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风波(1)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七十八章 风波(1)

令狐冲要与仪琳在正气堂拜堂成亲!一听这话,岳峰就不由脸色巨变。 正气堂是什么地方?那是除了华山派祖师祠堂外最为重要的地方,也是华山派最庄严的地方。每当有大事发生,或者贵客来之时,都会在正气堂中进行,正气堂可以说就是华山的象征。若是令狐冲真的与在正气堂与仪琳拜堂成亲了,那华山派的面子可就要在江湖上彻底丢光了。 而且他完全没料到,这次出手的不仅仅是桃谷六仙,而又其他人。桃叶仙和桃实仙方才所说的老和尚,想来就是仪琳的父亲不戒了。 此时华山上,虽说是危险,可反倒也是最安全的地方。所有高手全都已外出,去追桃谷六仙去了。不戒要是乘机上了华山闹事,怕是谁也拦不住。而且华山上留着一群武功低微的弟子,就连岳灵珊也在那里,要是出点意外,那可如何是好。 紧接着,岳峰有想到,笑傲江湖这本书中,不戒的脑袋也未必能够比桃谷六仙好上多少,怎么能想到这种主意,难道另有其他人不成? 看着就要被自己追上的桃实仙和桃叶仙,岳峰咬了咬牙,终于停了下来。相对于抓住这两人来解恨,还是现在先上华山才是要紧。 心念微微一转,岳峰从怀中拿出一个竹筒。将竹筒的一端用力一拔,就见到一到灰烟升了上去。紧接着,又是一个五彩的烟花爆射开来,即便现在天微微有些亮了,可以就看的很清楚。这正是召集华山派所有人赶快回山的信号,不是有大事发生,千万不许轻易使用。 岳峰飞奔回到了华阴县城,连忙向着华山上走去。半路上,却正好看到了岳不群、封不平、成不忧还有宁中则四人。原来岳不群和封不平眼见追桃谷六仙不上,便停了下来,让岳峰独自去追。可没多久,就又发现了桃谷六仙中的两人出现在了不远处。 岳不群和封不平还以为岳峰追人追丢了,忍着疲惫继续去追。却被引出了华阴县城老远,就彻底追丢了。岳不群和封不平在外面找了半天,无奈之下只要回转,同时半路上有碰到了有着同样经历的宁中则和成不忧。可等他们方一走到华阴县城内,偏偏发现了岳峰传过来的信号,也不敢耽搁,连忙朝着华山上感觉。 等到五人碰面之时,已经来到了华山脚下。听到岳峰将事情一说,全都是不由有气又怒,赶忙向着华山上冲去。特别是岳不群,当了这么多华山掌门,也从未经历过这种事情。岳峰更是不敢犹豫,率先向着山上走去。 上了华山,岳峰方向到处都是被点了穴道的弟子。他们横七竖八的躺在路上,显然华山派弟子被人给一网打尽了。岳峰仔细看了一下,见他们一切都很正常,这才松了口气。也来不及去救人,连忙向着玉女峰上赶去。 刚到了正气堂外面,正气堂大门紧闭,外面有着几条红布。虽说看不到里面的景况,但也不难想象庄重威严的正气堂被人给糟蹋成什么样子了。 紧接着岳峰就听到一个声音尖叫道:“一拜天地!” 岳峰不由的大惊,大清早的拜天地,这是哪门子的事情啊。这不戒和尚,果然是够混蛋了。不过他还算来的及时,连忙冲了过去,一脚就将正气堂的大门踢开。 两扇门板不堪重负,直接就倒在了地上。他这一脚来的甚是突然,里面的人不由全都一惊。岳峰也是借机朝里面看去,只见大堂中间令狐冲与仪琳两个人并排而站。令狐冲身上是一身红色的喜服,只是脸上却全是苦涩。