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曲终(3) - 穿越笑傲江湖

第六十一章 曲终(3)

岳峰见余沧海要走,上前一步欲要拦截。但犹豫了一下,有退了回去。 他虽然对余沧海有些不喜,但也不会因此而杀人。若是原先还有些理由,那现在这理由也就不存在了,他岳峰可还没无私到替别人报仇的程度。 令狐冲见余沧海就这般走了,连忙上前开口道:“师傅,怎么这么就让他走了,你不是说要替我报仇的吗?” 岳不群白了令狐冲一眼,开口道:“哼,现在不已经行了吗。余沧海在怎么说也是青城派一代掌门,难道我还真的能杀他不成。” “可是。”令狐冲犹豫了一下,马上很不服气的开口道:“可是这般好端端的就让他走了,传扬出去,岂不弱了我华山派的威名,当初余沧海可是下暗手要杀我的。” “你自己一个个人的事情,不要与华山派的威名扯到一起。”岳不群不满的摇了摇头,开口道:“再说,你怎知道余沧海是好端端了。” 令狐冲一听,脸上闪过一丝好奇,连忙问道:“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呵呵。”岳不群摸了摸自己的胡须,正准备说话,却突然少了岳峰一眼,开口道:“峰儿,还是你来给他解释一下。” 岳峰眉头一皱,他本来是不欲多说话的,但既然被岳不群问起,也只好开口道:“余沧海看起来伤势虽轻,可却被师父一剑给削断了任脉。今生武功,怕是再也难以进步分毫。而且师父最后一剑所含的劲力,也已深入到了他的内腑,他的功力,至少要消弱三成,而且五年内是难以恢复到正常了。” 令狐冲一听,不由抽了一口凉气。 江湖当中,杀人是小,废人武功却是大。毕竟,武林人士一向把武功看的比性命还要重。岳不群此举,虽说没有要了余沧海的性命,可却断了他的前路,难怪余沧海当时表情是那么的怨恨。至于余沧海匆匆离去,怕是要急着会青城闭关去练功。 青城派弟子素来嚣张,这些年不知得罪了多少人。而他身为掌门,更是没少惹下仇敌。平日间别人惧他武功高强,不敢前来,可现在却不同了。以他此时身受重伤,功力不及平日一半的情况,若是被仇敌知道,怕马上就要大祸临门了。 令狐冲想到此处,心中竟然不由生出了一丝同情之心。却听岳不群继续说道:“这余沧海虽为一方掌门,可心术却是不正。他武功虽高,却尽做些为害武林的事情。只是毁人武功事情,终究有损阴德。你们日后行走江湖,却是万万做不得的。” 令狐冲微微一凛,连忙点头道:“师傅教训的是,弟子记住了。” 岳不群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开口问道:“对了,冲儿。你和林平之一起出来,现在他哪里去了?” “嗯。我和林师弟到了这里,恰好看到余沧海与那木高峰两人相斗。于是我让就让他先去找父母,自己在这里呆着。”令狐冲稍一犹豫,指着一个方向道:“林师弟应该是往那边走了,师傅,我带你们去。” 岳不群点了点头,任由令狐冲带路。 果然,没多久,令狐冲就带着岳不群与岳峰来到了破庙之外。 走入了破庙,岳峰看见林平之已经晕了过去。想来他是因为悲痛过度,才昏过去的。 岳不群对着令狐冲点了点头,令狐冲见状,连忙上前,竟林平之扶到一边,然后一掌按在了林平之的背上。 过了片刻,林平之才渐渐转醒。他看到了岳不群等人,脸上先是有些茫然,但很快就想起了什么,开始不停流泪。 岳不群叹了口气,对着令狐冲说道:“冲儿,你撕开林震南的衣服看看。” 令狐冲听到后,连忙走到了林震南的尸首边。拉开他的前面胸口处的衣服,却没有看到任何异状。接着他又将林震南的衣服拉到后面,只见后心上有一个黑色的小小的掌印。掌印何时不起眼,若是不仔细看,轻易就会被人给忽略了。 “果然是摧心掌,难怪那余沧海明知不是我的对手,依旧要死死纠缠,原来他早就料到了这里的情况。”岳不群脸上突然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接着又对林震南自己看了看,叹声道:“本来他夫妇两人应该可以多活半日功夫,可大概是见了自己儿子,惊喜交加之下才使得暗伤急剧发作,便因此送了性命,我们终究还是来晚了。” “爹娘是我害死的,是我害死的。”林平之也听到了岳不群的话,脸上竟然出现了癫狂之色,喃喃开口道。 “你这是干什么,难道你不想亲手给父母报仇了吗?”