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比斗(1) - 穿越笑傲江湖

第六十七章 比斗(1)

第二日天还未亮,岳灵珊果然按照岳峰的吩咐,早早的就来到了玉女峰顶。此时已经到了深秋,天气已然有了些寒冷。岳峰看着岳灵珊在寒风中不停的发抖,不由有了一丝不忍的感觉。但终究没有多说话,只是让她自己去运转华山派的内功。 等到太阳出来之后,四人便一起用了写饭菜,就开始干起了自己的事情。 岳峰是只是指点了岳灵珊几句,就让她自己去连些剑法。毕竟此时他还没有彻底想好岳灵珊的修炼方式,而是欲途从风清扬身上学些东西,然后在交给岳灵珊。 而且,岳峰的剑法虽然高深,但都是通过苦练得到的,完全不适合岳灵珊来学习。至于其他比较适合的知识,岳峰可没亲自试验过,也不知道是否管用,自然不敢给岳灵珊乱教。他让岳灵珊到这里的目的,就是想要从风清扬叫令狐冲剑法的过程中,领悟一些东西,然后与自己的相映成,再转教给岳灵珊。 通过和风清扬的一番争辩,岳峰虽然口中满是不屑,但心中早已暗自有些佩服。事实上,他与风清扬对于武功上的理解,也没有谁对谁错,只不过两种不同路。只不过,这两种不同的路,终究是有高下之分,故而两人才要争论到底。 当然这种高下,只是相对于不同的人而言。就比如岳峰的剑法,只适合与像他这种一步步苦修之人。若是不肯付出努力,那绝对是一无所成。而风清扬的剑法,却似乎适合那些天生聪慧些的人。但两种方式修炼出的最终结果如何,却有需要做另一番思量。 至于风清扬,显是不想浪费一点时间,直接就拉起令狐冲教导起使用剑法的要义。以他的关键,令狐冲剑法斧凿之意太过明显,需要好好锤炼。话句话说,就是要让他将已经学会的剑法,加以变化,最终能够达到随心所欲的境界。 岳峰当下听的眉头大皱。风清扬说的东西,他是完全的清楚,甚至给也曾今给岳灵珊林平之他们讲过一遍。只不过,他却是让两人千万不要去轻易的这样修炼,同时告诫两人使用起招式来一定要做到标准,不得有一点差错。在他看来,没有对剑法进行足够的苦修,就欲途追求变化,简直就是荒谬。 就比如令狐冲现在的剑法,虽说已经熟练,但却远远达不到精纯二字。所谓的精纯,便是要将内力和剑法配合做到彻底的完美。也就是说,剑法越是精纯,同样内功使出同样的招式就可以拥有更大的威力。若是连精纯二字都做不到,就开始追求千变万化,那完全就是胡整。 如岳峰自己而言,四岁开始习剑,经历了悟道两年半,至此才奠定出了剑法之基。之后又是经历了足足五年时间,才刚说自己将华山派最基础的十招剑法做到了精纯。之后才敢开始追求变化,剑法真正进入佳境,自此才完全脱离了招数的限制。 像令狐冲这样,性子本来就跳脱,而且一味的求多。凡是华山派的剑法,只要他能学,都要学个遍。俗话说,贪多嚼不烂,他的剑法离精纯二字不知还有多远。甚至不止是令狐冲,华山派所有弟子,在岳峰眼中没有一个能够做到剑法“精纯”二字,全都是驳驳杂不堪。只有岳不群,在到了先天之后,才勉强算得上“精纯”。 他这话才一出口,风清扬就嗤之以鼻。言道岳峰这种修炼之法,怕是用二十年时间也学不全一套基础剑法。同时入门之人,别人早已就成为了不错的高手,而用他方法的怕连出师都做到。更何论还要进行内功修炼,二十年的时间也是不够用。 岳峰虽是依旧心中很不服气,可却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解释。他是完全凭借这穿越的优势,而且因为死亡的威胁,舍下命去苦修,才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有了现在的成就。但若换成一个普通人,用他的方法来修炼,哪里能够受得了这种苦。毕竟,怕是谁也难以忍受住高深武学的诱惑已经练武的寂寞。哪里能耐住性子,但去学那些最基础的东西。 岳峰沉思了许久,最终还是做出了决定。就用风清扬叫令狐冲的方法,教导起了岳灵珊。毕竟,他想要做的,就是让岳灵珊能够快速得到好的武功。至于说让岳灵珊能够如他一般,进入绝顶境界,岳峰是想也不敢想。 此时,岳峰已经开始暗暗后悔,当初为何对岳灵珊如此溺爱。