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约斗(2) - 穿越笑傲江湖

第六十五章 约斗(2)

令狐冲这话一落,岳峰与风清扬都很快就平静了下来。没多久,两人就收敛起了自己的气势,显然全都有些意动。 “你们既然都不服气,只要比试一番就行了。”令狐冲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开口道:“我等江湖中人一向是以胜负来较高低,你们好好较量上一番,那对错自然就出来了。若是这样争辩下去,怕是一万年也弄不清楚。” 岳峰和风清扬听到此处,相互对视了一眼,全都平静下来。两人各自都开始沉思,令狐冲所言是否可行。 岳峰心中,绝对不认为在剑理上自己会弱于风清扬这个老头,可要他真正说服风清扬,显然有些不可能。 至于风清扬,通过一番争辩,也收起了的对岳峰的轻视之意。但要他相信岳峰这个才刚刚二十来岁,乳臭未干的小孩,能够开创出一门与众不同的修炼之道,他是决然不信。至于要他认为对于剑法上的认识,会输给岳峰,那更是一个笑话了。 本来以风清扬他的身份,是决然不会痛岳峰这个小孩一般见识。可偏偏岳峰每一句话,看似荒谬,可细想起来又有些道理。风清扬一生就痴迷与剑法,此时当然不会放弃。 此时的岳峰和风清扬两人,都好似掉进了牛角尖中,非要分出个是非,否则都是决不罢休。 岳峰沉默了许久,渐渐的做到了一块大石上,突然,他张开了口,有些落寞的说道:“风太师叔内力高强,数十年前就有天下第一高手之称。如今闭关多年,怕功力更加深厚了。我如今只不过是一个二十来岁少年,哪里是他的对手。这比试,就算了,反正我是输定了。” 风清扬眉头一挑,不由闪过一丝怒色。岳峰这几句话明褒暗讽,分明说是如果两人比试,那他风清扬就是凭借着高深功力,经验丰富,以大欺小。即便是比试胜了,也做不得数。 摇了摇头,风清扬也懒得去理会。过了许久,他叹了口气,开口道:“好,你说我以大欺小,我便不与你动手。你旁边的这人虽是你师兄,但想来你的武功反要胜过他许多。我便指点他一些武功,用来和你比试。若是你胜了,便算你赢。若是他赢了,便算是我胜,如何?” 岳峰听到风清扬的话,脸上突然露出讽刺的笑容。 令狐冲更是一惊,没想到这事情竟然扯到了他的身上,连忙摇手开口道:“不行,决计不行,我绝对不是他的对手。”岳峰武功又如何变态,令狐冲可是清楚的很,让他去和岳峰相比,那简直就是找虐。 风清扬听到后不由大为不满,指着令狐冲开口道:“小子,我指点你武功,是你的福分。至于姓岳的家伙,年纪比你要小,更是你师弟,你还怕他不成?再说,老头我这么多年难道是白活了。只要好好指点上你几招,定能给那姓岳的小子好看。或者是你连自己都看不起了?” 令狐冲却是脸上露出苦笑,开口道:“没用的,太师叔。你不知道……” 便在此时,岳峰渐渐的沉寂了下来,突然开口道:“好,你去指点他武功。只要令狐冲能够在我手底下撑二十招,我就服输。” 这话一落,不但风清扬一惊,就连令狐冲也是安静了下来。 风清扬完全也没有料到岳峰会如此自信,看了看令狐冲的表情,终于有些相信这两个少年的武功是天差地别。本来他是决然不会接受岳峰的话,可是偏偏此时一下子了没了必胜的自信,沉默了下来,没有说话。 令狐冲心底突然生出了丝丝不甘。自从他加入华山之后,虽是名为大弟子,看似十分风光,而且常常被人称作是,可却时时生活在岳峰的阴影之下。无论内功、心智、出生、地位、剑法,他都没一个能够与岳峰相提并论。 令狐冲本就是个有些高傲的人,可偏偏在岳峰面前他是一点也高傲不起来。平日间,他甚至连与岳峰比试武功的勇气都没有,对于岳峰,他甚至只余下仰望的份。两人虽名为师兄弟,可偏偏在各方面都有着天壤之别的差距。这样的生活,对他令狐冲来言自然是万分的难受。 以前,他早已经习惯了这种日子,也没了多少争胜之心,只是自己努力练武,不愿意再同岳峰相交。可偏偏现在,岳峰说出了‘二十招’之言。令狐冲心底突然生出了一丝不甘,一丝想要超过岳峰的心思。当下朗声开口道:“好,师弟,我就代太师叔与你进行比斗。不过只比试,你要是输了如何?” 令狐冲这话一落,岳峰和风清扬却是各自白了他一眼。直看得令狐冲满脸不好意思,连忙开口道:“你们既然要比试,自然要有赌注了,没了赌注,这比试还有什么意思。” 却见岳峰不满的哼了一声,开口道:“我与风太师叔相争,只不过是因为对于武功的看法不同。哪里能够如同那些俗人般,为了赌注而争胜负。” “岳小子说的不错,难怪你年纪轻轻,就能够有这样武功。”