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变起(1)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七十五章 变起(1)

岳峰这次回到华山之后,没有任何耽搁,连忙给岳不群将风清扬的事情都说了个一清二楚,只是隐去了他与风清扬最后比试剑法的那一段。 风清扬教导令狐冲剑法的事情,岳不群早已经从岳灵珊口中得知。可听到风清扬竟然离开了华山,岳不群就不由微微有些惊讶。等到最后岳峰说起剑宗就要回归华山,岳不群不由露出了又是惊喜又是担忧的神色。最后只是交代岳峰继续努力修炼,便没有说些什么。 而岳峰,之后也并未再去思过崖,而是到了朝阳峰上自己修炼去了。现在,风清扬已经离去,而该交代的他都给令狐冲说清楚了,他也没留在思过崖上的必要了。如若继续留在那里,不但会影响到令狐冲,甚至连自己的修炼都会受到影响。而且岳峰素来喜欢清静,自然不会去那里凑热闹。 于是从这一日开始,每到饭时,他都会到玉女峰上与宁中则已经华山派众弟子一同去用饭,之后就自己再次朝阳峰。朝阳峰虽说也是华山主峰之一,比玉女峰还有险峻几分,但以岳峰如今的武功,一上一下也只需不到半个时辰的功夫,甚至还感不到丝毫的疲劳。 如此又是半月时光,不一日,岳峰正在练习剑法,却见陆猴儿来报,说是岳不群让他去赶紧回去。 岳峰微微一愣,很快就想到是剑宗之人来了。他本以为至少还需要一段时间,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看来即便风清扬隐居了,依旧同华山剑宗有一点的联系。要不然,风清扬想找到剑宗那些人也会有些难度。只不过,岳峰依旧是有些不想去。他正在练习剑法,哪里愿意被打扰。 特别是今年来,岳峰武功渐高,整个天下中能被他放在眼里的高手也已经不多。即便是华山剑宗这些人,他也并不怎么在乎。虽说这才剑宗回归华山事关重大,但以岳不群的武功,还有风清扬的说和,这早已是必成之事,完全不需要他插手。与其见这些人,还不如自己继续去练武,反正以后有的是时间。 岳峰刚准备拒绝,却听到陆猴儿继续开口道:“师兄,我们赶快回去,小师妹已经去找大师兄。听师傅说,有贵客要来,让我们所有弟子都要去迎接,说万万不能失礼,让你马上就去,万万不要耽搁了。” 岳峰听到后,不由微微叹了口气。如今他与虽岳灵珊已经和好,可因为种种原因,两人心中依旧是生出了芥蒂。再加上岳峰自身放不下面子,而且认为自己没有错,始终不肯去道歉,岳灵珊也是小孩脾气,兄妹两人再也无法如原先般亲密无间了。 至于华山派剑宗合并这件事情,岳不群显然是看的很重,不然也不会这么急着要他回去。而且岳不群最重规矩,如果不是大事,哪里会愿意让正在“受罚”的令狐冲破例下山。摇了摇头,岳峰只好开口道:“好,我们这就回去。” 当下岳峰收拾好了东西,就和陆猴儿下了思过崖。及至到了正气堂,果然见到所有华山弟子都等在哪里。岳峰给岳不群和宁中则夫妇见了礼,就站到了自己的位子上。朝着四处看了一下,只见众弟子都到了,只有令狐冲和岳灵珊依旧没来。 岳峰不由微微有些疑惑。按理说,从思过崖道正气堂路程应该要比朝阳峰顶到正气堂要近点,令狐冲他们也该回来了。但很快他就想到,岳灵珊的武功终究要弱一些,走慢点,也是应当。 有过了片刻,令狐冲与岳灵珊依旧没有回来,一名身穿灰衣的外门弟子来报,说是客人已经到了山脚之下。 岳不群神色微微一震,看了一眼依旧没来的令狐冲和岳灵珊,脸色不由有些不满。沉吟了一会,岳不群突然开口道:“好了,冲儿和灵珊既然还没有来,我们就不等了。众弟子,快随我出去迎客。”说着,就同宁中则两人率先走了出去。 刚出去没多久,就看到有六个人从走了过来。当先一人身材高大,可却长得十分的清瘦,手中拿着一柄五色小旗,正是五岳剑派的盟主令旗。这人,应该是就是嵩山派的。 在他身后,又有三人,都是五十多岁的模样,看起来,要比岳不群老上许多。只不过他们身上分明也是华山派的衣服,就连长剑也是华山样式,想来就是华山剑宗之人。 其实他们的年纪要比岳不群还要小上一些,只不过气宗之人,本就更注重修炼内功。再加上华山派为道门一脉,向来便驻颜有术。而岳不群更是修炼紫霞神功,如今到了先天境界,看起来更加年轻,一直都是只有三十来岁的样子。而最后两人,分别穿着泰山、衡山两派的衣服。 在这些人后面,更是还有几个华山弟子打扮的人,应该就是剑宗的弟子了。 便在岳峰疑惑之际,陆猴儿凑了过来,低声开口道:“师兄,最前面的那个事嵩山派十三太保之一的陆柏。