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大战(2) - 穿越笑傲江湖

第八十六章 大战(2)

听到了那名弟子的话,岳不群不由暗叫了一声晦气。“子不语怪力乱神”,素来尊崇儒家学问的岳不群,自然也不愿意让这等虚无之事影响到众人的斗志。可是偏偏事情确实这么巧,着实让人心里面不舒服。 岳不群沉吟了一下,也不再坐下,而是带着众人走入了偏殿。一见岳不群出来,偏殿内的所有弟子都站了起来迎接,同时躬身喊道:“恭迎师傅、师娘。” 岳不群冲着众人摆了摆手,这才慢悠悠的开口道:“尔等加入华山派少则五六年,多的已经有十几二十年。这些年来,为师待你等如何。” 岳不群话音刚落,便有人听出了他的意思,连忙开口大声应道:“师傅带我等恩重如山,我等永远不敢忘怀。若有机会,自然要以死相报。” “师兄说的是,师傅,您老人家有事尽管吩咐,我们一定照办。” “我等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没多久,众人只余下这么一个声音,显得充满了斗志。 岳不群听着,不由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继续开口道:“赴汤蹈火还用不着,但却有一件事需要你们去办。不过但会将有敌人要来,到时也不用你等去杀敌,只需要小心自己的性命便可。不过,谁要是敢临阵逃脱,就便怪我剑下无情。”说着,岳不群突然拔剑出鞘,对着原在东边墙角的一个柱子突然劈出。 那根柱子足有两人合抱,离岳不群更是有四五丈远。可是突然间“碰”的发出一声巨响,柱子便拦腰便断成了两半。偏殿内少了一根柱子,一下子再也稳不住了,东边房顶瓦片不由掉了下来,露出来了一个窟窿。站在那个方向的弟子们更是赶紧躲避,甚至有几人险些被掉下来的柱子给砸中。 岳不群平日很少在众人面前展示武功,弟子们都知道他武功很高,但高到了哪种程度却并不怎么清楚。今日漏了这一手,所有人都不由又是惊惧,又是高兴不已。就连宁中则看向岳不群,脸上也不由生出了佩服的表情。 唯有岳峰看着这一幕,不由露出的深思之意。近些年来,他也从未岳不群较量过武功。两人只是各自修炼,最多是在闲暇时间相互说一下修炼的心得。但这种机会确是极少,同样也从未彻底放开来讲过。 当然,这不是两人要相互藏私。而是两人一走到一起,气氛就不由有些僵。最多只是一人再说,而另一人在听。即便心底十分不赞同,对方也绝对不会开口去反驳。而且就算是一人有了疑惑,也放不下面子去问对方。如此父子两人对对方的修为进境到底如何,虽是有一个大致的猜测,可也绝不会很清楚。 岳不群见到自己的这一剑生出了效果,心中不由更加的满意。可脸上却不漏分毫,开口继续讲道:“这次情况虽说是凶险,但实际上不过是些跳梁小丑,你等不用担心。当然,谁若是表现得好,必然要重赏。以我华山派全派之力,自然不会音符不了几个外敌。” 所谓的重赏,不外乎是一套武功。或是剑法,或是内功,或者便是拳脚功夫,甚至也可能是武学上的几句指点。不过这些东西,也正是这些弟子们最迫切需要的。华山派规矩森严,若无岳不群的允许,武功从不许私自去传授。内门弟子渐渐还好说,可是对这些外门弟子来说,封锁的更是非常严格,生怕因此将华山派武功泄露了出去。 平日间,他们想要学一点武功,都是万分得到艰难。现在有了岳不群的保证,自然一个个不由激动不已,开口喊道:“多谢师父。” 见岳不群短短的几句话,就调动起了所有人的斗志,先前的阴霾气氛更是彻底地消失了,岳峰看着心底不由生出了佩服之意。便在此时,南方突然传来一片马蹄声,大概有二十来骑,沿着大道驰来。 岳不群不由神色一震,开口道:“大家都不要做声,都随我出去迎敌。”说着,便率先走了出去。后面众人早就有了准备,连忙手拿宝剑,纷纷跟了出去。 走出庙外,却见远处有着点点亮光慢慢飘来过来。不一刻,二十余骑马渐渐出现,很快就来到庙外,一齐停住。 岳峰抬头看去,见庙外一字排开二十一骑人马,有六七人手中提着孔明灯。来人个个头上戴了个黑布罩子,只露出一对眼睛。 当先一人,满头白发。他脸上蒙着面,眼中更是看不到一丝光彩,好似一个普通人一样。可是岳峰的心神就不由一下子集中到了他的身上。想来这人就是宁中则口中,昨日同岳不群过过招的那人。 至于其他二十个人,个个气度非凡,武功都很不弱。而且在那老者身边的四个人,看起来比宁中则还要强上一丝。但是比起这个老者而言,却是要差上许多,完全无法引起岳峰的注意。 