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比斗(2) - 穿越笑傲江湖

第六十八章 比斗(2)

风清扬眼中精光一闪,眉宇间露出几分震撼,开口道:“你这般武学天赋,我以前可是从未听说过。若非亲眼所见,也绝不会相信。我当初也算是江湖中稍有的天才,也是在三十岁时才到了那一步。你却,真是奇了怪哉。” 岳峰却是苦笑了一下,没有说话。关于这句话,风清扬也不知道问了多少遍了,但是岳峰每次也只能如此应对。 风清扬又是叹了口气,开口道:“只不过令我好奇的是,你为何要修炼养吾剑。这套剑法,可是与你性格大为不合。若是换成希夷剑,说不准进步还能更快一些。” 岳峰叹了口气,开口说:“太师叔说的虽对,可为却不敢这么做。我性格本来就有些偏激,不愿意受约束。若是在修炼希夷剑,怕日后行事要更加的肆无忌惮了。这样,无论对谁也不是好事。“ “哼,人生在世,就是要追求随心所欲,哪里用顾忌那般多。”风清扬不满的看了他一眼,开口道:“人活着,自当是为了自己。我等江湖中人,只需快意恩仇,笑傲江湖才是正理。” “风太师叔所言甚是。”一边的令狐冲突然插嘴道:“师弟,我总是感觉你有些不对,现在想来,是顾忌太多了。人生就当自由自在,你这般或者,难道不累?” 岳峰无奈的叹了口气,对着令狐冲开口道:“你从小便是孤儿,身上无所牵挂,自然体会不到我的苦处。我从三岁开始就努力学习武功,从不敢放松一下。为的是什么,不就身边牵挂太多,实在是放不下?小时候,我或许还常有些胡闹,到了现在,却是越加的不敢了。” 岳峰摇了摇头,再次说道:“你说我活的累,那是自然。若是可以,我早就放下一起,和太师叔一般隐居了下来。”说道此处,他不自觉的就将一杯就送到嘴边,可闻到了酒的气味,便又一次放了下来,对着风清扬说道:“太师叔,你何尝不是有些放不下。若非如此,你哪里不好隐居,偏偏就要选在华山。那些普通江湖人不知到也就罢了,可真正的高手谁不晓得你的存在?” 风清扬也是不由一怔,接着指着岳峰笑着说道:“呵呵,说年轻不懂事,可偏偏有些话说的甚是老成,让我这个老头也没办法反驳。可要说你年纪大,可才不过二十岁。有时候,更是少年心性,冲动的很。唉!我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样的人。”当下风清扬也不再多说,开口道:“好了,现在也休息的差不多了,你和令狐冲两人再去比试。” 岳峰点了点头,说着就和令狐冲两人都站了起来,走到一边去比试。 这一次,岳峰依旧任由令狐冲出手。令狐冲方一拔剑,岳峰就微微一惊,这完全不是华山派的手法。只不过,结果依旧如同往昔,令狐冲很快就被岳峰的剑指住了咽喉。 岳峰微微一笑,收回了自己的剑,笑着说道:“我到这二十多天你两人躲在山洞中干什么,原来是去学习五岳剑派和魔教的剑法去了。能够在短短时间练到这种程度,师兄,你果然聪明。” 岳峰点头赞许了一下,接着很快就开口道:“只可惜,对我没用。就算招式再多,结果依旧是如此。不过,这次能在我手中撑到第六招,虽说是有些出人意料的缘故,但怎么说也是一种进步了。” 风清扬看着令狐冲在岳峰剑下依旧不堪一击,只感到自己几个月的时间都是白费了,不由对着岳峰怒声道:“小子,你说如何才能胜过你。”他这句话问的甚是古怪,摆明是让岳峰自爆其短。 可偏偏岳峰一点也没生气,开口道:“要胜我,自然是凭真本事了。呵呵,其实我眼中只有他的剑,和他的人,哪里有他的剑法。无论他武功如何变化,对我也是一样。” 风清扬一听,却是脸色变了好几下,突然开口道:“好,即是如此,我们一个月后再比过。令狐冲,走,我这就传授你一套举世无双的剑法,不信依旧还胜不过他。” 岳峰听到风清扬如此自信,心中就不由有了些猜测,“独孤九剑”这四个字就突然出现在了脑海中。 对于“独孤九剑”到底是什么样的武功,岳峰心底一直就十分的好奇。