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约斗(3) - 穿越笑傲江湖

第六十六章 约斗(3)

岳灵珊方一离开,风清扬的身影再一次从远处走来。他转头看向岳峰,猛然多了几分怒色,开口道:“小子,你刚才是什么意思?” 岳峰低下了头,脸上再也没了先前的狂傲,反是低声开口道:“晚辈自作主张,还请风太师叔恕罪。” 风清扬看着岳峰,突然露出一丝惊异的表情,过了许久,才开口道:“这次就算了。我的武功,也不是看看就能学会的,否则也算不上是高深武学了。” 岳峰不由闪过一丝喜色,开口道:“多谢太师叔了。” “哼,我说的也是实话。”风清扬摇了摇头,开口道:“我的武功,若是真这般容易学到,也不会到现在也每个传人。”接着,他又叹气道:“只可惜你剑法已成,不适合我所学,要不然……” 岳峰听到此处,如何不明白风清扬的意思。此时风清扬虽然不完全明白他的所学,但也知道,岳峰决然不会在向他学习剑法了。当下摇了摇头,开口道:“多谢太师叔厚爱了。只要太师叔允许弟子在一边观看,其他的都不用多管了。” 风清扬见岳峰不相信他的话,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开口说道:“我倒是有些好奇了,你自己剑法应该也是不弱,为何却不肯交给她,难道连自己的妹妹也要藏私。” “武学藏私本是常识,即便父子夫妻也常有之。”岳峰摇了摇头,开口道:“只不过对于灵珊,却并不是如此。不是我不想让她学,而是她不愿意下苦工,绝对无法学到我的武功。”岳峰脸上突然出现怅惘的表情,开口道:“晚辈让她跟着来,只是希望她能够学到速成之法。” “速成之法,你怎么知道我会有?”风清扬脸色微变,开口问道。 岳峰心底自然知道风清扬有一套独孤九剑,可自然不能如此说,只是开口道:“太师叔自然是有的,不然你为何有信心让令狐冲那小子从我手中走过二十招。要知道,我华山派的武功一向是循序渐进的,即便当初的剑宗,也是如此,绝没有让人一跃就成为高手的道理。” “你倒是聪明。”听到这里,风清扬不由皱起了眉头。对于岳峰,他越是接触,越是感到有些看不透。总感觉岳峰身上藏着什么秘密,但无论如何也说不上来。摇了摇头,风清扬再次开口道:“既然你如此自信,那我也就不多管了。但这比试,你要如何进行?” 岳峰微微一笑,开口道:“我们就以半月为限,你每教令狐冲半月武功,就让他同我较量一次。如若令狐冲能够做到二十招不败,就算我输。如果不行,你就在教他半个月。半月后,我和他再一次比过。直到何时,风太师叔再也交的不奈了,那就是我赢了。” 风清扬不由眉头一皱,听岳峰的话,是要彻底将他留在这个思过崖顶久待了。他早就过惯了闲云野鹤一般的生活,哪里愿意受这等约束。不过他终究残留着几分好胜心,摇了摇头,开口说道:“半月太久,就三天比试上一次吧。” “好,三天就三天。”岳峰没有一丝犹豫,回答的甚是干脆。他这态度,反而让风清扬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 只听岳峰接着说道:“那我们从明天起开始,每三天,我就和令狐冲比斗一次。这三天时间,你若是教他练武,我只是在一边观察绝不插话。若是有些东西不便我看,我也自然会回避。至于我自己练剑法,你也可以来观察。” 风清扬听到岳峰要看他教令狐冲剑法时,不由产生了一丝犹豫。但等岳峰说完,他依旧还是点了点头,只是说道:“好,如此我们就一言为定。” 到了此时,岳峰突然将目光转向了令狐冲,开口道:“你真决定要学他的武功,不后悔?要知道,你一旦这样选择,日后便可能完全困在瓶颈,不能突破。” “小子,你不要危言耸听。”风清扬脸上闪过一丝不满,开口道:“事情哪里有你说的那般严重。” 岳峰却是摇了摇头,开口道:“我说的是否是真的,太师叔应该比我还要清楚。令狐冲他虽然天资不错,可年纪已是不小。即便勤勤勉勉的去修炼内功,怕也难以在十年内达到应有的水平。太师叔你所传剑法,必然不凡,怕少不了要日日研习,才能所成。一心难以二用,他若真这般下去,怕是要后悔的。” “你说的道轻巧。百年以来,真正能到你说的那个水平的人,也绝不超过十个。