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绝杀(1) - 穿越笑傲江湖

第八十七章 绝杀(1)

宁中则话音刚落,陆猴儿、高根明等人连忙护着众人往药王庙里面退。同时,便有三个黑衣人朝着宁中则迎了上去。 这三人个个武功甚高,虽然及不上对付岳不群的那几人,甚至比宁中则也要低上一筹,但也全都到了绝顶高手的境界。即便宁中则近年来武功大进,快要到了顶尖的绝顶境界,但不得不要仔细应对。[] 宁中则刚与这些人过了几招,就不要暗叫一声不好。连忙用足内力,同时抵挡起起三人的进攻。 岳峰朝着宁中则看去。只见那三名黑衣人武功各不相同,显然不是同一个门派的,可配合起来却很是巧妙。可宁中则在在这三个黑衣人的联手下虽说是略微落于下风,但却依旧游刃有余,完全没有任何落败的迹象,岳峰不由松了口气。 接着,岳峰又朝着岳不群那边看去。此时岳不群已经将对敌的五人引到了的百米开外,显然是怕伤及无辜。他们出手威力都是非常的大,若是被少有波及,华山派这些普通弟子就会非死即伤。 此时,六人间的战斗非常的激烈,但却主要是岳不群与那名老者的对战。至于其他四人,却一直外围游走。偶尔与岳不群过上一招,就立马后退。他们的武功修为同样个个都要顶尖绝顶高手水准,甚至勉强可以同定静、天门这些掌门相交,超过刘正风、定逸这些人一筹。同时几人配合的非常巧妙,每当岳不群试图要杀死他们中一人时,便立即有其他人出手挡住。显然这六人早就为了对付岳不群,演练过了许多次。 若是四人当真联手狠命进攻,在配合上那名老者,岳不群随时都有可能败落的危险。但若如若岳不群拼起命来,他们至少也要折损一两人。故而,这些人是都抱着消耗岳不群内力的心思,同时分散岳不群注意力,不肯真正与之速战。 见到这种状况,岳峰不由的更加放心。以岳不群现在的水准,几个时辰内没有什么危险。即便不敌,也能够做到将这几人暂时甩开。到时候,足够他赶过去了。 接下来,岳峰对着令狐冲点了点头,示意他先上去。令狐冲见到后,不由眉头微皱。以他对岳峰的了解,此时敌强我弱。以岳峰习性,应该是突然冲过去依靠偷袭杀死几个人再说,哪里会老老实实的去对敌。但是此刻他也不暇去想其他,只好向前走了几步。 令狐冲刚一上前,便立马有两个黑衣人跟了上来。显然这些黑衣人早就有了准备,对华山中的高手非常熟悉,故而给每个人都安排好对手。 令狐冲刚与这两个黑衣人给交上手,便发现这两人的内力要远胜过他。即便自己没有受伤,内功也比不上这几人,何况是现在只能动用一半的内力情况。心中叹了口气,令狐冲只好放弃了与他们对攻的心思,运起独孤九剑,和他们游斗了起来。 独孤九剑甚是玄奥,最关键的是不讲成法。这套剑法非常符合令狐冲的性格,故而即便他是初学乍连,可依旧马上就占到了上风。不到十招,便让这两名黑衣人连连后退。 “咦!”远处一名黑衣人不由叫了一声。自从先前的那名老者带人与岳不群开始战斗后,这人就一直站在最前方,显然他就是其余人的首领。 他看着令狐冲的剑法,眼中不由露出了好奇的表情,突然开口道:“好剑法,岳老儿,你还敢说你没那林家的辟邪剑谱。你看你这大弟子使得的对什么功夫?凭你华山派的武功,绝对叫不出这样的人才。你叫令狐冲吧,果然不错,这剑法比那岳老儿还要强上几分。” 远处的岳不群哼了一声,却丝毫不为所动。他自然知道,令狐冲使得是风清扬所传授的独孤九剑了。若说令狐冲初学乍练的独孤九剑超过他几十年的剑法,显然是不可能。令狐冲现在最多是在剑招上多些变化,可岳不群他进入先天境界多年。凭借这内功的修为,他剑法已经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两人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那名黑衣人见岳不群丝毫不加理会,不由又是冷笑了几声,指着旁边的两名黑衣人开口道:“你们两个也去,一起去拦住令狐冲那小子。记得,不要下杀手。”这两个黑衣人点了点头,口中叫了一声“是”,连忙冲了上去。 如此一来,令狐冲一人与四人同时对敌,不由一下子就全落在了下风。独孤九剑虽说是巧妙,但是最关键的是攻敌破绽。四人武功各不相同,他以一敌四,再加上经验不足。而且天黑,他连敌人的招数都看得不怎么清楚,不要说是破招了。没过几招,令狐冲就不由的岌岌可危起来。 岳峰叹了口气,知道是自己该出手的时候了。对着岳灵珊、陆猴儿几人点了点头,示意让他们自己小心,便拔出了自己的剑,走了过去。 一见岳峰走出,对方就同时冲出了三名黑衣人。岳峰目光闪了一闪,不待那三人做好准备,手中的剑猛然朝着一人刺去。他这出招,纯属偷袭。再加上自己本就比那些黑衣人强许多,一剑便从那名黑衣人胸口刺去。那名黑衣人只是哼了一声,便直接倒地,再也没了声息。 