小说中的令狐冲,单凭这么一套剑法,就一跃成为了笑傲江湖一书中剑法几近最强之人,到了几乎可与普通顶尖高手一战的程度。 同时,这还是令狐冲还没彻底学通的缘故。及至后来令狐冲学到了吸星大、法,内功剑法无一不是强到了极处,成为了江湖中最顶尖的高手。独孤九剑,可是说是这个世界中最能引起岳峰兴趣的武学了,当然“葵花宝鉴”除外。 不过,岳峰丝毫也不相信令狐冲能够单单凭借这套剑法就与自己相较。无论是内力还是使剑的速度上,令狐冲就与他有着不可跨越的界线。这也是岳峰足够确定,自己能够胜过风清扬的根本所在。 想到此处,。岳峰也不作声,只是心中做起了计较。 第二日起,风清扬果然正式开始传授起令狐独孤九剑来了。而岳峰,也就在一边认真开始观看。至于岳灵珊,虽然也依旧在山上,却被岳峰给赶到一边自己练剑去了。 虽说风清扬没说什么,但岳峰也知道他对这套剑法的重视程度。其他的东西还好,这独孤九剑却万万不行,自然不会允许岳灵珊在一边旁观学习了。否则惹来风清扬的不快,对众人都没有好处。 风清扬见岳峰如此识趣,也是不由满意的点了点头,任由岳峰进行观察。 接下来一个月时间,风清扬只是交了令狐冲一招剑法。也就是独孤九剑的第一招“总决式”。 传授令狐冲这招剑法之时,风清扬虽然什么也为说,岳峰却清楚的知道这是独孤九剑中最关键的一招,乃是其他剑法的基础。一边告诫令狐冲细心去学习,自己一边仔细观察。 这一招剑法,乃是以伏羲八卦为基础,八卦当中又有八卦,极尽变化之妙,繁复无比。岳峰对于伏羲八卦是一点也不了解,而且又放不下面子如令狐一般向风清扬请教。但凭借着高深的见识,一眼看出这招剑术,乃是专为对敌所用。也就是说,面对敌人不同的武功,就采用不同的步法和身法。等到使剑之人武功深了,便可将自己新学会的武功融入其中。长此以往,终有一日会有所领悟,进入“无招”的境界。起剑法最关键件处,就是“后发制人”和“料敌先机”两个词上。 这剑法,和岳峰自己所琢磨出来的由简化繁的路子看似有些相近,但其内涵截然相反。因为总决式是建立在懂得众多剑法的基础上,将自己的武学归纳总结,形成一招变化无穷的剑招。说到底,依旧是走着由繁入简的路子。 说到底,独孤九剑并非是一套单纯剑法,而是一套叫人如何临场应敌的东西。至于后面的几招剑法,则是以总决式中的变化为基础,来应对剑法、刀法、棍法、掌法等不同武功的。 岳峰明白了这一招的关键,自然没有看下去的欲望了。事实上,并非这剑法对他没有用。而是他岳峰的武功,乃是走着至简的道路。若是当真学了风清扬的剑法,对他不但没有好处,反而会因为心中杂念太多。只是看了一会,岳峰就自觉的自己走了,不再看下去了。 风清扬看着岳峰离去,脸上笑意更加明显。这独孤九剑,乃是风清扬最宝贵的剑法。当初他能够有天下第一高手的称呼,就是依靠这这套剑法,自然不会将这剑法轻易传给别人。 他早就清楚岳峰的武功与这独孤九剑格格不入,才任由他去观看。不过,对于岳峰能够如此果断的离开,他心底不由生出赞赏之情。风清扬也不去理会岳峰的离去,认真教导起令狐冲来了。 岳峰亦是出去继续自己修炼,同时指点起岳灵珊武功来了。这些时日,他时常和风清扬相互讨论武功,自己也是受益匪浅。至于剑法上,他或许可以胜过风清扬一筹,内力上却又远远不如。 即便岳峰修炼的是紫霞神功,而风清扬修炼的是混元功,但两者本就是一脉相承,都是源自于华山派基础内功。岳峰自然是从风清扬身上得到了不小的好处。许多地方,就连岳不群也不是怎么明白,偏偏风清扬可以三言两语的说出要害,让岳峰有恍然大悟的感觉。 同时另一方面,岳峰再次对于剑法的理解进行了总结。现如今,他已经有足够的信心来教导好岳灵珊剑法了。 一个月的时间虽短,对岳峰来说武功并不会有太大的进步。可是对于令狐冲和岳灵珊两人,都仿若进入一个新的殿堂。只感到武学之妙,无穷无尽,不由都陷入了苦修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