他们见到华山派各各杀气腾腾的样子,气势也不由为之一凛,不由生出了一丝迟疑。很快,这些人都翻身下马,站在了地上。接着,最左边的那人就开口道:“前面的可是岳先生,我等有一事要请教。” 岳不群对着令狐冲点了点头,令狐冲连忙上前,开口道:“夤夜之际,是哪一路朋友过访?” 令狐冲话音一落,黑暗之中六七盏灯同时迎面照来,朝他照来。令狐冲不免感到有些耀眼生花,对方此举极是无理,只这么一照,已显得来人充满了敌意。 那人也不理会令狐冲,对着岳不群开口道:“听说福威镖局姓林的那小子,已投入了华山派门下。素仰华山派君子剑岳先生剑术神通,独步武林,对那《辟邪剑谱》自是不值一顾。我们是江湖上无名小卒,斗胆请岳先生赐借一观。”这群黑衣人自从到来后,就笑声呵呵不绝,但这一人的说话仍然清晰洪亮,未为嘈杂之声所掩,足见此人内功比之余人又胜了一筹。 “各位均是武林中的成名人物,怎地自谦是无名小卒?岳某素来不打诳语,林家《辟邪剑谱》,并不在我们这里。”岳不群这几句听起来甚是柔和,可偏偏将所有人的声音掩盖住了,不知比这些吵闹之人要高明多少。紧接着,岳不群开口道:“平之,你出来,给这些人好好解释一下。” 岳不群声音刚一放出,这些人就不由为之一凛,连忙安静了下来。紧接着,就将一个少年走了出来,正是林平之。 林平之自从来到了华山,便按照华山派的“规矩”整日里便是蹲马步做杂务来锻炼身体。而岳不群,还从未教过他什么武功。现在的他,甚至比起那些外门弟子来,也不见得能强过多少。本来他还打算一直躲在人群中,可却没想到今日的事情和辟邪剑谱有关。听到那些黑衣人的话,林平之自然知道他们在胡说八道。辟邪剑谱的所在地,整个世上唯有他一人知晓。 “我林家本就没有什么辟邪剑谱,不然哪里会被灭门。若是有,早就被那余沧海给抢去了。”林平之开口道:“你们就算是想要辟邪剑谱,不去青城派,到我华山派来干什么。”他的声音虽然很低,可是却被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那群黑衣人所说的辟邪剑谱,本就只是一个借口,他们真正的目的所在自然是要灭华山派。可是此时偏偏被林平之一口给说出,面皮自然有些挂不住。 但很快,另一个有些清亮的声音开口道:“小兄弟,你是年纪不懂事,被这岳不群老儿给蒙骗了。我们与你父亲是旧交,当初每年你父亲都会给我们一些孝敬,故而才要帮你夺回辟邪剑谱……” “要是与我父亲是旧交,为何不去青城派帮我父亲报仇。”面对强敌,林平之丝毫也不畏惧,开口将这人打断,朗声道:“我看你们是自己心存不轨,想要贪图我林家的辟邪剑谱,找什么借口。” “平之说得好。”岳不群脸上不由露出的满意的表情,指着这群黑衣人开口道:“你等还有何话说。” “岳不群,你将林家的辟邪剑谱藏在了哪里,我本不想管。可是林震南的父亲林仲雄和我有些关系,他们家的事情我不能不管。”便在这时,当先的老者开了口。他这么一说话,所有的黑衣人都一下子闭上了嘴。只听那老者继续开口道:“久闻你有五岳剑派第一高手之称,让我看看到底是不是名副其实,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 岳不群听着这人的话,心中不由起了思量。听他的语气,似乎要比自己还要大上许多。可是岳不群自己现在都已经五十好几了,比他高上一辈的武林名宿,江湖上几乎没有多少,更何况是武功和他相差不多的。 岳不群想了许久,依旧是没有想到那人的身份。却听那人继续开口道:“本来以我的身份,应该是和你一对一公平相斗的。只可惜我此次是受人之托,而且对付你真没有多少胜算,只好以多欺少了。嗯,不过你华山派弟子这么多,应该是你们一朵欺负人少,要是输了,也不要见怪。”说话间,便随着他身边的四人齐齐走上前一步。这四人,正是黑衣人中武功最高的人。 岳不群不由暗骂一声无耻。摆明了想要用人多欺负人少,可对方偏偏还能说的如此冠冕堂皇。华山派人虽多,可是除了自己与宁中则和岳峰,就只余下令狐冲可以出手了。可对方却个个是高手,那些华山弟子能抱住自己姓名就不错了。 就是不知如此的不要脸的人,武功为何修炼到了这等高深境界。但他身为华山掌门,自然不能因此而弱了士气。当下拔出了长剑,开口道:“还请赐教。”说着便率先冲了过去。 宁中则见状,连忙对着余下众人喊道:“所有人都快速后退。女弟子躲入庙中,外门弟子布剑阵,不要让人攻进去了。其他人,随我上去迎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