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曲终(2) - 穿越笑傲江湖

第六十章 曲终(2)

岳峰方回到衡山城外,猛然听到了有打斗声在远处响起。心念一动,就跟了上去。走进之后,他就看到余沧海于木高峰两人激斗正酣。 岳峰心想,既然余沧海在此处,那林正南夫妇自然也就在附近了。自己只要守在他们夫妇身边,以林平之一向孝顺的作风,就不怕他不上钩。 于是岳峰也不作声,只是悄悄的退到了一边,开始四下寻找。过了许久,岳峰突然看到一个身影正在想着远处跑去,依稀就是林平之本人,于是赶紧追了上去。 只见林平之三两步就跑到了一座庙宇中,就发出惊喜交加的声音。 岳峰眉头微微一皱,躲在了庙宇外,悄悄向着里面看去。果然就见到一男一女被绑里面,正是林正南夫妇。 此时,岳峰心中正满是杀意,不由想到:此时上去,一人一剑,将他们三个人全都杀了,正好省事。可转念又一想,他欲要杀林平之,只不过是因为林平之学了他的武功,可又转投岳不群为师,是因为林平之背信弃义。可林正南夫妇终究是无辜,若是也这么久杀了,那是在有些无辜。 而且,这段时间以来,因为对养吾剑的修炼,他的性情终究是转变了不少。要是原先的他,自然不会多做考虑,但现在却不同了。 而且他从小虽然杀人不少,可本身却并非嗜杀之人。如非必要,或者别人主动惹了他,他也绝不愿意轻易去杀人。滥杀无辜的这种事情,岳峰还稍微有点做不出来。不到万不得已,他还不想这么干。反正林平之要去华山,绝对逃不出他的手心,到时候,在慢慢玩死他。 便在岳峰犹豫之际,却猛然见到庙宇中发生了突变。岳峰一怔,也是被林夫人的身死给吓了一跳。紧接着,他就发现林震南脸色也有些不对。 岳峰脑海中猛地想起了令狐冲所说的“摧心掌”,难道林震南早已经糟了余沧海的毒手。岳峰在仔细看去,就见林震南脸色越来越加红润,但这分明就是临死时的回光返照。而且,不但身边的林平之没有发现,就连林震南自己也是毫无知觉,这和江湖中对摧心掌的描述没有任何区别。 岳峰知道林震南亦是命不久矣,心中不由生出了一丝同情之心。此时,他也没了待下去的心思,就转身响着远处走去。听着林平之惊慌叫喊的声音,岳峰心中对他的怨恨之意也稍微消散了许多。 随着岳峰内力渐渐加深,岳峰的耳目感觉也逐渐敏锐了起来。即便走出了好几不,庙宇中的声音依旧听得很是清楚。 猛然间,岳峰身子一震,脸上露出不信的表情。却是那林震南临死之时开口道:“平之福州向阳巷老宅有我林家祖传之物,须得……须得好好保管,但……但远图公留有遗训,凡我子孙,不得翻看,否则有无穷祸患,要……要他好好记住了。” 岳峰心中不由大惊,他明明记得自己已经将林家的老宅给彻底烧毁了,怎么辟邪剑谱还在拿里。 岳峰连忙回身,却见林平之此时脸上一片惨然,但隐隐间有着些许明悟。从他的表情上来看,这辟邪剑谱分明依旧还存在,而且林平之也知道了辟邪剑谱的所在。 而他自己当初,虽然去了一趟向阳巷,可却没有亲手找到辟邪剑谱,更不要说亲自将其毁掉了。之后他一怒之下将林家祖宅化成火海,自以为将辟邪剑谱给彻底毁掉了,而且多年来,他一直也是这样认为的。可事实上,这一切都是徒劳。 林震南临死前说,辟邪剑谱在“地窖”中,如此说来,他就算将林家祖宅烧杀一百遍,也依旧是烧不掉辟邪剑谱。 原本岳峰还有些怀疑,辟邪剑谱这种东西,藏在屋顶上,难道就不怕被人找到。现在他才终于知道,原来辟邪剑谱根本就不在屋顶,而是在地窖中。这种隐秘的地方,难怪余沧海要灭福威镖局满门,要捉拿林震南亲自拷问。 刹那间,岳峰脑海中充满了怨愤的情绪,隐隐的还有一股失落感,再次看向林平之,不由再一次生出了解决他的心思。 岳峰心中不由想到:如今辟邪剑谱的真正地点,只有林平之一人知道。不若现在上前,将林平之一剑给杀了,斩草除根,万事大吉。 可接着,岳峰又放弃了这个诱人的想法。若是林平之死在这里,那林震南夫妇的死无疑就要到他的身上。在加上岳不群当众收林平之为徒,那华山派谋夺辟邪剑谱的事情,就甩都甩不掉了。 而且,若是林平之死在了此地,那辟邪剑谱说不准依旧又出世的可能。还不如让林平之活着,吸引众人的目光。