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约斗(1) - 穿越笑傲江湖

第六十四章 约斗(1)

岳峰一惊,刹那间就满头大汗,一种恐惧的感觉弥漫到了他的心头。 多少时间了,他没有过这种感觉。重生以来,除了很小时候,那些武林高手可以悄悄接近他的身边。但是到了现在,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几乎没有,就连已经是先天境界的岳不群都无法做到。 这种感觉,岳峰几乎已经彻底忘记,可偏偏在这个时候,他再一次体会到了。看着眼前的这个老人,岳峰第一刹那间就想到了他是风清扬。他一次次告诫自己,风清扬对自己没有危险,可偏偏他就无法将这种恐惧忘记一点。 很快,岳峰就变得浑身冷汗涔涔,就连脸色也是一片苍白。而一边的令狐冲,虽说有些惊讶,但并没有太过吃惊。因为不但是岳不群,就连岳峰也会经常这么神出鬼没,他早已经有些习惯了。 事实上,也唯有到了岳峰这个境界,才能明白风清扬的武功,到了一种何等恐怖的境界。这种境界,不要说是岳峰岳不群,怕是连号称天下第一高手的东方不败,也未必能够比得上。 过了许久,岳峰才用着有些颤抖的声音开口道:“是风太师叔,弟子岳峰拜见。”说着就与跪下给风清扬磕头。 风清扬挥手用力一扶,岳峰就感到自己怎么也玩不下腰,迫不得已的站起起来。如今的他,在风清扬面前,就如同普通人在他面前一般,没有丝毫抵抗的能力。 风清扬却是轻咦一声,开口道:“好功夫,若是再过几年,怕真要不得了。老了,我终究是老了。岳不群那小子倒是生的好儿子。哼,你连我的名字都知道,看来岳不群也是什么都给你了。”紧接着,风清扬又一次开口:“但你终究是气宗弟子,我却未剑宗中人,你不用拜我。” 岳峰却是微微松了口气,开口道:“无论是剑宗气宗,都是我华山一脉。风太师叔终究我华山长辈,弟子拜见,自然没有错。”说着,再一次对着风清扬下拜。 风清扬这次却是没有阻拦,点头轻声说道:“你若真能如此想就好了。”只是不知道他所说的“好”是岳峰的前半句,还是后半句。“好了吧,我终究是岳不群那小子的师叔,你拜拜我也没什么。” 岳峰听着风清扬的话,这才站了起来。知道此时,他心中的恐惧才慢慢消失。可是想起自己方才的表现,不由的感到有些丢脸,很快就涨红了脸。 风清扬也是发现了岳峰的不对,只是摇了摇头,开口道:“你刚才谈论剑法,所说大致上说的不错。可是有些地方,却完全胡说八道。”原来风清扬一直就隐居在华山,平日也不去管任何事情,只是偶尔出来转转。 这些年华山上虽有各种变化,风清扬都一一看在眼中。只是到了他现在早已经到了万物随心的境界,真正可以让他放在心上的事情并不多。至于岳峰,他以前也偶尔发现过。不过介于剑气之别,而且岳峰更是岳不群的儿子,他自然不会太过关心。 这一次,他来到了玉女峰上闲转,却猛然听到了岳峰给令狐冲讲述的一番话,只感到大合胃口,不由自主的就跟了上去。及至岳峰带着令狐冲来到了思过崖中的山洞内,说起了关于自己对于剑法的特有认识,风清扬更是不由大呼过瘾,暗自赞叹。 可偏偏岳峰最后自得的一句话,说“这些招式学的再好,也只能长些见识,没有多大用处。”似是对五岳剑派与魔教十长老苦心创造出来的武功不屑一顾。风清扬听着当下就感到很不舒服,不自觉的就跑了出来,开口说了一声。 此时,他见到岳峰神色恭敬,年纪轻轻武功却很是不弱,但却没有一点自得之意,不由生出了爱才之心。 风清扬点了点头,再次开口道:“你的武功的确不错,方才对于剑法和内功的看法更是深得我心。你说你剑法远超过内力,怎的如此不懂事。这墙壁上的剑法,都是无数高人用心才创造出来的,怎么被你说的一文不值。” 岳峰张开嘴,就准备反驳,可一想到风清扬的身份,就不由有些迟疑,只好言不由衷的说道:“风太师叔说的是,弟子的确错了。” 风清扬摇了摇头,开口道:“你嘴里说是错了,可是那里有半点认错的样子。也不用顾忌我的身份,只需直说。别像岳不群的那小子,整天板着一副脸孔,做给谁去看?” 岳峰对了自己剑法上的认识,本就有着十足的自信。即便风清扬活了将近百岁,可岳峰却一点也不认同他能投在剑理上超越自己。毕竟风清扬一个人的知识,永远无法和岳峰前世无数人知识总结来相比较。 及至风清扬说起来岳不群,岳峰更是不由生出一种很不服气的感觉,当下开口道:“风太师叔说的的确有理,这些剑法却是都很不凡。