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悔意(1)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七十二章 悔意(1)

就在岳峰迟疑不定的这会,陆猴儿已经追了上来。 见到岳峰站在那里,陆猴儿犹豫了一下,也跟着停了下来,开口问道:“师兄,小师妹呢,你怎么不去追了。” 岳峰皱了皱眉头,开口道:“你先别管这些,先把事情给我交代清楚。我不是让你看好林平之的,你怎么让灵珊和他走到了一起。还有,林平之的剑,又是如何到了灵珊手中。” 陆猴儿微微一愣,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连忙开口道:“这就是师兄有所不知了。昨天灵珊下山来,和我商量,说是你宝剑断了,想要给你重新找一把好的,于是我们两个人就将主意打到林平之身上了。林平之那小子,武功又差,有什么资格用那么好的剑。再说了,当初刘正风师叔送他宝剑,不过是为了结好咱们师叔,又不是真想给他了。其实,华山派上下谁不知道,救他刘正风全家的是师傅和你两个人,和他林平之有什么关系?” “你在胡说什么,是谁告诉你这些东西的?”岳峰不由一惊,还以为他杀死费彬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江湖,连忙问道。 “我怎么不知道了。咱们刚刚回华山不久,莫大师伯就差弟子来送信。他们才刚一上山,就指名要对着师兄你道谢。我虽不知道怎么一回事,但想来是师兄你帮了他们不小的忙。”陆猴儿摇了摇头,继续道:“至于林平之那小子,武功不行,还整天摆着一副脸,好似谁欠了他不少钱似的。哼,他又不是大师哥,更不是师兄你,在我们面前装什么傲气。” “于是我就和师妹好好商量了一番,设了一个圈套,果然林平之那小子就上了钩,将自己的手中的剑输给了小师妹。”陆猴儿有些害怕的看了岳峰一眼,低声道:“小师妹还告诉我,这件事不要忙着给你说,想要给你一个惊喜。结果没料到,我们刚上了思过崖,就出了这么一回事。” 岳峰听到此处,心中不由巨震,哪里还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想起来岳灵珊兴冲冲的拿着一把宝剑要送给自己,自己不但没有领情,更是将剑给折断了。除此之外,他还毫不客气的打了岳灵珊一个耳光,甚至连原因还没问一下。难怪岳灵珊会如此委屈,哭着就往山下跑。 “如此说,是我错怪灵珊了。”岳峰一下子万分悔恨,想起自己做过的事情,他便想扇自己几个耳光。 “那是当然了。”陆猴儿一见岳峰这表情,连忙开口道:“师兄,你赶紧去给小师妹到个歉。从小到大,你是最疼她了。只要你认个错,一切都好办。若是等小师妹回去后,将事情告诉了师傅师娘,那就糟糕了。到时候,连我也免不了要受到牵连。” 事实上,最后一句才是陆猴儿想要说的。他帮助岳灵珊从林平之手中夺来了宝剑,虽是有看不惯林平之的原因,可关键的还是想要讨好岳峰。若是事情成了,那还好办。有岳峰的庇护,他绝对吃不了亏。说不准,到时候还能从岳峰手中学到几手功夫,最不济也可以让岳峰欠他一份人情。可现在已经失败了,他免不了要受一番责罚,只要想方法将后果降到最低。 “可是,可是。”岳峰更加迟疑,喃喃的道:“可是我从小连骂都没骂过她一句,不用说是打她了。这次,也不知灵珊会如何生气。嗯,不管了,我还是先追上去看看吧。”说着,也不顾陆猴儿,继续向着山下走去。 等岳峰回到了家中,岳灵珊早已经自己跑了回去,将自己所在房间里,什么人也不肯见。岳峰在外面敲了几次门,都没有见岳灵珊将门打开,心中不由生起了丝丝烦闷。 岳峰一直在这里站到了午后,依旧没有将岳灵珊开门,终究是再也耐不住性子了。隐隐的听到房间内岳灵珊哭泣的声音,心里面就不由更加难受。 期间,宁中则也跑过来看了一次,隔着门对着岳灵珊输了几句话,见没有效果,就自己走了。显然,陆猴儿见事情已经败露,纸已经包不住火了,就老老实实的把所有人都给卖了,主动将事情的经过说给了宁中则。 