若是狠下心来,好好管束她学武,再加上自己的细心传授,岳灵珊如今也早已是一方高手了。哪里会像现在,无论内功剑法都是半吊子。 如此,岳灵珊每日都要下两次山去帮岳峰等三人去些饭菜,然后其余时间就在岳峰的指点下进行练武。 至于风清扬,则是认真的教导起令狐冲功夫。只不过,他越是教令狐冲,心中的越加的不满。每每只需要他说上一句话,岳峰就已经彻底理解,而且更是能说出后面的话来,并走到一边开始教导起了岳灵珊。至于令狐冲,则是半天也弄不明白,直气得风清扬直骂令狐冲为蠢才。 其实,令狐冲的智慧可以说说是非常的优秀,但是对与剑法的理解并不比常人要强上的多少。平日间还看不出什么,但是一同岳峰站到了一起,这种差距就明显的表露了出来。不过,他也是学的非常快,只需要风清扬讲上几遍,就会记在心中。 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终于到了岳峰和令狐冲比武的时候。这些时日,岳灵珊的剑法终于取得了一些小小的进步。岳峰看着,自是不由喜在心中。 及至晚上,到了岳峰和令狐冲比武之时。岳峰是一点面子都没给令狐冲和风清扬留,仅仅过了三招,岳峰就将令狐冲的剑击落在地上。用他的话来说,手下留情就是对风清扬看不起。 风清扬也是看的被岳峰的武功给吓了一跳。这几天时间,他口中不说,但对令狐冲小小年纪,便可以有这般武功,心中很是有些满意。而且在自己的教导下,令狐冲更是武功进步不停。 但这次岳峰与令狐冲一交手,他才真正看出了岳峰变态所在。小小的年纪,无论是剑法内功都已经到了极高境界,这已经不能用变态来形容。风清扬是看的又是惊讶,又是吃惊,但终究无任何的办法。当下他彻底了绝了短期内胜过岳峰的想法。 就这般三个月的时间过去了,时间渐渐到了寒冬。其间,风清扬多次耐不住性子,想要一走了之。可是顾忌这与岳峰的约定,始终是没有离去。 岳峰与令狐冲的比试,从最开始时的三天一次,慢慢的变成了五天一次,接着又是七天、十天乃至更长。每一次,岳峰都是和先前一般赶紧利落,在五招之内或是击落令狐冲的剑,或是将自己的剑指着令狐冲的要害处。现在,风清扬已经是整整二十天没让令狐冲与岳峰来较量了。到今日,又一次轮到了两人比试的时候。 此时,岳峰难得没有去练剑,而是和岳灵珊闲聊了起来。 “灵珊,你说这次令狐冲能在我手中撑多久。”岳峰一边吃着岳灵珊送上来的饭菜,开口问道。 “还不是和以前一般,就是三两招功夫。”岳灵珊不由一笑:“对了,哥哥,你也真坏。太师叔这么大的年纪,你也不让让他,至少也让他输的不那么惨。”这段时间,岳灵珊也是渐渐的知道了风清扬的身份,故而和岳峰一般称呼起了太师叔。 岳峰也是不由露出一丝微笑,开口道:“你这就说错了。我和他论证的是对于武学上的认识,至于输赢反倒不怎么重要。如今令狐冲输的很快,他最多是心底不畅快。可一旦我手下留情了,他怕是要真正的生气了。太师叔乃是前辈高人,心胸气量,哪里会如你想的那般狭窄。”说道最后一句,岳峰的声音却是猛地一高。 “咯咯,太师叔要是大度之人,就不会每次输后,就对着大师哥大发脾气了。”岳灵珊好似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开口道:“你看他那吹胡子瞪眼的样子,哪里有半点前辈的风范。” “哼!”突然,两人耳边传来了一声闷哼,却是风清扬带着令狐冲走了出来。他的出现,显然是将岳灵珊给吓了一跳。 至于岳峰,依旧是一脸笑意,显然早就知道了风清扬要来,当下开口道:“风太师叔先吃点东西,反正待会比试要输,也不急于一时。” 风清扬脸上满脸都是晦气的表情,只是坐下来,喝了几杯酒接着就吃了两口饭菜,说了一声“够了”,就不再言语。 令狐冲一见有酒,便眼中不由发光,便与上前坐下。却听风清扬冷哼道:“一边去,待会要是还输,不用说喝酒了,连饭也别吃,省得浪费粮食。”接着,他有看了一眼岳峰,开口道:“刚才你远远的就发现了我,想来武功也快要更进一步了。” 岳峰听着风清扬的问话,脸上突然露出几分庄重和自信,开口道:“没错,这段时间的苦修,想来也应该差不多了。最迟三年,最快一年,绝对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