可我也只是就事论事,我华山弟子,的确没必要学习这么多的东西。就算是华山剑法,其实也只需专精一种,就足够一生来使用了。其他的,只需要记住,不要使之失传了就行,让后世弟子也有合适的东西能学便可。学的太多,反倒没有用处。剑法在于精,而不在于多。至于其他门派的剑法,更是没必要太过于理会。长长见识,足以。”岳峰这几句话的掷地有声,毫不犹豫,里面充满了自信,好似非要和风清扬辨个一清二楚。 风清扬却好似吃了一只苍蝇般眉头大皱,突然指着岳峰开口道:“我现在倒是怀疑你方才那些对于剑法的理解是不是胡诌出来的。什么‘剑法在精而不在于多’完全是胡说八道。正所谓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着实也会吟’,剑法也是同样的道理。如果不能做到博学诸般剑法,就独自闭门造车,如何能够有大成就。” 岳峰亦是听的全是不满,开口道:“剑法终究是剑法,哪里能和诗书作比较。即便是那些学别人作诗的,终究也只能停留在学的的层次。剑法关键还是在于苦练,学那么多,根本就没有用。” “这就是你有所不知了。”风清扬突然摇了摇头,开口道:“剑法到了高深层次,莫不是要去芜存菁,化繁为简。你若不能做到博学,有如何化法?只有学遍天下剑法,才可以更进一步,做到剑随心转,成就真正的无上。” 岳峰越听越是摇头,只感到风清扬所言全是荒谬。前世关于化繁为简的道理他不是没听过,当时亦是绝对万分有理。可等到今生他真正学习起剑法来,却完全不这么认同了。 他的剑法,完全就没有经过化繁为简这一步,但同样不认为自己不够高深。当下再一次开口道:“既然要化繁为简,何必不直接就学成简的。何必要多次一举,浪费时间?从学遍天下剑法,到化繁为简,至少要十余年苦练。反倒不弱专精一种剑法,努力修炼下去,来的更快。” 风清扬听着岳峰的话,只感到万分的刺耳,可偏偏又不好去辩驳,当下心中不由怒火万丈,突然指着岳峰开口道:“小子,我看你是胡说八道。” 岳峰性格本就有些偏执,而且对于自身的剑法极度的自信。若是风清扬说别的还要,可偏偏说他剑法有错,岳峰哪里肯服气。岳峰一直就认为风清扬剑法武功天下第一,以前也想要思考过和他一起交流。可是现下两人真正站在了一起,就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两人相互看着对方不顺眼,都觉得自己没错,想要对方认同自己。 岳峰先前还有些顾忌风清扬的身份,但到了这时,一心是认为自己是正确的。在加上他被风清扬所激,也是毫不可以伸出了,指着风清扬道:“老头,我看你才是胡说八道。” 风清扬当下就是大怒,先前对于岳峰生出的好感再也不见丝毫。他虽然年纪有些大了,而且对江湖之事心灰意懒,隐居了下来,同时更没了多少少年人好斗的心思。可一向自认为天下第一的他,对武学依旧很是执着,哪里容得别人说他有武功有错?风清扬周身散发出浓烈的气势,向着岳峰压去,好似随时都要对岳峰出手。 岳峰也是没了一点顾忌,手同样不自觉的握住了自己的剑,好似也要随时出手。两人的气势碰撞在了一起,风清扬身形没有一丝变动,岳峰却是连连晃了几下,面色有些苍白,脸上依旧全是坚定。 一边的令狐冲听着两人的辩论,先是感到万分的惊喜,认真的记忆着两人的话。可到了后来,就感到完全不知所云,不知两个人都在说些什么。可一旦停下来细细思考,就感觉到每一句话中都有无限的奥妙,让人不由的深入其中。 渐渐的令狐冲也完全陷入了自己的沉思中,却是将两人忘到了一边。至于风清扬和岳峰,也是在努力的争辩,试图要压倒对方,也完全将他给忘记了。 及至两个人都毫不客气散发出气势,令狐冲才被完全惊醒。他此时虽然不知道为何会演变成这种情况,但也是知道是因为两人在理念上的冲突。 这就是学武人对于武学的执着,别的可以不在乎,但是关于武学看法是半点也不会退让。令狐冲对于他们的想法很是清楚。 令狐冲被两人的气势给吓退了八九步,这才一脸苍白的站定。蓦然,他神色一动,开口道:“风太师叔,师弟,既然你们都认为自己是正确的,何不坐下来比一比。谁胜了,就算谁的对,岂不正好?” (本友群已建立,由书友雨溟溟提供:221285403(笑傲同人书友群)。欢迎大家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