岳峰等了许久,刚准备强行将门推开,可却突然又一次犹豫了起来:无论如何,这才岳灵珊教林平之武功确有其事,是她的不对。在这种大是大非面前,若是自己在主动去道歉,岂不是更助长了岳灵珊骄横的性子了。而且,即便林平之的那把宝剑没有被毁掉,他岳峰是何等性格,岂肯去用林平之的东西?还有,岳灵珊这种仗着自己武功高,就做欺负同门的事情,更是不对,自己这般做,说不准也算件好事。 想到此处,岳峰只感到大脑中一片混乱,原先打算给岳灵珊道歉的心思也彻底没了。咬了咬牙,岳峰直接离去,走向了后山。 玉女峰的后山,是一片密密麻麻的树林。岳峰随意行走,不知不觉就来的了这里。此时,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这一天,正好就是腊月十五,也就是说在过半个月就要过新年了。岳峰看着天上的圆月,只感到心底生出丝丝寂寞,突然拿起自己手中的剑练了起来。 这次他练剑,甚是随意,心中同样也没了平日间修炼养吾剑事的那种恢弘意境,反而原始落寞。于是乎,剑法就随着他的心绪自然展开,无形间,流露出死死孤寂之情。渐渐的岳峰的剑法越来越快,甚至将自己的全身的功力也全都施展了出来。周围的大树,都也被他散发出来的剑气全都给劈到,成为了碎末,甚至连地上的野草也不例外。 整整一夜的功夫,岳峰终于将自己体内的功力全都耗尽,这才躺在地上休息了起来。望着天上太阳渐渐升起,一直到快要落下,岳峰心情却全然没有好半点,只感到自己更加的孤独了。突然,岳峰心神一震,突然想起了今日与风清扬的比斗。 经过这么久的休息,岳峰耗尽的内力早已彻底恢复了过来,无论是体力还是内功,都再次达到了在最佳的地方。 身子一震,岳峰一跃而起,连忙向着思过崖而去。 等到了思过崖上,风清扬和令狐冲早已经等在了一边。 一见岳峰来,风清扬就开口道:“小子,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咦,你看起来好像有点不对。”风清扬眉头不由一下子皱了起来,此时的岳峰,身上哪里还有一点修炼养吾剑的来的浩然之气,反而全是阴冷的感觉。这种感觉,甚至比当初的浩然之意还要强烈许多。 岳峰摇了摇头,也不愿意言,直接对着令狐冲开口道:“你出手吧,这已经是最后一次的比试了。” 令狐冲也知道岳峰所言。在这些天来,他在风清扬的指点之下,勉强将独孤九剑中的第二式“破剑式”学会。岳峰就是使剑,这一招才对他有些用处。至于独孤九剑中的其他剑法,也只有“破气势”才可能对岳峰有些作用。 可这破气势,没有十年以上苦修更本不会起大的作用,关键的是,破气势只是对付与自己与自己功力差不多的。至于岳峰与令狐冲间的差距,显然不是破气势所能弥补的了的。也就是说,风清扬与岳峰的比试,就要以这一次来定结果。再加上岳峰绝对不会使用超过他的内力,即便有破气势,令狐冲也不好往出用。 其实,无论是风清扬还是令狐冲,都只知道此时令狐冲绝对难以在岳峰手中超过二十招。只不过,都是希望令狐冲能够在岳峰手中多过几招,不要输得太惨了。 令狐冲看了一眼岳峰,也是感到岳峰好些不对,好像不再是这段时间给他的感觉,好似回到了以前,那种冰冷无比的样子。令狐冲嘴角不由有些干涩,开口道:“师弟,还是你先出手吧。” 岳峰却是突然冷笑了一下,也不答话,直接将剑拔出,对着令狐冲刺去。 令狐冲只感到自己呼吸微微一滞,不由合上了眼。明明岳峰这剑出的极快,可他偏偏可以轻易的发现岳峰出剑的轨迹。他想要出手抵挡,可心底又突然生出了一种无力的感觉,却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再次睁开眼时,岳峰的剑已经抵在了他的咽喉处。 令狐冲不由大骇,刹那间就满头大汗,第一次感到死亡是离他如此之进。而才方才的那种感觉,或许就是人临时的直觉了。 令狐冲脑海中猛然浮现出自己十四岁那年,岳峰屠戮嵩山派众人的情景。在那一次,岳峰给他留下了无可磨灭的映像。每次杀人,只需要一招,任何人都来不及反抗。