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别去(1)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七十三章 别去(1)

岳峰离开思过崖后,只感到内心万分的畅快。十几年的修炼,他的剑法终于有成就,甚至超越了当今剑法第一高手----风清扬。其中的得意,又岂是一两句话所能言表。 岳峰高兴之下,心中同时也起了一种万分疲惫的感觉。这些年来,岳峰一直都沉迷于武学,从不敢放松。等到内力到了一定层次,他更是彻底内了睡眠,用打坐练功来进行代替。虽然在身体与精神上,他都很好,可是却在内心中非常的劳累。究其根由,无谓只对于前路的畏惧。 以前还好,但这次他于剑法上胜过了风清扬,岳峰心底陡然升起了万丈雄心。同时,他好似一根被绷紧了的绳子,突然给松开了一般,再也无法忍受下去了。他也忘了去讲究些什么,竟然直接就躺在玉女峰的半山腰上开始了睡觉。 不知何时,岳峰才转醒了过来。醒来之后,他一头的冷汗,看了看天空,只见太阳又一次将要落下去。原来,他这一睡就睡了十几个时辰。 岳峰猛然想起自己方才做过的梦:他在思过崖顶上,独身与一个身穿红衣的女子对战。在周围,隐隐的还有一些人,看不清面貌,只是在旁观。那红衣女子,手中拿着一根针,速度快捷无比。至于身法却是更快。 他与那个红衣女子相斗了很久很久,时间长的连他也不知道。渐渐的他的越来越累,内力慢慢被耗尽,速度也缓缓降低,终于被那红衣女子一针从眼睛,直接刺入脑海。 岳峰还没来得及有过感受到疼痛,就突然被惊醒,再次回到了现实中,发现自己竟然在玉女峰的半山腰上睡着了。 想了想刚才的梦境,岳峰冥冥中有了一种感悟,自己日后必定会与东方不败又一战。这场战斗,并非命运的安排,而是他自己的选择,是他多年来心底最大的期盼----与当今天下第一高手争锋。 笑傲江湖中的高手,神秘无比的风清扬岳峰他现在已经见识过了。只是风清扬内力远超与他岳峰自己,即便自己能够在剑法强上一些,两人间的比斗也无丝毫意义。而且碍于身份,两人也不可能真的生死相向。 而今,唯有东方不败这个当今天下第一高手,才是真正可能让岳峰再进一步之人。在加上日月神教与五岳剑派仇深似海,两人间有所即便相斗,也不会太出人意料。而且,世上存在着这样的对手,以岳峰追求武学至境的性格,既然起了心思,自然绝不会去躲避,反而要主动去追求。 岳峰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因为前不久刚下完雪,而他直接就躺在雪地上。雪一化,自然给他身上糊了一身的泥。岳峰不由有些不满的摇了摇头,就准备回去洗个澡,然后换身衣服。还有就是他至于原先受过的伤,因为身体素质极好的缘故,只一天时间,岳峰就彻底好了。可就在此时,他突然一惊,终于回想起自己昨日到底干了些什么。 当时他上了思过崖,不但只一招就胜了令狐冲没有给风清扬留半点面子,之后更是几近讽刺。等到他在剑法上侥幸胜过了风清扬一丝,更是用“你老了”三字来形容对方。 事实上,也的确因为风清扬年纪有些大了,出手速度自然有些慢了。不然,两人谁胜谁负还很难说。只是,岳峰的话,对于风清扬这样的高手来说,毫无疑问是一种侮辱。 在那一刻,岳峰因为种种原因,情绪有些失控,就连自己为何会这么做,他现在都有些想不通。岳峰不由开始悔恨,后悔自己当时为何如此出口不留情。当下他也顾不得其他,连忙朝着思过崖上走去。心中只是盼望风清扬还在,不会因此一怒而去。到时候,自己只要诚心去道歉,情况未必没有转机。 等到岳峰上了思过崖,却见令狐冲独自蹲在外面,一动也不动。 岳峰看着令狐冲,不由有些奇怪,连忙开口道:“师兄,你这是干什么,风太师叔呢?”说着就要往山洞内走。 令狐冲见了岳峰,连忙站了起来,将他拉住,开口道:“你别进去,太师叔在里面,他说,不愿意见任何人了。都是你,昨天说话怎么那么不留情。” 岳峰苦笑了一声,开口道:“我也知道是自己错了,现在也万分后悔,特地来个太师叔道歉。” 令狐冲也是叹了口气,看着岳峰,开口道:“你昨天可真是吓人,出手一点都不留情。对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变成那个样子了。” 