后面的中间的那三个,就是师傅说的客人。嗯,他们应该就是当年的剑宗余孽。不过,师傅说他们已经悔悟,决定重归华山,让我们以后叫他们为师叔。最前面的那个,叫做封不平,稍后面的一个叫做成不忧,另一个叫做丛不弃。至于最后两个,师傅也没提起过,应该在江湖中没什么名气,但想来也是衡山与泰山的师叔。 岳峰抬头看去,只见封不平一脸焦黄,脸上全是戾气。不过他气度甚是沉稳,眼中更满是精光。两侧太阳穴高高隆起,分明是内力修炼到了绝顶境界的表现,甚至比宁中则还有强上一些。只不过,他所修炼的内功心法应该不甚高明,至少比不上紫霞神功,甚至连混元功也及不上,否则也不会苍老如斯。而且,真正的高级内功心法,即便是修炼到了高层,最终只会是精气内敛,而不会表现出来。 毕竟,华山派真正高深的内功心法,一直就掌握在气宗手中。之后师徒口口相传,即便同一门派,剑宗众人想要得到也并非易事。当然,也这种正是剑宗气宗相互敌视的方式,导致华山派彻底成为两派,最终甚至彻底的决裂。 同样,也正因为是如此,可以看出封不平天资绝对不凡。毕竟,没有高深内功心法还能修炼到绝顶境界,绝对不是一件易事。 岳峰脸上微微闪过一丝诧异,全没料到华山剑宗还有这等高手,封不平果然不愧为剑宗当今的首领。难怪岳不群对他们的到来如此重视,想来就是因为这人。至于剑宗的叫成不忧和丛不弃的两个,岳峰只是看了一眼,就没了兴趣。 只见岳不群上前,丝毫也没有理会在最前面拿着五岳令旗的陆柏,而是直接走向了封不平,开口道:“封师弟,多年不见,你武功却是越加的高深了。若是再过些时日,怕是为兄都比不上了。还有成师弟、从师弟,师兄我有失远迎,还请不要见怪。对了,怎么只有你三人回来?” 封不平见岳不群对他甚是有理,虽然明知岳不群在恭维,但脸上的戾气终于少了几分。点了点头,开口道:“多年未见,师兄你依旧如同往昔,可是师弟我却老了。至于其余人,这些年都已经老的老,死的死,甚至还有些彻底退出了江湖,不愿前来。”说到此处,封不平声音中多了几分愤恨。” 岳不群听到后,也不由叹了口气。虽是早已知道剑宗人才凋零,但也未想到如今连气宗都不如了,岳不群脸上不由闪过一丝黯淡,继续开口道:“对了,太师叔怎么没有同你们一起回来?” “太师叔他老人家难道还未回来?”封不平也是不由有些诧异,摇了摇头,开口道:“太师叔只是和我们呆了不到一天,交代了一些事情,就匆匆离去,他老人家应该已经回到华山了吧。听他老人家说,华山派出了两个少年英才,我们特地来看看。说到此处,他目光微微朝着岳峰这边扫了一眼。”接着封不平继续开口道:“还有,太师叔说他的剑法已经找到了传人,不知是哪一位,还请出来让我看看。”岳峰和岳不群长得甚是相像,故而他一眼就看出了岳峰的身份。至于风清扬所说的令狐冲,在华山弟子中他始终没有找到一个相似的,不由就问出了口。 毕竟,风清扬是剑宗众人,找传人却找了一个气宗的。封不平自认为自己是乃是气宗第一人,是最有资格学到独孤九剑之人。可全没料到风清扬丝毫也没考虑他一下,就选了一个叫令狐冲的小辈为传人。即便他一向对风清扬尊敬有加,心中依旧不免有几分怨气,故而就问出了口。其实,不知是他,剑宗其他人也同人都有这个想法,只是不好在这时候说出来。 岳不群微微笑了一下,丝毫也不以为意。这次封不平等人将自己的弟子都带来了,想来是决意要重回华山派了。他知道这封不平这人一向心高气傲,此时虽然听了风清扬的吩咐,同意回归华山,可是依旧不愿意对岳不群等人低头,故而才如此说话。但无论如何,华山派能够再添几个高手,终究是一件幸事。 “呵呵,得到风太师叔传承的那人是我大弟子,他叫令狐冲。因为犯了一些过错,被我罚去思过崖上闭关。我已经差人去找了,想来马上就应该回来了。”岳不群脸上闪过一丝担忧,也是对令狐冲迟迟不来有些好奇,不过他很快就开口道:“三位师弟,我们先进去吧。有什么话,我们回去慢慢说。” “岳师兄,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没看到我五岳剑派的盟主令旗再此,为何不来迎接!”便在此时,陆柏终于有些不奈。他这才是代表着左冷禅,代表着嵩山派前来华山的。嵩山派乃是五岳剑派名义上的盟主,无论走到何处,他会受到各派的尊重。可偏偏岳不群好像完全不知道似的。从他们上来华山后,就没有对他理会半分,更是将他晾在一边,只顾个封不平等人说话,陆柏不由的不怒。 只是如今华山派的实力,并非如前世小说中的那般虚弱。相对的,岳不群也就少了些隐忍,而是多了几分锋芒。