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传密(3) - 穿越笑傲江湖

第八十三章 传密(3)

想到了此处,岳峰不由叹了口气,便挥手示意陆猴儿出去。 陆猴儿不由一喜,知道岳峰决定要教令狐冲紫霞神功了,连忙开口道:“好,我这就道外面守着,不然任何人进来。”说着,连忙就跑了出去,顺便将门关好。[bsp; 岳峰见陆猴儿走了,又将目光看向了岳灵珊。沉吟了一下,岳峰开口道:“灵珊,你去书房,将笔和纸拿来,速度快点。” “嗯,知道了。”岳灵珊点了点,虽说有些不舍离去,但也不敢耽搁。很快,房间里就只余下令狐冲与岳峰两人了。 令狐冲方一醒来,就见岳峰将岳灵珊和陆猴儿都给打发了出去,心中不由很是好奇。虽说精神依旧有些不济,但还是开口问道:“师弟,你这是要干什么。” 岳峰有些复杂的看了令狐冲一眼,开口低声道:“你这次伤受的着实不浅,唯有修炼高深内功心法才能救治。在我华山派,只有学习紫霞神功这一条路了。我这就将紫霞神功传给你,你一定要好好修炼,切记不能告诉了外人。” 令狐冲微微一怔,心中全是大惊,连忙开口道:“师弟,这可不行。紫霞神功是我华山派不传之谜,唯有掌门弟子才能学习。”说道此处,令狐冲声音里多了几分决绝,同样也带着几分失落,继续开口道:“师傅将这门武功传给你,显然是想让你当掌门了。我令狐冲,只不过是一个普通弟子,哪里有资格来学这门武功。师弟的好意,我心领了。这紫霞神功,我真的不敢学。” “你不学,难道想死不成。”岳峰听着令狐冲的话,心中也不由生出几分怒火,开口道:“若是想死,也不用那么麻烦,直接自裁就是了,省得浪费我华山派的粮食。”说着,一把将自己身边的剑拿起,丢在了令狐冲身上。 令狐冲看着岳峰扔过来的剑,不由一下子满是迟疑。他刚才的话,虽也是出自真心,但也更多的是气话。真要他自裁,他还真做不来。 只听岳峰继续说道:“紫霞神功是我华山派第一神功,除了这门武功,全天下就只有少林寺的易筋经才能治好你的伤。你自己好好考虑考虑,若是不愿意,我也不强求。从今日起,你也就是废人一个。” 令狐冲听着岳峰的话,不由一下子陷入了沉思。方才岳峰若是好言相劝,安慰他学紫霞神功。他或许还以为岳峰在可怜他,绝对不会去学。可现在岳峰直接和他摆明了说,令狐冲就不得不得仔细思量。抬头看了一眼岳峰,只见岳峰脸上的表情也十分复杂,显然心绪也很不平静。 人本性就是贪生怕死,更何况是年纪轻轻的令狐冲了。经过了一番思考,令狐冲不免对先前的决定有了几分动摇。犹豫了一下,他开口道:“不是我不想学,只是这紫霞神功,实在是不能学。紫霞神功非掌门弟子不能传授,我若是学了,你怎么给师傅交代。” “怎么交代,不用你管。”岳峰叹了口气,开口道:“他终究是我父亲,在生气也不能把我怎么样。只要我到时只需诚心道个歉,这事情便算是揭过去了。只是你现在的伤,实在是不能拖了。要不然,即便后好,也会留下后患。” 令狐冲这才终于没有在说话,眼圈不由微红。他素知岳峰平素待人十分淡漠,而且又万分的守规矩。他虽然和岳峰一起长大,可关系也只是范范,算不得非常要好。全没料到,今日岳峰竟然会私自将紫霞神功传给他。此时,他心中纵然有万分的感激,却又不知该如何说起。 只听岳峰继续说道:“你也不用高兴的太早。我虽答应传紫霞神功给你,但并非全传。只是先把前面的那一半教给你,够你疗伤用就行了。而且你要记得,千万不要被其他人知道。” 令狐冲连忙点了点头,声音中带着几分哽咽,开口道:“我记住了,我令狐冲何德何能,能够学到一些神功就够了,哪里敢全学。今日的恩情,我日后一定会回报。” 岳峰听着,却是点了点头,没有答话,很快,两人就陷入了沉默。 不一刻,岳灵珊就从外面走了回来。她一手拿着笔和砚台,一手却是拿着一大叠纸。前面的那些纸张已经被用过,显然她黑夜里看不清东西就随意都拿来了。 一进房间,岳灵珊就见令狐冲表情神色有些不对,就笑着问道:“大师哥,你怎么了。你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哭了。”一边说另一边就主动给岳峰研起了墨。 令狐冲有些尴尬的下了一下,开口道:“不是哭了,只是知道自己的伤能好,心中有些高兴。” “那你可要感谢我了。要不是我,哥哥才不会将紫霞神功传给你。”岳灵珊笑了笑,继续说道:“等你伤好了以后,可要好好的谢我啊。” 此时,岳峰已经接过了岳灵珊递到手边的笔和纸,开始默写紫霞神功了。他前世字迹虽然很是潦草,但重生后又重新开始学习写字。