若不是方才岳峰不留手,他估计现在早已经事一俱死尸了,甚至连惨叫也来不及发出一声。 “小子,你这是什么剑法。”一边风清扬脸色猛然一边,似是想起了什么事情,但很快又摇了摇头,放弃了自己这个想法。风清扬沉吟了一下,开口道:“你这般一味的求快,显然失去了武学的真谛。” “我的剑法,自然是华山剑法了,而且是最为简单的华山十剑中的有凤来仪。至于什么武学真谛,谁规定后发制人才是正理?”岳峰脸上虽泛着笑容,可声音里面全是讽刺:“只要我出手够快,别人出十招,我就出二十招,哪里有胜不了的可能。而且,我这快早已不是一味的求快,而是快中又慢,慢中有快。一步先,则步步先,生死较量只是必须要抢夺先机。什么后发制人,简直就是狗屁不通。” 风清扬不由大怒,脸色变得什么难看。此时岳峰的样子,哪里还有平日间对他的半点尊敬。不由伸手指着岳峰开口道:“小子,你是不是得了失心疯了,说什么胡话。哼,这次就算了,我也不与你计较了。” “不与我计较,我却非要分个高低。”岳峰突然摇了摇头,开口道:“让我看看到底是你的后发制人对,还是我的先发制人强。” 风清扬脸色又是一变,上前从令狐冲手中拿过了令狐冲的剑,目光灼灼的看着岳峰,开口道:“小子,你出手吧,我就让你长长记性。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别以为练得一手好剑法,就天下无敌了。”本来,风清扬早已封剑归隐了,不愿意轻易出手。但是最近和岳峰因为剑法上的分歧,已经起了争胜之心。再加上被岳峰话语挤兑,自然要好好给岳峰一个教训。 岳峰点了点头,知道风清扬不会率先出手。这不是风清扬在乎前辈身份,而是他要在岳峰面前验证自己后发制人的理论。 岳峰的剑猛然对着风清扬刺去,无论招式还是出剑角度都是和对付令狐使出的那招有凤来仪完全相同。 风清扬的武功,自是与令狐冲不可同日而语,岳峰出手虽快,但他依旧可以跟得上。他手中剑一横,挡在了身前。若是岳峰依旧这般刺过去,那风清扬就有足够的心性将岳峰手中的剑给挡开,同时更可以借机还岳峰一剑。 岳峰脸上依旧没有半分动容,若是风清扬挡不住这一剑,那才叫怪事。只见他的剑尖稍微偏转,直接刺向风清扬握剑的右手。 风清扬连忙向右了一步,同时将右手。若是岳峰依旧这样子刺过去,那不但刺不到风清扬的身上,反而将自己的手送到风清扬的剑上。 岳峰一剑风清扬后退,心中不由更是轻松,手中的剑再一次转变了方向。 两人的宝剑各自变换了十来次,都是万分迅捷。不但完全脱离了招式的限制,更是快速到了极致。 突然,岳峰目光一亮,手中的剑猛的加速,只是对着风清扬的一只眼睛刺去。原来他的速度终究比风清扬快了那么一点,在间不容发之际,抓住了机会率先找到了风清扬的一个破绽。这破绽,可以是微乎其微。在普通人面前,甚至完全算不得破绽。可偏偏岳峰出手速度快,堪堪抓住了这个时间。 风清扬脸色猛的一变,连忙后退了五六步,可是岳峰的剑却跟的更进,甚至不给他一丝挥剑格挡的机会,离风清扬的身体更加近了。 风清扬连连后退几步,身体突然来到了思过崖洞口的墙壁上,已经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便在此时,风清扬脸色一变,左手猛然挥出,对着岳峰剑尖一弹。 岳峰只感到一股巨力从剑尖上传了过来,身不由己的后退了五六步,一口逆血不由自主的从最里面喷了出来,吐到了地上。 可岳峰却没有丝毫的沮丧,望着自己剑尖的那一滴从风清扬手指上的来的血,反而眼中泛出了精光,看着风清扬,岳峰脸上笑容更加的灿烂了,开口道:“终究是我赢了,而且,你也老了。” 原来风清扬虽然凭着随后的那一指,虽然击败了岳峰,可那凭借的并非是剑法,而是深厚的内力。即便如此,他的手指依旧被岳峰给刺破了。单论剑法,无论怎么说都是风清扬输了半招。 风清扬怔怔站在原地,细细的品味这两人方才的过招,脸上突然生出了莫名的表情。 却听到岳峰满是得意的笑了几声,独自飘身离开了思过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