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变起(2)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七十六章 变起(2)

岳不群带着封不平成不忧两人,一路向着正气堂行去。途中路过练武场,正好有一群外门弟子在哪里练武。 封不平还好,什么也没说。但成不忧看到后,直说岳不群不会叫徒弟,华山弟子个个都不成器。及至看到“正气堂”三个大字之时,成不忧更是冷哼了一声,讽刺岳不群身为掌门,却不顾祖训。 岳不群身为华山掌门多年,气量自然不会如此狭小。这次剑气两宗合并,才是大事,自然不会因为成不忧的几句话就与之翻脸。故而无论成不忧如何说,岳不群都是笑而不语。到了后来,却是封不平有些看不下去了,这才喝令成不忧停了下来。 接下来,华山派众人便坐在一起开始宴席。宴会气氛甚是轻松,甚至没了往日华山弟子在一起时的庄重。岳不群同封不平两人有说有笑,竟然渐渐是叙述起了当年同门练武是的情谊。 岳不群素来重规矩,平日里吃饭时都要讲究什么“食不语”之类的。此时他的表现,让众弟子都不由有些怀疑,自己的师傅是不是换了一个人。就连一边的岳峰也暗自纳闷,岳不群到底是怎么了 猛然间,岳峰突然想了起来:岳不群这么做,怕不仅仅是为了封不平的缘故,更重要的是为了风清扬。他平日间和风清扬相处的这段时间,便已经发现风清扬一说起岳不群的师傅,就满脸的不悦,两人间必定有过什么恩怨。连带的,风清扬对于岳不群也没多少好感。 若不是如此,风清扬也不会在华山上隐居了二十多年,竟然也不肯与岳不群这个华山掌门见上一面。至于岳不群,听到风清扬在思过崖上教导令狐冲武功,同样也连半点去拜见的打算也没有。这种现象,可是万分不符合岳不群的性格。 而风清扬,虽说是因为种种原因下山劝服了剑宗中人回归华山,但说到底,他依旧是心向着剑宗。岳不群自然是对风清扬的心思一清二楚,故而才会对封不平等人如此礼遇。想到此处,岳峰看向岳不群的目光更加的复杂了。 等到宴会进行的差不多的时候,封不平却突然站了起来,开口道:“岳师兄,我剑宗弟子加入华山之后,你打算如何安排。” 岳不群脸上不由闪过一丝诧异,全未料到封不平会如此直接,犹豫了一下,他很快就说道:“封师弟,这事不急,我们稍后再慢慢商议。” “如何不急,如果这件事情商量不好,其他的不谈也罢。”封不平依旧是没有一点与岳不群慢慢扯皮的打算。 事实上,对于加入华山封不平还是很愿意的。毕竟,多年来隐姓埋名的隐居生活,早已给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影响。虽说是自在些,但那里及得上在华山派时的风光无限。他封不平年纪已然不小,继续这么下去也就无所谓了。但却不得不提自己的弟子们多做考虑,为他们某一个好的出生。 可是若让剑宗真的彻底屈与气宗之下,封不平又绝对的不甘心。这样做,不但对不起自己和门下弟子,甚至还对不起自己的师门。当年剑宗与气宗的争斗,关键的一点原因就是相互不服气。如果一方肯低头,绝对不会有当初的那次争斗。而封不平,即便同意剑宗加入华山,但依旧要替门下弟子们日后的生活和地位好好考虑一下。 岳不群脸上亦是不由闪过一丝阴霾。说到底,他心中依旧对剑宗有些不怎么瞧得上眼。现在华山掌门之位封不平虽然不会再与他争夺。可是让岳不群将剑宗的那些弟子们,和他自身的弟子一视同仁,岳不群依旧有点不太情愿,甚至这样做,还会给自己的弟子们带来隐患。 眼神微微朝着岳峰看了一眼,岳不群心中陡然多出了几分自信,开口道:“封师弟,气宗剑宗都是华山一脉。从今起,华山上下再无剑气之别。只要是我华山弟子,我定当平等相待。