是与仪琳,则满脸羞意。看着情景,两人眼看就是要拜天地了。在他们四周,站着四个丑八怪,不要说便是桃谷六仙中的前四个了。 而在堂上面,却做着两人。一个是个和尚,长得甚是高大,还有一个则是个老妇。这和尚,应该就是仪琳的父亲不戒了。至于那女的,岳峰稍一思考,便想到她是仪琳的母亲哑婆婆了。岳峰心中刹那间明白,难怪桃谷六仙和不戒能够将华山派众人给玩的团团转,原来是有个更不算东西的在。 岳峰也懒得对他们细看,目光就凝在了两人不远处的一张椅子上。只见岳灵珊正是坐在那里,头上插着几朵红花。看到这里,岳峰原本将要爆发出来的怒火却有连忙强自忍住。 堂内众人也被岳峰这一下弄得有些发愣,很快桃谷六仙第一个反应了过来,开口嚷道:“不戒老和尚,和喜酒的来了,赶快去迎接。” 不戒却看着岳峰脸色微微一变,突然大喝道:“喝什么喜酒,我们赶紧跑。老太婆,赶快带着这小姑娘走,仪琳你也更我走。令狐冲这小子是你的,永远跑不了。桃谷六仙,赶快帮忙将人拦住。这才糟糕了,怎么让人提前回来了,定是那两个王八蛋将事情给弄坏了。” 话一说完,不戒一把拉住仪琳就朝着正气堂后面的小门往外溜去。至于那个被老妇,则是一把就将岳灵珊抓住跟着跑了。 岳峰见状,连忙就欲过去追,却没料到被那四个怪人给联手拦住了。 这四个怪人武功甚高,但是相对于岳峰来说并不算什么。就单个而言,最多便与宁中则相当。即便一起出手,也绝不是他的对手。只是他们出手速度很是不错,而且相互配合起来更是万分巧妙。每每一个人稍有了动作,其他三人便能说道心意相通。 闪过了几招,岳峰心中就生出了不奈,知道想要从这几人的拦住中走脱,并不是一件易事。而且岳峰急着要去救人,那里有闲工夫与他们这几个混蛋来纠缠。 脸上怒色一闪,岳峰再也没了留手的打算。猛然握住了背后的剑,只见寒光一闪,岳峰的剑已经出鞘,对着一人刺去。 经过多年的修炼,岳峰出剑速度早已经快到了及至,只听嗤的一声,桃谷六仙中一人已经被岳峰一剑给刺中了小腹。紧接着,岳峰左手挥出,拍着了这让的丹田之上。 被岳峰刺中之人,正是桃谷六仙中的桃杆仙。他口中不由发出一声惨叫,直接飞了出去,将几张椅子压碎,又接连在地上功力几下,才停了下来。只这一下子过去,即便不被刺死,武功也要被岳峰一掌给彻底废去了。 “二哥”,“二弟”其余三人一声惊呼,再也顾不得去阻拦岳峰了,直接对着倒在地上的桃杆仙扑来过去。岳峰扫了这些人一眼,也懒得去理会。如若这几个人继续阻拦,岳峰自然不会客气,将他们全部杀死。但现在,救岳灵珊才是要事。 便在此时,外面突然传来了打斗之声。紧接着,就听到岳不群开口喊道:“老和尚,你这来我华山何事。上一次,被我发现,我没与你计较,怎么现在又来。你带人大闹我华山派,该当何罪。” “我上次早就说过了,是来华山派找女婿的,可你偏不信我。”那大和尚一声大叫,继续开口道:“我没办法,这才只好将女儿送来,直接拜堂成亲了。至于罪过吗,反正我们都是亲家了,也就算了。” “休要胡说八道。”岳不群一声冷哼,紧接着,打斗之声再一次传来。 岳峰随着声音跟了出去,走出没多久,就见到岳不群正在与不戒在玉女峰上的一片树林中大战。而仪琳,则是满脸焦急的站在远处看着。 此时,岳不群并未拔剑,单凭一说肉掌就将不戒给逼的不停后退。其实,华山派武功虽然以剑为主,但毕竟传承了数百年,有哪里会只有剑法一种武功?