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论剑(2) - 穿越笑傲江湖

第六十三章 论剑(2)

岳峰和令狐冲两个人从玉女峰山脚出发,一路向着顶峰走去。此时两人,武功都已不弱,山势虽然陡峭,但两人却如履平地,快速的向上攀爬。 不过半个时辰,两人就来到了山顶。及至此时,岳峰突然停下了脚步,没有往山洞内走,反是停了下来。扫了满脸沮丧的令狐冲一眼,岳峰突然开口道:“你可知,师傅让你来此处,到底是为了什么?” 令狐冲不由一愣,开口道:“当然是责罚我了。”接着,他很快有想到了什么,开口道:“难道不止这样,师傅是要你传我什么特殊的武功。对了,师傅让我来这思过崖,可是为了避人耳目?” 岳峰不由的赞叹了一声,点了点头,开口道:“那是自然,若非如此,让我来干什么。不过这武功,不是让我来传,而是要让你自己去学。” 令狐冲大喜,连忙开口道:“到底是什么武学,是剑法,还是内功。” 岳峰望着满是激动的令狐冲,摇头道:“照你的心意,想学剑法,还是想学内功?” “自然是剑法了。”令狐冲毫不犹豫的开口道:“内功我如今早已经到了高深的境界,除非是神功秘籍,决计没有用途。可剑法就不同了,我华山派剑法博大精深,只要稍加学习,我武功便可以大进?” 岳峰听到此处,眉头不由一皱,不由迟疑了起来,过来许久,他突然开口道:“你可听说过二十多年前发生在我华山剑气之争?” 令狐冲脸色微微变了一下,开口道:“听说过。据说当年一场大战,我华山派损失惨重,自此失去了五岳之首的称号。等到师傅他老人家接任掌门之时,华山派更是人才凋零,前辈高人一个也无。” 岳峰点了点头,继续问令狐冲:“那你对这场争斗,有何看法。”却见令狐冲脸上有了些难色,岳峰就继续说:“你只管说,这里没有外人。” 令狐冲这才微微松了口气,说道:“我觉得这场战斗有些不值得。内力为体,剑法为用,两者缺一不可。而且内力修炼起来进展极慢,没有十年苦修,总是难以见成效。反倒是剑法,只要稍加修炼,就能有大的进益。”说道此处,令狐冲自知失言,连忙开口道:“不过内功同样也很重要,没有高深的内功,最多只能对付一下那些一流的高手。碰到顶尖高手,那就死定了。” 岳峰听到此处,脸上却没有露出丝毫不悦,反是开口说道:“你说的的确有些道理,只是并非人人都如此想。” “当年我的想法却是和你完全不同。”岳峰却是微微有些失神,脸上突然露出了追忆的表情,开口道:“当年我一直认为,只要内力高深了,剑法一招一式都会产生莫大的威力,很是不愿学习剑法。爹娘当初威力让我练习剑法,可是费了不小的心思。”说道此处,岳峰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开口道:“可是未曾料到,当初出了一些变故,反是让我的剑法远远超过了内力的修炼。无论我如何努力,也无法再让他们起头并进。” “可是即便如此,之后我一直是认为内功远比剑法重要。如此十余年如一日,内功从不停息。到了现在,即便剑法虽说越见精纯,可是招式上,除了华山十剑外,也就学习了一套养吾剑法。” “师弟你练功刻苦,我自然是及不上的。”令狐冲听到岳峰的话,不由有些感叹,开口回答。 “个人有个人的缘法,你也不用太过羡慕。说不准日后你也会有机缘,一跃成为顶尖高手。”岳峰摇了摇头,劝慰起来令狐冲。 “师弟你说笑了,机缘这种事,哪里是说有就有的。”令狐冲并不以为意:“我只愿努力修炼,不用给华山派和师傅丢脸就行了。” 岳峰刚想说些什么,却猛然想到,笑傲的剧情已经被他改的面目全非了。令狐冲怕是再也难以如同小说中的一样,万事如意了。 想到此处,岳峰只好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讲述起自己关于武学的看法:“我当初,一直将剑法与内力看成对立的两面。尤其是剑法,一旦深入其中,就会有莫大的吸引力。让人不自觉的要去练习,花费大量的时间去创造新的招数。同样对于内力,亦是需要持之以恒,一日也不得放松。人生有限,一旦错过了最佳的修炼时光,无论是剑法,还是内功,怕都是都难以有所进步了。” “现在想来,我当初的确有所偏颇了。武功在低的时候,内力与剑法关系还不算太大。之后剑法要发挥出真正的威力,就必须要与内功相配合。甚至有些剑法,没有高深内功绝对无法研习,无法使出。可是到了现在的水准,内功突破,反倒是要依赖起剑法来了。”