岳不群眉头一皱,对着林平之开口喝道,声音里面满是震慑之意:“杀害你父母的终究是那余沧海,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听着岳不群的声音,林平之微微有了些清醒,但很快就更添绝望之色,开口道:“余沧海的武功那么高,我哪里是他对手,真能抱了仇?” “你现在武功不行,可不代表以后不行。”岳不群声音多了几分温柔,开口道:“你十年报不了仇,就等上二十年,二十年报不了仇,就等上三十年。即便余沧海死了,他依旧有弟子,有门人。再说,真要道那时候,我华山派还能不管你吗?” “是啊,林师弟。”这是,令狐冲也开口劝慰道:“今日师傅将余沧海打成了重伤,没有十年根本就恢复不了。你资质本来就不错,用不了十年,武功绝对能超过那余沧海。他青城派灭了你福威镖局满门,到时候,你也直接杀上门去,灭他青城派满门。” 林平之终于露出了兴奋的表情,突然站了起来,对着岳不群跪下,开口道:“弟子林平之发誓,日后一定好好练武,绝不给师傅丢脸。” 岳不群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满意之色,开口道:“你明白就好。我也不指望你广大我华山派,只是希望你能记住今日的这仇恨,好好活下去。对了,平之,你父母现在已经死了,你也不要太过悲伤,他们的尸体你打算如何处理。” 林平之此时对自己的人生已经有了一个目标,在也不想先前那般绝望,就连心中的悲痛也少了几分。听到岳不群的问话,林平之闪过一丝黯然之色,开口道:“我家祖传就在福建,如今福威镖局虽说已灭门,可那里依旧是我的家,我当算将他们的尸体弄回去安葬。”接着,林平之咬了咬牙,开口道:“只是如今正是夏天,衡山距离福建路途遥远。不若先行在这里火化,日后有机会,我将他们的骨灰带回去。” 他这话一出,令狐冲脸上不由露出了惊讶之色。这个时候的人,素来追求的就是入土为安。他本以为林平之会说就地安葬,可未料到林平之会做出这个选择。其实,火化之后将骨灰安葬道家乡这种事,并非没有,事不过很少罢了。因此,令狐冲虽是惊异,但并非多说什么。 一边的岳峰却是警惕之心大起。他对林平之的映像一直就是性格懦弱,软弱无能。可没想到经历了这么一场变故,他今日像是变了一个人。他如此选择,无非是为了日后去福建寻找辟邪剑谱,找上一个借口。可是偏偏此时他此刻的话没合情合理,没一点漏洞。若不是岳峰早就对笑傲江湖的剧情万分熟悉,更是听到了林震南临死遗言,真要被林平之给蒙混过去了。 记得小说中,林平之武功极弱,偏偏却能够从岳不群手中得到辟邪剑谱,可见这人心智着实不弱。 当下岳峰心中有了些后悔,后悔方才自己为何没有杀了林平之。但很快岳峰就平静了下来,林平之就算心性在果决,武功终究是太弱。更何况到了华山,他无论如何也不是自己的对手。只是日后,想到此处,岳峰暗暗做了决定。 岳不群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诧异的表情,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开口道:“嗯,你能如此想,也是一件好事。不过你还是早点安顿吧,过几日我们就要回华山了。” 当下林平之就听从了岳不群的吩咐,将林震南夫妇就地火化。接着林平之收敛好两人的骨灰,随着岳不群回到了刘府。 接下来三日,岳不群带着华山弟子就居住到了刘府。 而果然没有出乎岳峰的所料,魔教长老曲阳杀死费彬的消息传来出来。据说是日月神教挑拨嵩山与衡山两派关系,传言刘正风勾结曲阳,要出卖五岳剑派。 而刘正风深明大义,不愿意让衡山收到牵连,这才决定金盆洗手,退出江湖。之后魔教见自己奸计被识破,就让曲阳亲自动手。 而费彬却是被曲阳偷袭受伤后,与之大战了一百个回合,最后不敌身死,可依旧将曲阳反击成重伤。恰好衡山派刘正风正好有碰到了曲阳,便杀了他替费彬报仇。 对于这种说法嵩山派自然是万分的不信,可耐不住费彬的尸体被人发现,上面的伤口可以看出费彬分明是死在了魔教的剑法之下。而且,莫大更是拿出了曲阳的人头,最终嵩山派只好就此认命。 这几天时间,刘正风也并未在众人出现。岳峰估计他早已经心灰意懒,哪怕并未金盆洗手,却也不会再次出现道武林中了。不过从刘夫人的情绪变化上来看,他们私底下应该是见过了一面。 而三天后,岳不群终于带着华山弟子,会华山去了。 (第二卷完) (本友群已建立,由书友雨溟溟提供:221285403(笑傲同人书友群)。欢迎大家加入)

上一篇   第六十章 曲终(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