岳峰摇了摇头,也不答话,而是对着山洞内开口道:“太师叔,弟子知错了。昨日弟子一时冲动,得罪是太师叔你,还请不要见惯,原谅弟子这一次。” 岳峰话音落后,山洞内久久无声。过了一会,突然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吐出一个字:“滚!” 岳峰不由愣了一下,这声音和风清扬平日说话声音决然不同。虽然都是出自一个人,可以前风清扬声音中充满了自信,给人一种精神一震的感觉。但是现在,却变得很是无力。岳峰心中暗中揣测,难道风清扬是因为剑法输给了自己,然后受不了打击,彻底颓废了下来? 当下岳峰用了叹了口气,对着令狐冲开口道:“师兄,我两还是一直在这里等着吧。” 第二天,风清扬依旧是独自呆在山洞中没有出来。而这次山上送饭的人,既不是岳灵珊,也不是陆猴儿,而是岳不群的三弟子梁发。 岳峰问了一下,才从梁发口中知道,陆猴儿果然因为帮助岳灵珊骗林平之剑的事情受到了责罚。而岳灵珊,本来还想上来送饭的,可昨日不小心着了凉,不能外出。再加上她还是骗林平之剑的元凶,就一并“被罚”在家闭门思过一个月了。 岳峰听到岳灵珊已经不再生自己的气了,不由一喜。本来他还不知道该怎么去处理岳灵珊的事情,犹豫是不是要去给岳灵珊道歉,现在终于放下了一颗大石。 此后又是两日,风清扬依旧是没有出来,甚至连东西也没吃一点。岳峰知道风清扬的身体情况,即便在多些天不吃饭也没问题。就是怕他精神上受不了,一时想不开了。而且风清扬年岁近百,一旦心态上有了毛病,那什么事可能发生。只是死死的呆在洞口,不敢离去。 令狐中却是不同。他见风清扬不吃东西,生怕更轻易年老了,一不小心就饿死了。不顾岳峰的劝阻,一次次的要去给风清扬送吃的,结果一次次的被赶了出来。 如此又过了三天,加上原先的两天一共过了整整五天,风清扬终于从山洞中走了出来。 结果在风清扬身上,岳峰丝毫没有看到他想象中颓废的模样,反倒脸上全是精神,甚至比原先还要好上许多。 岳峰不由有些惊讶,连忙上前,开口道:“恭喜风太师叔看破迷障,心境更进一步。” 风清扬看着有些错愕的岳峰,脸上却闪过一丝笑意:“怎么,是不是有些失望了,老头我怎么没被你气死。” “不敢,不敢。”岳峰连连摇手,心中也暗自有些好奇,风清扬到底是怎么回事。 “托你的福,我算是活了下来。不过要说武功更进一步,却又是笑话。自己的事情,我自己清楚,这些年,我确是有些老了,以后这江湖,就是你们少年人的了。”风清扬叹了口气,却突然有开口道:“不过我年纪虽然老了,心却还没老。若是在这样待下去,剑法怕真要彻底不行了,也该出去走一走了。华山现在有你们父子,也没我老头什么事了,是该去了转转了。” 岳峰听的不由又是惊喜,又是有些遗憾,想要将风清扬留下,却不知如何开口。心念一动,岳峰突然目光看了令狐冲一眼,开口道:“太师叔要走,又何必急于一时。反正你已经开始叫令狐冲武功了,和不交完再说,免得独孤九剑没了传人。” 风清扬听着岳峰的话,不由生出了一丝犹豫,突然点了点头,开口道:“好,就听你的了,我再多留上一些日子。”说着,也不待岳峰说话,直接拿起地上的饭篮子,取出东西吃了起来。 如此风清扬便在华山继续在思过崖上呆了下来,继续教导令狐冲武功。另一方面,岳峰则是和风清扬两人彻底的敞开了心扉,毫无保留的说起了自己的剑法。风清扬多年的经验果然不容人小觑,几天时间,岳峰武功、剑法就都有了些进步。 至于岳峰更是从独孤求败的剑法,以及古龙的剑法,等剑招、剑术、剑理各各方面说起,最后乃至上升到了剑道。令风清扬听的目瞪口呆,还以为碰见了妖怪。于是乎,两人越聊越是投资,最后竟成了忘年之交,就只差磕头结拜这一步了。 没过多久,新年就到了。令狐冲因为受到了责罚,不能下山。而风清扬虽说心结已去,可依旧不愿意同华山派其余之人相见。而岳峰,本来就不太喜欢热闹。每次过年,都是他最为痛苦的时光。于是他也就留在了思过崖,没有下山而去。 风清扬并不知岳峰所想,还以为岳峰见他马上要离去,不舍与之分开,而又不愿意说出来,才执意留下来的,于是他对岳峰是更加的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