就如混元掌,破玉拳之类后世闻名的武学,此时华山派早就有了。但是相对于华山剑法,就不由有些黯然失色了。再加上华山派有名南岳剑派,除了剑法为就不为人所知了。 今年来,岳峰武功渐高,见识自然也是越来越广,连带的对这种武功认识也就更深了。而且,他也抽时间学了一些其他的东西。比如方才对付桃谷六仙的一掌,便是混元掌中的一招。可是对月岳不群所使得这套掌法,岳峰还是第一次见到,不由自主的就有些沉迷其中。看了两三招,岳峰就连忙收束起了心神,知道岳不群此战必胜。 果然就见到不戒将一根禅杖舞的虎虎生威,余风扫过加一棵棵大树都给扫到,只不过形势却愈加险峻。反观岳不群,虽说掌力越来越强,但一直凝而不散,完全不会波及到周围的东西。 岳不群脸上不由露出有几分焦急,可见内心并不平静。但身上的君子之风,依旧不少分毫。 猛然间,不戒一招不慎,被岳不群一张拍到了禅杖中间。只听碰的一声,禅杖倒倒卷了回去,砸在了不戒自己身上。不戒大叫了一声,口里吐出一口鲜血,大声喝道:“好家伙,我不是你对。我说亲家啊,你就放过我,我以后再来华山上做客,这次你就不要留我了。至于喜酒,我还给你们留着,你自己去喝就行了。仪琳,你快去找你娘,和她先跑,爹爹我稍后就来。” 远处的仪琳一听,不由心中大惧。她虽然从小在恒山长大,和这个父亲相见的机会并不多。但也清楚,自己的父亲武功极高,从未遇到过对手。可是看现在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妙了。想到此处,仪琳不由自主的流出了眼泪,可是跺了跺脚,终究没有离去。 岳不群见不戒依旧在满嘴胡言不由心中更怒,刚准备继续出手,就发现不戒头也不回转身就跑。 岳峰在一边观察了许久,就是等这个时间。一见不戒要逃,直接冲了拖去,一剑对着不戒刺去。 不戒好似知道岳峰的武功似的,一见岳峰出手,脸上竟然露出几丝畏惧,连忙就躲。刚准备继续逃跑,就再一次被岳不群给缠上了。 岳峰看到后,就退后了几步,并未与岳不群一起动手。此时远处再次传来了打斗声,岳峰隐隐的听到似乎又宁中则的声音。知道是封不平等人已经赶回,正好将仪琳的母亲拦住了。凭着封不平、丛不弃、宁中则三人的武功,足够挡住那老妇了甚至不让她逃走。 想到此处,岳峰不由松了口气,只是盯着不戒,免得让他溜了。岳不群也是发现了远处的情况,心中也不再焦急。出手之间更加洒脱,没多久,又不戒身上留下几掌。只不过岳不群并无杀人的心思,更不清楚不戒是什么来路,只是隐隐猜到他应该与衡山派有学关系,故而出掌甚为留情。而且不戒和尚身体非常的强壮,虽说连连吐了几口血,但依旧没什么大碍。只不过,这样下去,他依旧免不了被生擒的结局。 又过了片刻,岳不群脸上突然露出几丝不奈,手中们的加劲。岳峰脸色一变,知道岳不群要使出真功夫了。果然,很快不戒就被岳不群抓住了一个破绽,迫不得已的和岳不群对了一掌。 只见不戒的脸猛的一下变得通红,身子不由自主的飞出了三丈多远,倒在了地上。 岳峰见状,也没等岳不群再出手,直接上前,挥剑止住了不戒和尚的脖子。不戒和尚脸色不由一变,挣扎了一下想要移动,但却突然叹了口气,合上眼睛,竟然不在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