或许是因为天资不同的的原因,虽然没怎么用心,可却进步的非常大。虽然依旧说不上是十分完美,但也能给人赏心悦目的感觉。 刚开始写了几个字,岳灵珊便凑了过来,想要偷偷去看,可却被挥了挥手,敢到了一边。岳灵珊只好很是不满瞪了他一眼,却没有办法。 紫霞神功虽说是神功,可内容却十分的少。原先岳不群给他的秘籍虽厚,但上面主要是以前掌门添加的注释。实际内容,却并不多。 岳峰现在也急着要将紫霞神功传给令狐冲,自然不会全都写下来。只是将前四层练功的口诀现在了纸上。等日后有了时间,再给他慢慢解释。 不过半个时辰的时间,紫霞神功前四层的内功,一共三百来个字,就被岳峰给工工整整的抄在了五张纸上。 岳峰拿着这薄薄的五张纸,神色却满是郑重。虽说只是短短几十句口诀,可却涵盖了紫霞神功最基础的东西。甚至,这些口诀,可是说是华山派立派之基。后面的其他内容,虽然是更加的高深,可是真正能够修炼到那个层次人的并不多。相对而言,远不如前面的重要。若是稍有差池,那华山派就要承受难以想象的损失。 岳峰刚欲将这几张纸递给令狐冲,可心中又不由生出犹豫,便准备再告诫他几句紫霞神功重要性,让令狐冲自己细心看管。突然,此时门外猛地传来了嘈杂的脚步声。岳峰心念一动,连忙将那几张纸收到怀中,拉着岳灵珊走了出去。 刚一出去外面就来了五六个外门弟子前来拜见。岳峰见他们神色非常的慌张,连忙开口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个弟子连忙上前,开口道:“师兄,不好了,方才外院出人命了。” 岳峰一听,不由大惊。华山上平日里一向非常的稳定,出人命这种事情自他以前还未见到过。他先前还担忧有人会偷上华山,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人了,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 岳峰心中不由有了些慌张,连忙吩咐岳灵珊和陆猴儿将令狐冲看好,自己则在这些弟子的带领下前去了外院。 所谓外院,是华山派外门弟子的住所。虽然外院是和正气堂以及岳峰自己的房间同在正气堂玉女峰山脚,可是岳峰却很少去那里。半刻钟后,岳峰终于在这些弟子的带领下走进了一躲高墙,到了外院。 只见此时外院颇不宁静,所有的弟子都跑出了房间。院子里面,一群人正举着火把,围着一个尸体窃窃私语。 一见岳峰到来,所有人才安静了下来,连忙给岳峰让出了一条路。岳峰凑着火光看去,只见那人似是有些熟悉。稍一沉吟,他才猛然想到,这人正是和岳不群一起离山的一个弟子。 岳峰脸色不由一变,连忙开口对着方才带他来的弟子问道:“他不是和师傅一起离开华山的,何时回来,是怎么死的。” 那名弟子被岳峰给喊住,不由暗叫了一声晦气,赶忙答道:“他一个时辰被二师兄背着回来的,当时他就已经昏迷。我们想来通报,但二师兄说没有大事,让我们不要来打扰师兄你们休息,说明早再来。可是没想到,他突然就就死了。” “劳德诺。”岳峰不由咬了咬牙,口中吐出三个字。一个时辰前,自己正呆在祠堂中,岳灵珊应该在四处寻找紫霞秘籍。只是不知过了这么久,劳德诺在华山上到底有干了些什么。想到此处,岳峰又急忙问道:“劳德诺现在哪里去了。” “嗯,我们不知道。”那名弟子被吓了一跳,赶忙回到道:“二师兄上山后就自己走了,我们也不敢问。” 此时岳峰心中已经全是怒火,刚准备开口呵斥那弟子几句,却猛然听到了远处传来打斗声。那打斗声传来的地方,正是令狐冲住得地方。 岳峰想也没想,直接就朝着那边跑了过去。那些外门见岳峰一走,也都起了将功赎过的心思,连忙给了过去。 可刚等岳峰来到了正气堂,就见一道人影从令狐冲所在的房间中冲了出来,向着远处跑去。显然那人也知道岳峰已经回来了,不敢耽搁,直接就走。岳峰仔细看去,那人影,依稀就是劳德诺。同时,一片火光从令狐冲所在的小舍中冒了出来。 岳峰刚打算去追劳德诺,可有突然想起了方才的事情。说不准老诺德也是和先前一样,想要掉自己离开,嵩山派还有其他人来了华山。而且,岳峰心中也在担忧岳灵珊,便没有理会那人,赶紧走进了房间。 刚推开门,就见小舍里的油灯已经被打落在了地上。灯油洒在了地上,将桌子还有房间里的东西都燃烧了起来。而原本桌子上的那一叠纸,已经不见了踪迹。至于这个房间,眼看就要陷入火海,彻底保不住了。而岳灵珊和陆猴儿,正扶着令狐冲从床上走下,正外面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