免得到时候辟邪剑谱提前出世,那就糟糕了。只要自己小心些,林平之就算活着,也弄不出什么大事。 只是,林平之现依旧是他心中的一根刺。只要每次看到他,岳峰就感到说不出的难受。 “小不忍则乱大谋。”岳峰咬了咬,暗自告诫自己。只有让林平之好好活着,辟邪剑谱才能被自己得到。即便倒是真被他人拿走,只需将“欲练此功,必先自宫”的消息传遍江湖,看那时天下谁人敢练! 岳峰长长的叹了口气,将自己心中的烦闷给强行压制住。最后又扫了一眼林平之,这才走向了远处。 岳峰离开了林震南夫妇死去的庙宇,发现打斗依旧在继续。只不过战斗的两人由原先的余沧海和木高峰,转变成了岳不群和余沧海。而令狐冲,在站在两人不远处,认真观看,脸上全是兴奋的表情。 岳峰抬头望去,却见岳不群手持长剑,气定神闲的站在那里。而余沧海则是绕着他,快速的旋转手中长剑疾刺,每绕一个圈子,便刺出十余剑。只不过,余沧海虽然出剑迅捷,但每每都是此在了空处,每剑之出,更是发出极响的嗤嗤之声,足见剑力强劲。而岳不群只不过偶尔轻描点写的格挡一下,余沧海就要身不由己的退后好几步。两人间的高下,一眼就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岳峰只是看了一眼,就知道岳不群根本就没有使出真功夫,只是在随意应付余沧海。而余沧海,也不知是未曾看出两人间的差距,或者是放不下面子,依旧在死死缠斗。 想到此处,岳峰也没了看下去的意思,而是走到了令狐冲,推了推他的身子,指着岳不群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令狐冲被岳峰一推,猝然惊醒,不由吓了一跳。等看清楚是岳峰,这才松了口气,开口:“是师弟啊。”紧接着,他见岳峰脸上不善,连忙收了几分笑容,回答道:“本来是余沧海和一个驼子在打斗,眼看两人就要分出胜负了,师傅就来了。那驼子不知为何,一见师傅就头也不回的跑了。至于这余沧海,则是因为被师傅问起当年我的事,说了他两句。他恼羞成怒之下,就要和师傅过招,然后就欲师傅打在了一起。” 接着,令狐冲继续开口道:“方才余沧海和那驼子打斗的时候,虽是精彩,可他还并未使出真功夫。不过现在,他可是尽力了。我自以为自己这些年来武功长进不小,没想到依旧是小觑天下人了,这余矮子进步却是更大。如果我是他的对手,怕最多十来招就要输了。还是师傅厉害,轻而易举的就挡住了他的招数。” 岳峰冷哼了一声,用力白了令狐冲一眼。令狐冲被岳峰看出了心思,灿灿的笑了一下,连忙开口道:“对了,师弟,你说这个余矮子,还能在师傅手底撑几招。” 岳峰抬头看去,却见岳不群的剑法已经多了些凌厉,也不知道是发现岳峰来了,还是对余沧海纠缠生出了些不奈,终于使出一点真功夫,摇了摇头,开口说道:“那是要看师傅还想和他耍多久。对了,师傅他是何时来的。” “你不知道?”令狐冲微微愣了一下,开口道:“我还以为你们是一起来的。师傅才刚刚到这里没多久,你也就来了,两人相差还不到半个钟。” 岳峰一怔,脸上的阴霾之色一闪而过,笑着道:“大概是巧合吧。对了,你看,那边的打斗已经快要完了。” 令狐冲抬头看去,果然见到岳不群手底加了多了几分狠厉,不由开口道:“师傅怕是动真怒了,这余矮子要倒大霉了。” 果然,就见岳不群先是一剑逼退了余沧海,紧接着,第二剑削断了余沧海手中的剑,第三剑却是在余沧海胸口处留下了两道剑痕。紧接着,岳不群就收回了长剑,站在那里不再言语。 余沧海先是满脸震惊,紧接着,面色突然惨然,身子甚至有些颤抖。过了好一会,他才开口道:“岳掌门,好本事。今日之赐,余某铭记在心。” “余观主好自为知吧。所谓多行不义必自毙,余观主日后还是自己小心一点。”岳不群依旧是一脸的淡然,好似世上没有任何事情能够让他情绪发生波动,开口对着余沧海说道。 余沧海脸上全是怨恨,狠狠的瞪了岳不群一眼,也不开口说道,直接转身匆忙而去,甚至没有朝着岳峰令狐冲这边看上一眼。 (本友群已建立,由书友雨溟溟提供:221285403(笑傲同人书友群)。欢迎大家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