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别去(2)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七十三章 别去(2)

新年过后又是一个月时光,令狐冲终于将独孤九剑给学的差不多了。此时,岳峰和他已经在思过崖上呆了大半年时间,而这一天,风清扬也终于要离开了。 岳峰从玉女峰走下,送风清扬离去,至于令狐冲,依旧是呆在思过崖上,没有下来。 因为风清扬不想让太多人知道他的行踪,因此他和岳峰两人只是走了小路离开,并未引起太多人关注,甚至连华山派中也无一人知道。 及至出了华阴县城后,岳峰虽说心中依旧很是不舍,但也不得不停了下来。 这段时间以来,岳峰和风清扬相处的很是融洽。到了岳峰现在的境界,虽然还远远谈不上天下第一,可是因为对于武学的独特理解,他却早已领会到了什么叫做高手寂寞了。至于风清扬,同样也是如此。故而两个性格千差万别的人,却成为了晚年之交,其根由,终究是对于武学的追求,而并非其他。 “好了,就到这里了,你先回去吧。”风清扬对着岳峰点了点头,开口道:“若是在送下去,永远也走不完了。” 岳峰点了点头,突然问道:“太师叔,不知你要去何处?”这几句话,他憋在心中已经很久了,只是一直没问出口。如今两人将要离去,岳峰终于忍不住了。毕竟,风清扬现在年纪已经不小,即便是有些静极思动,也不至于这么果决的要离去。 如果是其他人,岳峰还可能怀疑是访友去了。可是以风清扬的武功性格,哪里容易交的上朋友?即便有,这么多年过去了,早已经化为骨头渣了。毕竟,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有风清扬这般武功,能够或那么久。 “呵呵,我以为你不会问了,终究还是开口了。”风清扬笑了笑,脸色突然有了几分黯淡,开口道:“此次出去,其实是为了二十多年的一场憾事。当年我因为要与人比武,结果没来得及阻止剑气之间的争斗,导致华山派一蹶不振。心中对此甚是悔恨,最后才封剑归隐。如今,也是时候了却这一桩大事了。” 岳峰微微一怔。他记得前世的小说中,说风清扬归隐江湖是因为被人骗取道江南娶亲,结果最后发现妻子竟然成为了妓女,羞愤之下才归隐的。这段故事,是当初少武当冲虚给令狐冲讲的,可惜只说了一半,就没有继续下去。至于重生之后,关于风清扬归隐的原因他依旧是一点也不清楚,岳峰一直就对此甚是疑惑。 重生之后,岳峰对于少林武当两派是一点好感也欠奉,自然冲虚的说法不怎么相信。毕竟,风清扬现在将近百岁,二十五年前归隐之时他已经七十好几了。即便风清扬脸皮够厚,年老时突然恋上了某个女子,想去干那种“一树梨花压海棠”的韵事,而且身体能撑得住,可有了那么厚的脸皮,哪里又会轻易去归隐。嗯,事实上,以风清扬先天境界的能力,岳峰还真相信当初他能够撑得住。 现在,听得风清扬所言,岳峰才终于彻底明白了他归隐的内情,同时也终于知道,他为何要一直呆在华山,从肯不离去,如此看来,一切都是因为愧疚之情。也正是因为如此,即便当初华山派衰弱到了极致,已没有人敢真的去打主意。风清扬的存在,丝毫也不必核武器对于世界大国的差。 更关键的是,风清扬还处于归隐状态,谁也不知他具体身在何处。越是神秘的东西才越是危险,说不准哪一天风清扬就突然爆发,将惹怒华山派的人全都一剑杀光了。 当下岳峰收起了自己的八卦之心,开口问道:“太师叔,你是要去……” “不错,你没猜错。”风清扬不待岳峰说完,就点头道:“这些年来,他们成多次请我出山,可却被我一次次的给拒绝了。如今,也是时候做一个了断了。” 风清扬摇了摇头,脸上有了一丝黯淡,接着道:“只是不知到了现在,他们还剩几人。”突然,他看着岳峰开口道:“不过,你要记得当初说过的话。” 岳峰脸上不由闪过一丝凝重,开口道:“太师叔放心,弟子一定记得。”岳峰点了点头,有低声说:“以我父亲的武功,现在早已经不把他们放在眼中了。只要他们不是诚心来争掌门,华山派自然对他们随时欢迎。如今华山派,虽是实力不错,可是顶尖高手却没有几个。气宗剑宗,都终究是华山一脉,并无分别。