说道此处,岳峰脸色稍微一正,开口道:“此次让你前来,的确是要让你去学习一些剑法。只是你切不要因此,而耽搁了对与内力的修炼,每日都要进行调息。不然日后真到了瓶颈,却无法进行突破,后悔也迟了。” 令狐冲也是不由的神色一正,躬身一礼,开口道:“多谢师弟教诲。” 令狐冲何尝不知岳峰说了这么多话,就是为了告诫他这句。有些话,岳不群夫妇不便来说,即便说了,令狐冲也未必能听到心里去。唯有岳峰这个年纪比他还要小上一些,可武功却要高上很多的同龄人细心讲述,他才会真正在意。 接着,令狐冲皱了皱眉头,问道:“只是这些看法,你能想得到,我华山派的那些前辈高人们,如何又想不到?” “谁说他们想不到,只是明明知道,却又没有任何办法。”岳峰脸上突然露出一丝感慨之情:“可是剑法内功同时研习,还有想同时进步,除了天资极佳之人,谁能做得到?若是真想全学并且全精,十有八九会是一事无成。而且每个人的爱好不同,天赋也是不同,自然会有不同的选择。他们都明明都知道自己的选择是死路一条,但依旧要做出选择,并一直走下去。即便是希望渺茫,他们也都想要找出一条出路。你看现在天下武林高手不尽其数,真正达到最高深的层次能有几人?即便咱们华山派,也就师傅才能勉强算。当年的剑气之争,说根底是想要找出一条真正的出路,只不过方法有些过于激进了。” 令狐冲也是脸上露出戚戚然的表情,突然开口问道:“师弟,你说学武是为了什么,武学到底有什么用。将一生浪费在武学中,到底是对是错?”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必须好好修炼。”岳峰突然一笑,脸上没了先前的严肃,这才开口道:“你先随我来吧。” 令狐冲点了点头,就跟着岳峰向着山洞里面走。以进入这里,令狐冲就不由一惊。小时候,他也曾来过思过崖上的山洞,只是后来这里就被列为了禁地,不然任何人到来。令狐冲理所当然的以为岳不群或者岳峰要在这里面练功,不然人随意打扰。可现在一看,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只见山洞和原先彻底变了一个模样,比原先大了一倍有余。而且因为洞顶上被开了许多小小的空隙,使得洞内一点以不见昏暗。在山洞的一侧,有着一个小门。岳峰一把将门推开,带着令狐冲走入。 令狐冲方一进入山洞,就被墙上的刻痕给吸引了心神。却见墙上刻满了许许多多的小人,这些小人,每两个组成一组,明显在对拆武功。一些模糊之处,也已经被新的刻痕补齐,可以看得一清二楚。但同样,墙壁上的一些东西,也被人用利刃抹去,不知上面原先是什么东西。 令狐冲对着这些小人看了一会,就发现他们使得都是五岳剑法。而且,这些剑法好似都被人破去了。 令狐冲不由脸色一变,开口道:“这些招数,是从哪里来的。” “几十年前,魔教十长老攻上华山,结果被我五岳剑派的人困在此地。他们临死之前犹有不甘,就留下了这些剑法。”岳峰微微冷笑了一声,突然拉着令狐冲往一处墙上指去,开口说道:“你看这里。” 令狐冲仔细看去,却见这些剑法都是华山派的剑法。其中大部分他都见过,只有少数他虽然见岳不群试过,可却没有学会过。 只听岳峰继续讲道:“这些魔教高手,自认为将我五岳剑法都破了干净,可其实却大魏荒谬。剑是死的,人却是获得,这招数只要稍微做些变化,就可以衍生出千万招数,哪里是可以说破就能破的了的。” 令狐冲早已经被墙上的剑法给吸引住了心神,听到岳峰的话,才稍微有所反应,可以就是连连点头,不怎么放在心上。 岳峰看着令狐冲的表情,不由感到好笑,同时也是有些自得的说道:“这些招数,虽说不错,可也太过于繁多。你只需要选择些自己喜欢的,然后将之融汇到一起。特备是我华山派的剑法,最为重要。你如今内力也算不错,可以试着学一下了。只不过招式终究是招式,就算学的再好,只能让你长些见识,武功有所增长。真正的说起来,根本无太大用处。” “小子,你胡说八道。”便在此时,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传来。 这声音来的极为突然,即便连岳峰的武功,依旧没有能提前察觉分毫。岳峰抬头看去,却见一个神气抑郁,脸如金纸,白须青袍老者,突然出现在了洞内。 (本友群已建立,由书友雨溟溟提供:221285403(笑傲同人书友群)。欢迎大家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