风清扬亦是开口赞道,接着他很是不满的开了一眼令狐冲,开口道:“你方才的话真是俗不可言,以后修要再说。” 不过,经过令狐冲这一打岔,岳峰与风清扬的见的气氛再也不如先前那般凝重,两人间倒是生出了一番惺惺相惜的感觉。 当下岳峰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开口道:“好,既然如此,从今日起风太师叔就好好叫令狐冲这小子剑法。只要他能够在我手底走过二十招,便算是我输了。到时候,我自然会虚心向太师叔你讨教。若是我赢了,也当将自己对与剑法的见解全都说出来。”当下岳峰一摆手,开口道:“这并不算是赌注,只不过是对于剑法上的一番交流。” 风清扬脸上也是突然多出来了几分笑容,开口道:“你这娃娃倒是有意思,按你这般说,谁输了,反倒可以学到高深武学,至于赢的,却要吃不小的亏。难道我就这般信得过你,你若偷偷的输上几招,那我不是亏大了。” 岳峰重生多年,如何有今日这般畅快过。当下朗声笑道:“太师叔说的是,就是谁赢了反倒是要吃亏。”说道此处,岳峰抬起来头,眼中满是精光,开口道:“不过我等一心诚于武学,岂有轻易认输的道理。若真是有人故意耍赖,那只能说是我们瞎了眼,看错了对方。这等人,就算是再有机遇,也无法达到真正的无上境界。至于武功剑法,反倒不是那般重要了。” “好好好,说的是。”风清扬不由的开口大加赞赏,笑着道:“多少年了,我也没有听过如此称心的话了。若是早先年,我说不准真要与你直接结为兄弟了。岳不群那小子不怎么样,可没想到生的儿子确实如此不凡。今日我就听了你的话,若是我赢了,也就勉强吃上些亏。” 岳峰也是越来的越加高兴,也没有在意风清扬语言中对于岳不群的不满,正欲再次答话,便在此时,听到远处传来了一道声音。 “哥哥,大师哥,我给你们送饭来了。”紧接着,就将岳灵珊的声音从外面响起。 岳峰只感到身前一阵风声想过,风清扬已经不见了踪迹。当下也不以为意,赶紧独自走出来了山洞。 却见岳灵珊已经累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地提着一个饭篮子等在外面。 岳峰连忙上前给她擦了擦汗,开口道:“这么远的路,你何必亲自上来送饭?以后这种事情,让六猴他们亲自来就行了。” “爹爹也是这么说的,我央求娘好半天,他们才答应让我亲自来的。”岳灵珊脸上满是得意,开口道:“对了,大师哥哪里去了,怎么不见他出来?”当下就欲向着山洞内走去。 岳峰却是一闪身,拦住了她的路,开口道:“不行,父亲让大师兄亲在里面闭关,不让人轻易进去。他现在正在里面练功,你还是不要让人打扰的好。” 岳灵珊眉头一皱,但很快多了一种明悟的表情,笑着道:“原来爹爹是要让大师兄学一套新功夫,难怪让你在这里亲自陪着他,原来是让你偷偷叫他的。既然是这样,我就不进去了,免得让他走火入魔了。”岳灵珊咯咯一笑,开口道:“不过你只教大师兄学,能不能也让我学学。现在华山派弟子中,就我的武功最低了。” 岳峰脸上闪过一丝好奇的表情,但很快就开口道:“你现在功力太浅,还是学不得的。不过灵珊,你怎么也想起要学武功了?” 岳灵珊却是皱起了眉头,开口道:“我原本还以为自己武功不错,这才下山,才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不用说是莫大师伯,定逸师叔这些人了,怕是那些寻常走江湖的人也比我高上许多。我也想学好武功,这样就可以帮得上哥哥和爹爹的忙了。” 岳峰心底陡然生出一股温暖的感觉,突然,他心念一动,低声道:“好,既然这样,也不是不可。从今日起,你每天早上就亲自来给我们送饭。记得要多带上一个人的,还有要一壶好酒。而且,连你自己的饭菜也带上,以后你就留在这里吃饭。” 岳灵珊微微一愣,开口道:“要酒干什么,爹爹不然大师哥喝酒的。还有,你要那么多的饭菜干什么?” 岳峰脸上全是庄重,摇了摇头,并没有回答,只是开口道:“你不要问为什么,只管记清楚就行了。你先下去,好好准备,过些日子,怕是有的忙了。若是父亲问起,你就,你就照实说吧。” 岳灵珊怔了怔,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仔细的看了一眼岳峰,见他满脸全是认真,连忙点了点头,匆匆的向着山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