岳不群目光一亮,好似这才看到陆柏似的,笑了一笑,这才开口道:“原来是陆师师弟啊,我竟然没注意到。不知师弟你来我华山有何事?” 陆柏冷哼了一声,举起五岳令旗突然说道:“岳师兄,当年华山剑气之争,乃是我五岳剑派莫大的损失。今日剑宗要重归华山,乃是华山的喜事,更是我五岳剑派的喜事。盟主特令我来道贺,同时封封不平为华山剑宗掌门。” 陆柏这话一落,所有人的脸色不由全都变了。一山两掌门,这左冷禅摆明是不允许华山派统一,要与岳不群彻底摊牌了。 这些年来华山派的发展,早已经给嵩山派造成了巨大威胁。特别是刘正风洗手一事上,岳不群更是轻描淡写的便扭转乾坤,将嵩山派的计划破坏的一干二净。还有就是岳不群的武功,也严重的危险到了左冷禅的地位。五月第一高手的称呼,更是让左冷禅时刻坐立不安。如若华山剑气两宗归一,那华山派就彻底拥有了挑战嵩山的实力。面对这种情况,左冷禅终于忍受不住了。 岳不群的脸上不由一下子变得十分难看,也是未料到陆柏会当众说出这样的话,突然看着封不平三人,冷声道:“三位师弟,你们也是这个意思了?” 封不平还为答话,站在最后的丛不弃突然阴阳怪气的开口道:“那是当然,你为气宗掌门,我封师兄凭什么就不能当剑宗掌门。剑宗、气宗,你气宗有什么资格占到我气宗头上,就凭你岳掌门武功比我等高不成?” “丛师兄,剑气之争二十五年前就有了定论,你现在何必多话。”宁中则一听丛不弃这话,不由有些不满,站了出来。 “二十五年前,二十五年前我可不在,发生了什么事我也同意不清楚。谁知道当初是不是你们气宗,偷袭暗算,才胜过了我剑宗的人。而且,风太师叔他老人家也并未参与,不然这华山派早就是我们剑宗的了。”丛不弃冷笑了一声,尖声道:“嘿嘿,久闻宁师妹是气宗的太上掌门,今日一见,果然是如此。丛某佩服,佩服。若是你来当掌门,我剑宗今日就算低头也行。” 宁中则脸不由有些子通红,就想继续上前争辩,却见岳不群摆了摆手,阻住了她开口,对着封不平开口道:“封师兄,你也是这个意思了。” 封不平脸色不由十分的阴沉。对于华山掌门之位他并非没有心思,只不过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绝不是岳不群的对手。至于陆柏方才所说一山两掌门之事,他亦是有过一刹那间的心动,但很快就知道了嵩山派的心思。想到了风清扬的话,封不平终于做出了决定:“丛师弟,退下。华山剑宗的事情,轮不到你来做主。岳师兄,就听你所说,先回去,其他的事情我们慢慢商量,不需要外人来插手。” 丛不弃脸色一变,开口道:“师兄,五岳剑派本就一家,哪里有外人?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真打算……” “闭嘴。”封不平脸色一变,指着丛不弃开口道:“这次你私自联络嵩山派的人,我还没说什么。现在,你连我的话都不听了想造反不成。” 丛不弃不由一惊,赶快退了回去。封不平不但是他同门师兄,小时候,他的武功都是封不平所传授。平日间,他和封不平关系很好,可一旦封不平生气了气,他也绝不敢去触动。另一方面也是剑宗的首领,而且武功也要比他高上许多,甚至还有着将他逐出华山的权利。 至于联络嵩山派,也确是他干的。只不过他做的非常隐秘,没有告诉任何人。却未料到封不平一切都看在眼中,只是故作不知。 岳不群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看向了陆柏,开口道:“陆师弟,你们还有什么话要说。还有,衡山派的鲁师弟、泰山的天阳师弟,你们可要一起进来坐坐。” 陆柏脸色不由变得十分难看,全没料到封不平会一点也不在乎华山掌门这个位子。现在封不平都拒绝了他的“好意”,陆柏就在也没有插手华山派事物的资格了。 只是这一次,离间华山派的事情是有他负责的,回去后他也少不了要受连累。当下冷哼了一声,陆柏开口道:“岳师兄,后会有期。今日之事,我会老老实实的禀告给左师兄听的。”说着,就带着衡山、泰山的两人匆忙离去。 将陆柏等人离去,众人的脸色都好了许多。封不平也是摇了摇头,对着岳不群开口道:“嵩山派之事,本就不是我的注意,师兄你不要见怪,我们这就先回去吧。”说道此处,封不平突然目光一闪,看着丛不弃,开口道:“丛师弟,你就先众弟子留在这里,我和成师弟就先进去了。” 丛不弃听着封不平的这话,知道封不平怕自己在乱说话,扰乱了他的计划。同时也未尝没有防备岳不群的打算,只要点头对着封不平应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