封师弟,你看如何。日后,就连教导武功,也当在一起进行。除了那些不传之密,谁不得随意藏私,任由弟子们随意学习。” 封不平一听,脸上也不由露出几分庄重的神色,他也全然未曾想到岳不群能下这样的决定。特别是最后一句,分明是要彻底打破剑气之间区别。封不平心中不由对岳不群生出了佩服的心思,这种决定,就连他不敢轻易做出。而岳不群身为一代华山掌门,果然当之无愧。 封不平心中暗赞,就连原先的不服之意也少了许多。如此下去,用不了几年,剑宗气宗就能够彻底融到了一起,再也无任何分别。封不平认真点了点头,准备答应。可就在此时,却被成不忧拦住。 只见成不忧站了出来,开口道:“师兄先不要急着答应。”说着他将目光看向了岳不群,再次开口道:“岳师兄,就这样想将我剑宗并入华山,没那么容易。” 岳不群脸上不由闪过一丝怒色,开口道:“怎么,你是不相信我的话,难不成要我当中发誓才行。”他自觉已经做出了极大的让步,没想到成不忧依旧不知足,长长吸了口气,岳不群看向封不平:“封师弟,你怎么说。” 封不平脸上闪过一丝犹豫,扫了成不忧一眼,只见不忧满脸坚决。沉默的许久,封不平开口道:“成师弟,你先把话说完,让为兄好好考虑一下。” 成不忧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连忙上前开口道:“岳师兄,你身为华山派掌门,说的话我自然是信了。若是出尔反尔,那便不是君子剑,而是伪君子了。即便我们不说,你也没脸当华山掌门。可是让我剑宗如此进入华山,难道就不怕重蹈当年剑气之争的覆辙吗?” 岳不群听到成不忧这话,脸上不由微微一松,就连封不平的脸上也是闪过一丝诧异,没想到成不忧会说出这种话。两人都是清楚成不忧性格冲动,都有些好奇他会怎么说。 “成师弟有话尽管直说,为兄请教了。”岳不群知道封不平并不是单纯的想要继续给剑宗弟子争取利益,脸上终于露出几分笑意。对着成不忧躬身一礼,开口道。 成不忧脸上不由露出得意的表情,开口道:“指教不敢担,只不过我有些想法,想要说说。当初剑气之争,说起更有还是同门间的争斗。若是再不做约束,同门相残的惨剧迟早还要发生。” 他话刚说完,岳不群脸上就不由露出好像的表情。而封不平,却是一脸难堪。 成不忧看了封不平一眼,微微愣了一下,开口道:“师兄,难道我说错了?” 岳不群听到后,摇了摇头,开口道:“师弟所言甚至,要不为兄今日起就下达命令,华山弟子见禁止相斗,连比武也不允许了。成师弟,你们看如何?” “不用,不用。”成不忧听着岳不群的话,不由感到有些不对,但却不知在哪里,犹豫了一下,开口道:“门下弟子争斗也是常事,只要别闹出大事来就行了。若是连比武都不行,怕有些不好。嗯,还是让我们这些做长辈的对他们多加约束,想来日后出不了什么大的问题。” 说道此处,成不忧自知失言,连忙继续开口道:“两位师兄,你们别看这我,有什么事情你们说了算,我是不管了。” 岳不群和封不平两人对视了一眼,关于剑气两宗合并的事情,现在终于算是达成了共识。至于其他的细节方面,日后在慢慢商量便可。当下岳不群点了点头,对着封不平开口道:“封师弟,如此说来,剑宗今日就正式回归华山,你看如何。” 封不平点了点头,就欲答应。便在此时,门外突然发出了嘈杂的声音。紧接着,就见岳灵珊从门外面冲了进来,大声喊道:“爹,妈,不好了,不好了,大师哥丢了。” “吵什么,安静些。”岳不群脸上不由有些震怒,没想到偏偏这时候有人出来打岔,简直是丢人丢到了家。等看清楚是岳灵珊,怒火稍微少了了几分,开口道:“有什么事情以后说,还不快退下。” “岳师兄不要急,看看她有什么话要说。”心中的一块大石放下,封不平面色好了许多,开口道:“这位就是令嫒了。