父亲每每提到当初的一场大战,都要悔恨不已。只可惜他当时只是一个普通弟子,做不了什么主,不然也不会有当初的那场惨剧了。不过,他终究是气宗掌门,碍于身份,怕是也难以让他们风风光光的回到华山。” 风清扬不由叹息了一声,开口道:“你只需尽力就行。我多少是他们的师叔,我的话,他们还是会听些的。只要岳不群那小子不要做得太过,一切都好说。好了,我这就要走了。” “太师叔,不知你此去,要何时回来。”岳峰点了点头,再一次开口问道。 “回来?”风清扬突然摇了摇头,开口道:“我此去,自然是打算随意游走,还回来干什么?我本就是无家可归之人,有幸被恩师收入门墙。现在老了,自然是从哪里来,回哪里去。云游四海,为何还要回来?” “太师叔此言差矣。”岳峰摇了摇头,开口道:“太师叔既然是华山派中人,何言无家可归。而且,弟子也时刻盼望和太师叔再次畅言武学,华山派也需要太师叔你来坐镇。” “你这话怕是有些言不由衷了吧?”风清扬见岳峰目光依旧一片赤诚,微微笑了一下,开口道:“只是,我此去还依旧有些其他的事要处理,怕一时也回不来了。”风清扬脸上闪过一丝戏谑,突然开口道:“不过,等你成婚的时候,我保证前来送上一份贺礼。” “太师叔说笑了。”岳峰脸不由微红,连忙打岔起来。 “我也不是说笑,你年纪已然不小了。只要你武功已突破,怕是自己不愿意,岳不群那小子也要替你做主了。那时候,我再回来也不迟。”风清扬叹了口气,说道:“只愿那个时候,你的武功可以真正可我相较。” “太师叔放心,弟子一定会努力的。”岳峰长长的叹了口气,脸上也陡然生出一丝豪气。事实上,他对于自己的充满了信心。只要一突破,那他又会在全方面有一个提升。到时候,纵横天下,笑傲江湖,必然不是幻想。 风清扬满意的点了点头,突然开口道:“对了,你那养吾剑,以后还是要多练。这剑法,虽是出于儒家,与我道门功夫甚是不合,不过对你而言用处不小,千万不要懈怠。” 岳峰听到风清扬的话,脸上不由露出感激之情。这句话,风清扬已经说了不止一次,可是临走时依旧还要再次提起,完全是出于对他的一片关心。 岳峰心中当然清楚,自己的情况不是养吾剑所能解决。他心中最大的心事,终究对于未来命运的恐惧,还有就是华山派前途的担忧。眼看着,笑傲的剧情依旧向着原路进发,没有太大的变化,岳峰心胸如何能开阔起来?这些事情,没有什么好的解决方法,只能等到在过些年,一切都会好转。 至于养吾剑,关于到自己武功能否更进一步,岳峰自然不会放松。即便风清扬不交代,他也会苦修下去。 风清扬见岳峰依旧眉头紧皱,不由叹了口气,再次说道:“还有一点,你日后最好能够克制自己,少杀戮为妙。你现在虽然年纪还小,可身上的杀气却一点也不弱。平日间即便连我也难以看出,只是那一次,却完全表露了出来。再加上你这性子,若是一不小心被杀气影响到了心神,怕不是妙事。到时候,即便不会彻底堕入魔道,也可能做出后悔终生的事情。” 岳峰听到风清扬这话,不由一下子满头大汗。至于杀气影响心神,这话岳峰早就有所了解。至于控制不住自己,岳峰更很是清楚了。 换句话说,就是走入了牛角尖,心胸变得万分狭窄。只要随便一点小事,就会有莫大的反应,会做出一些偏激的事情来。说到底,这依旧是与人的性格密切相关。 只不过,性格与杀人与否的是否有联系,他并不是很清楚。宁中则以前曾告诫过他不要轻易杀人,可岳峰并不怎么在意。可风清扬说起,他就不得不认真对待了 过了许久,岳峰摇了摇头,开口道:“多谢太师叔关心。只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若是不杀人,就会被人所杀。不过,弟子日后一定注意。” 风清扬叹了口气,知道自己这番话算是白说了。只是他刚才的话,也只是出于一时心动。有些东西,即便是他自己也无法彻底解释清楚。 当下风清扬对着岳峰点了点头,两人这才作别。 岳峰望着风清扬的身影一直消失在了远处,这才转身回来。他的心中,蓦然生出丝丝不舍,还有几分空虚。摇了摇头,岳峰这才向着华山方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