当然,似你这样的人物,我以前可是听都为听闻过。”说道此处,风清扬脸上不由露出疑惑的表情,突然叹了口气:“令狐冲这小子现在的水准,要说能够走到那一步,怕我也难以相信。不若学习上一门上乘剑法,到时未必不能做到以弱胜强,与那些绝顶高手相斗。” 令狐冲一直就被人称赞是天赋绝佳,可当面被人数落是资质有限,还是第一次,心底终究不由生出来哀叹之情,同时对于岳峰他更加的不服气了。 却听岳峰突然摇了摇头,很是果决的开口道:“太师叔此言差异。您老人家现在想来将近百岁,修为更是到了天下无双的水平。想来要比任何人都明白,武学本质,并非了锄强扶弱,也非为了与人相斗,而在于其他。我华山派的武功,更是如此。” 风清扬不由一怔,过了许久,才叹了口气,开口道:“我是说不过你,但是你扯得也有些太远了。令狐冲,我们方才的话,你也都听清楚了。是否愿意,我都不怪你,你自己选择吧。” 令狐冲不由的愣愣出神,细心思量起了得失。学武之人,莫不是想要自己本事能更进一步,与人交手时占些便宜。至于武学的真谛如何,反倒不是那么清楚了。至少,他令狐冲完全不懂。。 沉吟了一下,令狐冲对着风清扬一拜,开口道:“太师叔,弟子愿意学。” “令狐冲,你真的决定了?”岳峰心中生出了一股莫名的情绪。当初他看小说之时,曾一度的替令狐冲学的高深剑法而兴奋不已,此时不但没半点羡慕,反而全是悲哀。 本来这次让令狐冲上思过崖来学习剑法,如非岳不群夫妇都已赞成,岳峰是决计不会同意的。故而,他就自作主张的讲了最开头的一席话,让令狐冲千万别耽搁了内功修炼。可现在看来,原先的一切都是白说了。 令狐冲看着岳峰,脸上突然露出一丝微笑,开口道:“我学武比你学的迟,无论内力还是剑法都远不能同你相较。更为关键的是,我用功也不如你。以前看你一刻不停的修炼武功,我也曾羡慕过。只可惜最多坚持个两三天,就有些撑不住了。现在有了这么一个机会,我自然不能错过。”这一番话,他堵在心中已经好多年了,今日终于说了出来,只感到说不出的畅快。 岳峰看着令狐冲,脸上也是露出复杂的表情,最终点了点头,没有多说话。 当晚,岳峰也不离开思过崖,就呆在那里开始自己练习起来剑法来了。前不久的那一趟外出,岳峰虽然依旧保持着自己苦修的习惯。但毕竟每天都要赶路,而且那里也不是华山,就无法如平日一般勤勉。再加上岳峰修为到了瓶颈,心中烦闷,也不太愿意苦修,于是便有些懈怠。 这时他已经回到了华山,他早已经收回了心绪,自然不能如山下一般放松,就继续开始了自己对于养吾剑的修炼。 而养吾剑法,此时在岳峰手中,再也不是一套单纯的剑法了。这剑法,在岳峰使出之时,完全没了固定的剑招,仿若是在随意挥动。但剑法中的浩然之意,却让人一望即可感受到。 风清扬看着岳峰的剑法,已经对三天后令狐冲能够在他手底走二十招,不抱任何的信心了。只是希望令狐冲争气点,进步快点,能早日帮自己赢得这次比试。 及至后来,风清扬更是明白了令狐冲为何会对自己没信心了,甚至连他自己也不由生出嫉妒的心思。因为他终于看到了岳峰的另一方面,就是在身体素质上。 却见岳峰整整从正午开始,就不停的练剑。中间只是吃了一点东西,就没有休息过。及至第二日天快亮时,岳峰才微微有了些疲态。但仅仅调息了半个时辰,就再次恢复到了原先的精神奕奕的情况。 风清扬看的不由又是好奇,又是在心中暗骂,直呼岳峰变态,对于岳峰的估计不由更高了一个层次。 岳峰从刚会走路时就开始自发锤炼起了身体,等到三岁时便生出了内力。穿越的优势被他早已发挥到了极致,身体素质又如何能不好? 等到他开始修炼紫霞神功,自此拥有了先天真气。虽说先天真气对他武功的提升并无大的作用,但却能够好的滋润他的身体。凡是先天高手,都会因为进入先天境界而的能够延年益寿,如现在的风清扬虽已将尽百岁,可依旧神采奕奕,更何况是岳峰了。此时,他只要不想停,无论是练习多久剑法,都不会累,最多是在精神上有些许疲劳。 原先岳峰因为还要修炼紫霞神功,故而每天练剑时间才会十分有限。可现在他因为瓶颈的存在,停下了内功修炼,故而全部的时间都用在了剑法之上。令狐冲比较熟悉岳峰,见到这种情况还好些。至于风清扬,和岳峰只不过是刚刚相识,自然大为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