对了,她刚才说大师哥丢了,是不是指的就是令狐冲,那位得到风太师叔传授剑法的人?” 岳不群这时已经冷静了下来,想起了方才岳灵珊的话,不由生出了几分担忧。他知道令狐冲虽然看起来轻浮,实际上却很重规矩。没有他的允许,绝对不敢私自离开思过崖,连忙开口问道:“你说冲儿丢了,他好端端一个人,怎么能够丢了。灵珊,你说清楚点。” 岳灵珊方一进来就被岳不群给骂了一句,心中正在害怕。这时听到岳不群的话,连忙朝着岳峰与宁中则看去。只见岳峰依旧老老实实的站在岳不群身后,只是给了他一个安慰的眼神,并没有动。而宁中则却走了出来,开口道:“珊儿,有什么时你慢慢说。有爹娘给你做主,不要急。” 岳灵珊这次松了口气,但想起了令狐冲,有开始担忧了起来,连忙说:“爹、娘,大师哥不见了。我在思过崖上找了他半天,也没见到,我们赶紧去找他吧。” 岳峰听到这里,也是不由一惊。想起来原著中的情景,岳峰更是满心的疑惑,难道令狐冲又一次被桃谷六仙给捉住了?想到这里,岳峰脸色一片铁青。 记得当初令狐冲刚刚上来思过崖,他就安排好了人将将玉女峰上山的道路给看住了,绝对不会被任何人留上去。而且吩咐他们一旦发现了不对,就连忙去禀告。到了后来,岳峰更是一直住在思过崖上,更是完全不给任何人溜上思过崖的机会。 直到时间渐渐过去,早已超过了小说中令狐冲被桃谷六仙带走的时间,岳峰才松了口气,但依旧没有让人放松看管。再说华山上有岳不群在,怎么会轻易被人溜上来?而且,以令狐冲现在的武功,桃谷六仙也未必有能耐将他捉走。 想到这里,岳峰突然站了出来,对着陆猴儿开口道:“陆猴儿,令狐冲是什么时候不见的,你每天给他送饭,难道不知道。” 岳峰这时候走出来,以他的身份来说,甚是有些失礼。只是此时众人的心思都在已经失踪了的令狐冲身上,并没有想到其他。岳不群更是脸色一变,对着陆猴儿开口道:“六猴,令狐冲时何时偷偷走的,你老实交代。” 陆猴儿不由一惊,连忙跪了下来,开口道:“师傅,我不知道。昨天下午送饭时,我还见过大师哥。当时他还让我以后要多拿点酒,谁知道今天就不见了。” 岳峰一怔,心中马上就想到桃谷六仙这些人,应该就是乘着华山派来人之时,偷偷溜上去的。也就是说,令狐冲就是刚刚丢了的。只是不知桃谷六仙何时有了这种头脑,和小说中的一点也不像。 岳峰能够想到这一点,岳不群与封不平等人同样也能够想到。岳不群脸上微微一丝明悟,对着陆猴儿道:“六猴你先起来,去召集众弟子,赶快四处寻找令狐冲。”接着岳不群又对着封不平开口道:“今日之事,让封师弟你见笑了。打扰的师弟,为兄日后一定赔罪。” 封不平脸色也是变得十分古怪,看着岳不群,开口道:“师兄不用多礼,同时华山众人,师兄也不用如此客气。对了,这才令狐师侄不见了,可需要师弟我帮忙。” 岳峰群刚想要拒绝,但想到敌人能够悄悄溜上华山,将令狐冲带走,那一定也是高手了。现在这情况,多一人便多一分力气。封不平几人武功本就不若,即便碰到了敌人帮不上忙,但能拖延拖延时间也是好的。只是这件事后,免不得要有向剑宗之人做出让步。点了点头,岳不群开口道:“如此就多谢师弟了。” “师兄客气了,要不我们马上就走。”封不平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开口道:“在等下去,怕令狐师侄真要出什么大事了。” 便在此时,外面嘈杂声再一次响起。只见一个华山弟子冲了进来,直接跪倒在封不平面前。这名弟子身上全是鲜血,但样貌岳峰完全不认识,应该是虽封不平三人来的剑宗弟子。 只见这名弟子一边哭泣,一边对着封不平磕头道:“师伯,不好了,我师傅被人杀了。被六个怪人撕成了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