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猜疑(1)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七十章 猜疑(1)

岳峰心中一惊,连忙将内自己的内力猛地注入到剑中。只听得叮叮当当之声不绝,一片片寸来长的断剑掉在令狐冲的脚边。 岳峰连忙后退了几步,突然怒视令狐冲,冷声道:“你想要找死不成?” 令狐冲面色一片苍白,精神更是有些萎靡,身子不由自主的摇了一下,突然倒在了地上。 岳灵珊一惊,连忙上前将令狐冲扶起,开口问道:“哥哥,怎么回事,你怎么将大师哥给弄伤了。对了,你的剑明明没有刺中他,他怎么依旧伤了。” 岳峰听到后,摇了摇头,但并未回答,脸色变得愈加的难看了。 却听风清扬叹了口气,开口道:“小姑娘,也不要问了,你哥哥刚才也不是故意的。”风清扬又是摇了摇头,继续道:“令狐冲刚才那最后偷袭的一剑,虽说没有下杀心,可毕竟是杀招。他无意间露出的那一丝剑气,被你岳小子感受到了。在加上你哥哥境界未稳,不自觉的就下了恨手。即便最后及时收了收,可令狐冲依旧被他的气机伤了心神。现在只需好好休息,过上一夜就痊愈了。” 风清扬沉默了一会,突然再次对着岳峰道:“小子,这次你又赢了。三天后,我们最后比一次。若是令狐冲依旧输了,那我也就彻底认栽了。”说话间,声音当中全是落寞。说完,上前一伸手,就拉住令狐冲的衣服,就将他带回了山洞。 岳峰却好似一点也没听到风清扬的话,依旧在那里发呆。 过了许久,他脸上突然多了几分伤感,弯下了要,将地上剑片一个个捡起,拿在了手中。 “哥哥,你没事吧。”岳灵珊微微一惊,连忙上前,拉了拉岳峰的衣服,开口问道。 岳峰轻轻的推开了她的手,也没有言语,过了许久,才低声道:“这把剑,我十二岁年,父亲从外面回来时带的,据说是产自龙泉,断金断铁,无所不利,名字叫做碧水剑,原本是恒山派的定静师叔所有。” “在那次与魔教的战斗中,师傅由此救了师叔一名。师叔不愿意欠下人情,就将这剑送给了师傅。” “等待会山后,母亲也很是喜欢。那次,我先是向娘求了半饷,又向着父亲央求了整整三天。那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向他低头。” 岳峰摇了摇头,脸上的伤感之色更加的浓了,再次开口:“这把剑,跟了我八年。八年来,我每时每刻都拿着它,从不离身。我本以为他还要跟着我走下去。没想到,现在却断了,还是断在我自己手中。” “哥哥,你不要这么说。”岳灵珊终于为何岳峰会做出这样的表情,连忙劝慰了起来:“世上的好剑多得是,说不准日后你可以得到更好的一把。碧水剑没了,说不准日后还有秋水剑、碧血剑什么的。只有日后信心找,终有一天会找到的。” 岳峰抽了抽自己的鼻子,长长的叹了口气,开口道:“你说的到轻巧。当今世上,更本无什么锻剑名家。仅存的一些宝剑,也都在有名的高手手中,难道我们还能从他们手中强抢不成。” “那可不一定。”岳灵珊眼中露出一到精光,但很快就掩饰了起来,笑着道:“说不准明天,你就能够拿到一把更好的剑了。” 岳峰摇了摇头,笑了一下,继续说道:“好了,我们将这把短剑埋了。它跟了我这么多年,即便现在断了,我也应当找个地方将其好好‘安葬’。” 岳灵珊不由噗嗤一笑,被岳峰的话给有些逗乐了,连忙点了点头,跟着岳峰走去。 岳峰低着岳灵珊,来到了玉女峰的最顶上。挑了许久,才找到了一个地方,然后才将剑埋了进去。 之后有找了写碎石,磊在上边。直至此时,岳峰才松了口气。不过他依旧不肯离去,而是在这里驻足了整整半个多时辰。 等岳峰收敛好自己心中的哀痛之情,才猛然发现,岳灵珊依旧等在一边。 此时,天色已有了些昏暗,岳峰不由有些着急,连忙开口道:“灵珊,你怎么还在这里。天马上就要黑了,你要是再不回去,目前怕要着急了。“ “我有些不放心你一个在这里。”岳灵珊笑了笑,这才说:“不过现在好了,我可以方向走了。” “那就赶快去吧,记得明天要早点上来,你可不能因此而耽搁了剑法的修炼。” “知道了,哥哥。”岳灵珊连忙点了点头,这才沿着小路向着上下走去。 岳峰目送岳灵珊离去后,这才自己回到了思过崖。他从山洞内拿到了一把普通的铁剑,继续开始了自己的修炼。 可偏偏就在这一夜,天上突然下起了雪。鹅毛般大雪飘扬之下,从半夜开始,及至天明之时才慢慢停了下来。第二日清晨起来,雪足足在地上铺了半尺有余 岳峰这一夜是连一点练剑的心思也没有,生怕岳灵珊为了练武,会毫不顾忌的从山下走上来。