首,对着林震南上身的身子一削,将林震南扶了起来。 “平之,还有你娘。呵呵,你娘这会怕是高兴坏了,连话都忘说了。” 林平之点了点头,连忙去给林夫人隔断了绳子,开口道:“娘快起来,我们要赶紧走了。” 只见林夫人依旧面露笑容,神色没有丝毫变化。林平之不由一惊,身子一颤,将手放在鼻子旁,却早已没了呼吸。 林平之心中不由全是恐慌,连忙将目光看向林震南。 却见林震南直着身子,似是想起了什么,突然脸色大变。接着他盯着林平之,开口道:“平之福州向阳巷老宅有我林家祖传之物,须得……须得好好保管,但……但远图公留有遗训,凡我子孙,不得翻看,否则有无穷祸患,要……要他好好记住了。”话刚说完,身子就不由一歪,就倒在地上没了声息。 不过片刻功夫,林平之就见到自己的父母双双身死,心中自然悲痛莫名,伏在地上,开口不停的痛哭。 (原著:福州向阳巷老宅地窖中的物事,是……我林家祖传之物。注意,说辟邪剑谱位于地窖中。之后小说中成了屋顶上。这是金庸写书时不小心流下的漏洞,我读书是发现后,就用到了小说中。文中,岳峰在屋顶上,并未找到辟邪剑谱,一怒之下,就用火烧了林家祖宅,自认为辟邪剑谱消失在了世上。可是辟邪剑谱的真正地点在地窖,即便火也烧不掉。估计这一点,大家都没有注意到吧! 另外,因为某些原因,这几天心情很糟糕,就连写作受到了影响。章节质量必然乎因此有所下降,不过不会断更的,希望大家见谅。 还有,本友群已经建立,希望大家能够加入。这样,大家也可以第一时间知道小说的更新动态,不用苦苦等更了。本友群已建立,由书友雨溟溟提供:221285403(笑傲同人书友群)。欢迎大家加入)

下一篇   第六十章 曲终(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