岳峰突然杀死了一人,显然将对方给吓了一跳。很快,余下两人就反应了多来,连忙对着岳峰出手攻去。岳峰这才却并未下杀手,使起了一套养吾剑,和两人过起了招。即便这样,两三招功夫,他就明显的占了上风。 远处那黑衣人首领此时不由又怒又惊,连忙有指着旁边两人开口道:“你们赶快去,拦住那小子。”这两人不敢耽搁,连忙冲了过去。不过那黑衣人首领依旧不放下,指着与令狐冲交战的一人开口道:“你先去和那小子对敌,免得他再杀了我们兄弟。”那名黑衣人也是赶紧听从吩咐,连忙撇下了令狐冲,朝着岳峰而来。 如此一来,岳峰一人独斗五名黑衣人,看起来似乎终于成了僵持的状态。而令狐冲,终于缓解了颓势,虽说依旧落于下风,但是绝对不会被人轻易战败。 此时岳峰心中却依旧一片平静,丝毫也不着急。这些人武功虽然不错,但只不过都刚刚到了绝顶境界。连起来手来,若使其他人只要没有达到先天,最终都免不了惨败的下场。 可是岳峰,又岂是常人可比。他的武功,最大的优势就是速度。这些人配合虽好,可是终究不是一个人。如果他愿意,轻易便可以找到空隙,将他们一一杀死。但即便现在情况万分危急,岳峰心中依旧是不愿意放弃借机杀死林平之的想法,想要借机将林平之杀死。敌人越多越强,场面越是混乱,他杀了林平之就越没有人怀疑。 其他人却是丝毫不知岳峰所想,一个个看着他独斗五名黑衣人,不由露出佩服的表情。华山弟子门自然都是万分高兴,全没料到岳峰武功会如此高,不由发出喝彩的声音,岳峰俨然成了他们所有人心目中的英雄。而那群黑衣人,都不由的又惊又惧,生怕华山弟子中再出上这么一两怪胎,那么他们反倒要偷鸡不成蚀把米了。甚至,有些人打起了退堂鼓,攻击再也不如先前那般猛烈了。 那名黑衣人首领死死盯着岳峰,脸上不由露出莫名的表情。过了片刻,他突然朗声道:“岳掌门,先前我言语对你不敬,还请见谅。且不说你自身就是江湖上少有的高手,就连自己的儿子也是不凡,甚至超过了你当年。本来我们还受人之托,抱着打算降服你华山派的心思,现在看来是顾不了那么多了。此子现在,便可以一人独斗我们五人,即便是我,也有所不如。若是再过些年,江湖上就再无我兄弟活路了。岳掌门,今日我们只好仗着人多欺负人少,得罪了。先杀了你华山派的弟子,你稍后再去陪他们。” “哼,卑鄙。”岳不群还为答话,宁中则突然冷哼了一声。她平日间虽然长教导弟子们武功,却从未真正对敌过,故而武功刚使起来一时有些生疏。以一敌三,才有些势弱。此时她武功已经彻底展开,已经隐隐的将其他三人全都给压制住,反倒占起了上风。听到那黑衣人首领的话,不由开口道:“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我们华山派,全都接着。” “呵呵,宁女侠好本事,只可惜今日也要惨死在此处了。”那名黑衣人一点也不生气,又又指着身边三人,开口道:“你两个,给我到华山弟子中随便杀。见一个,杀一个,一个也不留。”两人应了一声,连忙走了过去。此时,那名黑衣人首领身边只剩下两人了。 岳峰见到又有两个人朝着华山派这边而来,心中不由有些焦急。这些人的武功,远要比华山弟子们高。若是让他们进去,到时候有可能就成为单方面的屠杀。 岳峰手底猛地加紧,连忙主动对着周围五人攻去。那五人的剑与他的剑稍一相交,便都感到自己的手有些发麻,同时不由自主往后退了一步。 岳峰见机猛然跃起,冲出了战团,对着那刚来的两人冲去。两人见状,也顾不得首领的吩咐了,赶紧挥剑对着岳峰攻去。不然稍微慢一下,都有身死的可能。刹那功夫,先前与岳峰对战的那五人也已经刚了过来,合力对着岳峰攻去。 如此,岳峰一人便开始与七人相斗。此时,他内功渐渐展开。凭借这在内功剑法等各个方面的所有优势,无论是谁的攻击,他都可以在间不容发之际挡住。而对方的剑每一与他相交,便都要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虽说依就是那一套养吾剑,可是以一对七,丝毫也不落下风。不过,岳峰此时虽说没有用上全力,但也差不多,再也无法像先前那般轻松自如。而七人被他一个人给缠住,谁也没机会离去,对方华山派的其他人。 那黑衣人首领看着岳峰独战己方七个人依旧不落下风,不由又是惊惧,又是着急。刚准备继续下令,却听到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马蹄声。 只见十来骑马从远处慢慢跑近,同时一个声音开口道:“前面可是华山派的朋友在对敌,是否需要兄弟们前来相助?” (求红票,不要黑票。不喜欢本书,就不要投票。投黑票,是不道德。分类黑票榜第一的滋味不好受啊,如果是红票榜,还可以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