还好这一天,上来送饭的是陆猴儿,而不是岳灵珊。 岳峰直接将陆猴儿堵在洞口,不然他进去,开口问道:“对了,今天怎么是你来了,灵珊哪里去了?” 陆猴儿叫了岳峰一声师兄,反是问道:“大师哥呢,怎么不见他出来。” “哼,他正在面壁练功,任何人都不许见他。”岳峰摇了摇头:“你还没答我的话,灵珊哪里去了。” “嗯,小师妹今早上非要上来,可是师娘不许。最好只好让我代劳,给你们送饭来了。小师妹还说,她明天就亲自来了。”陆猴儿开口说道,突然,他将饭篮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了一大壶酒,对着岳峰笑道:“师兄,这是我送给大师哥的酒。他可是好酒没喝酒了,想来现在早就难以忍受了。你就行行好,帮我送给他。” “你到是聪明。”岳峰微微一笑,开口道:“只可惜现在并不是时候,你将酒带回去,不然放在这里还要令他眼馋。要不过些日子,过些日子,就没问题了。” 陆猴儿被岳峰的话给弄得莫名其妙,但却没敢问个究竟,只好灿灿的点了点头,将拿出来的酒抱着怀里,就欲下山去。 岳峰扫了一眼,开口道:“不急,要不你也在这里吃点东西再走。对了,我交代你的事情,办的如何,师傅有没有说过什么?” “师兄放心,你的事情,我自然得要老老实实的去办。嘿嘿,按照我华山派的规矩,入门三年的不准联系剑法。林平之那小子,每天都被我安排去挑水干活,还有就是蹲马步。至于剑法,他是一点也没学到,只是自己一个人在那里胡乱修炼。还有就是内功,没人给他指点,他可是连那些外门弟子也不如。”陆猴儿有些害怕的摇了摇头,开口道:“不过当初我们也是这样熬出来的,只不过没有他那般倒霉。至于师傅,也是问了一下,不过我不也是按照华山派的规矩办的,他老人家自然不好说什么。还有,就是林平之和二师兄走的很近。不过二师兄也没给他传授什么武功,我也不好说些什么。” 岳峰眼中厉芒一闪而过,却并未说话。 只听陆猴儿笑了笑,继续开口道:“师兄你到底打算怎么处理他,我华山派总不能一直养着这个废物吧。难道,你是亲手杀他?” “哼!”岳峰冷哼了一声,开口道:“你不要胡说八道。同门相残的事情,我可是不会办的。你没事,就早点下山吧。” 陆猴儿资质失言,连忙点了点头,向着山下走去。刚走了一半路,却听岳峰喊道:“小六子,记得让灵珊多穿衣服,小心着凉。”陆猴儿连忙回头应了一声是,这才继续往玉女峰下走去。 岳峰带着陆猴儿的送上来的饭菜,回到了山洞中,心中还不由有几分愉悦,于是就同令狐冲风清扬一起用餐。 风清扬依旧和往日一般,只是吃了一两口就饱了,直看得岳峰羡慕无比。至于令狐冲则是吃个不停。 岳峰也是随意吃了一些,就没了食欲,正欲去练剑,却听令狐冲开口问道:“师弟,你不觉得自己对灵珊关心太过了。” 岳峰微微一愣,开口道:“你这是什么话,灵珊是我妹妹,我不关心他,还能关心谁。”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灵珊现在年纪不小了,可在你的庇护下,什么都不懂。日后若是嫁人了,可怎么办啊!”令狐冲摇了摇头,继续道:“而且,若是灵珊离开了华山,你想她了怎么办?” 岳峰听到后,脸上不由闪过一丝失神,但很快就笑着道:“这就是你有所不知了。我早就想好了,这次我华山派要招个上门女婿,最后是那种父母兄弟姐妹皆无,最后是孤儿的那种。哼,事实上,师傅师娘也是如此想的。到时候,灵珊自然也不用离开了。” 令狐冲不由被岳峰这个强大无比的答案给弄得一怔。一般人挑女婿,自然是选那些夫家人数多的,可岳峰偏要选哪种父母兄弟皆无的,而且还是找上门女婿。 只听岳峰继续道:“其实我最希望的,还是直接在华山派里面找。只可惜华山派的弟子,没一个能成气候的。陆猴儿性子太过跳脱,梁发是个死木头,高根明还有家人,其他的也同样不怎么适合。其实,你武功最是不错,只可惜你这家伙也最不是东西,灵珊可万万不能和你走到一起。看来,我有抽时间下山,给灵珊抢一个夫婿回来。” “怎么,连丈夫也能抢。”令狐冲更是吃惊,开口问道。 “有什么不能的。”岳峰回答的依旧是理直气壮,开口道:“先看好了人,若是孤身一人的直接虏回来便可,然后让灵珊看是否中意。若是有师门的,虽是麻烦点,可一样不难。先把他的师傅打到,然后强迫他脱离师门,再光明正大的带人走。哼,这等欺负弱小的事情,我华山派的弟子本来是不能做的。可是为了灵珊,也只有如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