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绝杀(2) - 穿越笑傲江湖

第八十八章 绝杀(2)

话音落下没多久,这些人便已经驰马近前,正是以陆柏为首的嵩山派一行人。除此之外,不久前随同封不平等人来华山的衡山派和泰山派的两人也在其中。 陆柏停在了岳不群不远处,脸上露出惊讶之色,开口道:“哦,这不是岳师兄吗?怎么在这里与人交起了手。看样子,情况有些不妙啊,可需要师弟我前来帮忙,免得师兄弟弱了我五岳剑派的名声。”语气间,全无平日间的恭敬,满是讽刺的意味。 岳不群冷哼了一声,完全没有理会他,只是继续凝神对付这些敌人。刹那间,岳不群脸上布满浓浓的紫气,就来剑上也是如此。挥动起来,整个人如同笼罩在一片紫色的云彩当中。显然,此时岳不群紫霞神功完全运转开来,再也无一丝保留。 岳不群早在八年前便已经打通的任督二脉,步入了先天境界。这些年来,他的全身内力都已经转变成了先天真气,甚至更有精进。同样,岳不群也将紫霞神功已经修炼到了第七层,勉强算得上是小成。他这一下全力来攻,局势霎间完全逆转,再也不落一丝下风。 与他对战的那几人,对突然而来的变化不由感到有些惊惶。完全没有料到岳不群以一对五这么长时间,内力上不但没有丝毫不减,反而是会越战越勇。甚至其中一人,一不小心之下被岳不群的剑气扫过。虽是没有受伤,但内功运转不由有些滞涩,脸上也是多了几分苍白。 “不要紧张,那岳不群这小子如此挥霍内力,他撑不了多久的。”为首的老者见状,不由有些心急。他只不过是刚刚进入先天,功力远不如岳不群深厚。而且因为进入先天时间太短,他的大半内力依旧没有来得及转变为先天真气,仍处于后天的状态。 比起普通的内力,先天之气除了拥有滋养身体的妙用外,威力上同样要大上许多。而且先天高手运用先天真气来护体,不是顶尖的绝顶高手甚至连伤都伤不了。这也是他与岳不群对战,只能依靠身边四个人帮助的缘故。其他的人,即便来了也最多是消耗岳不群一些内力。若是其余四人没了斗志,他一人绝对不是岳不群对手。一不小心,还真有让岳不群一个人胜过他们五个人的可能,于是连忙开口道:“你等认真对敌,运不了多久,那们就赢定了。” 事实上,紫霞神功为华山派镇派功夫,更是道门的无上宝典。道家功夫最是绵长,耗损起来也不严重,紫霞神功同样是如此。当然,在步入先天之前,因为没有先天真气的支持,即便是最顶尖的绝顶高手,也支撑不了多久,不敢轻易来使用。当然,如同岳峰这种因为特殊机遇,体内早就是先天真气的不在此列。 可是一旦进入了先天,就会截然不同。有着先天之气的帮助,紫霞神功便可以做到真正意义上的绵绵不绝。故而见这些人拖延起事件来,岳不群反倒一点也不着急。如今虽然过去了一刻多钟,但他内力完全未曾损耗多少。长久下去,谁胜谁负还着实难说。 而他们五人联手,的确有有胜过岳不群的实力。可是几人都一是高手,每个人都分外珍惜生命,自然没人会冒着自己受伤的危险去拼命去岳不群对敌。说到底,还是要看谁先撑不住了。 不过随着这老者的一声大喝,其余四人也多了几分信心,全都站稳了脚步,不在只顾着自己躲闪,更加努力的上前与岳不群纠缠。六人间的战斗,一下子变得更加的凶险起来了。 陆柏见岳不群几人间又陷入了僵持,不由微微松了口气。笑了笑,再次开口道:“岳师兄好俊的功夫唉,以一敌五一点也不落下风,正是我五岳剑派的楷模,陆某自甘不如。” “哼,陆师兄,你来此就是为了要说风凉话的。”这时宁中则终于听不下去了。她与三名黑衣人对战,已经占足了上风。故而,才有闲暇在四处观看。 嵩山派这些人一来,她先是有些着急。可是见到陆柏并没有来帮助这些人黑衣人,还以为他并非与这些人一路,不由开口道:“陆师兄,这些妖人半夜伏击我华山派,想将我等一网打尽。陆师兄,你难道是想要坐视不理吗?” “宁师妹,稍安勿躁,待为兄我好好问问,若真是如此,那我等自然不会不管的。我嵩山派身为五岳剑派之首,左师兄更是五岳盟主,哪里会让同门之人受到欺负。不过,有些东西,还是弄清楚点的好。”陆柏笑了笑,慢悠悠的开口,同时将目光看向了华山派的众人。 只见令狐冲现在以一敌三,渐渐熟悉独孤九剑他,也慢慢的占起了优势。至于岳峰,一人对七人,剑法也愈加的淋漓,同样没有落一丝下风。而华山派其他人,个个手握长剑,在等待敌人前来。 陆柏看的不由暗自心惊,全未料到一点不起眼的华山派,实力会如此的强。自己的师兄左冷禅,如此的认真的对待华山派,他当时还以为是有些小题大做了,如今看来却并非如此。即便嵩山派全力去对方华山派,虽说可以做到,也不是一件易事。 平日里,华山派虽说是有岳不群这个高手坐镇,可在江湖上一向低调。因为弟子太少和高手缺乏的缘故,综合实力依旧是被人当做是五岳之末。自从岳峰斩杀田伯光后,华山派才略微的引起了众人的警惕,但也没多少人发在心上。陆柏也以为这么多高手来对付华山派,是一桩轻而易举的事情,却未料到双方竟然陷入了僵持。 陆柏看着那些与宁中则等人缠斗的黑衣人,不由暗自点头。他平日对左冷禅结交邪门外道之人常有些不满,现在看来这些人也有些用处。这次若不是请了这十几个人来,他们这些人远不是岳不群的对手。到时候将这些黑衣人也一网打尽,就说是给岳不群报仇了。传扬出去,也是一件好事。 迟疑了许久,陆柏这才想起了宁中则话,突然对着黑衣人首领开口道:“各位英雄好汉,华山派的岳不群虽然不肖,但他多少是我华山派的掌门,五岳剑派同气连枝,大家可否看在我陆某的面子上,放华山派众人一马?算是陆某歉大家一个人情。” “原来是嵩山派的陆三侠到了。久闻陆三侠你有仙鹤手之称,在下甚是佩服。”说道此处,那名黑衣人语气一转,开口道:“可这位岳不群先生,虽然有个外号叫作君子剑,听说平日说话,向来满口仁义道德,最讲究武林规矩,但最近的行为却有点儿大大的不对头了。为了谋夺林家的辟邪剑谱,不但灭了福威镖局的满门,假惺惺的收了刘少镖头林平之为徒。我们这些黑道上的无名小卒,说到功夫,在众位名家眼中看来,原是不值一笑,对那《辟邪剑谱》,也不敢起甚么贪心。” 他说到这里,顿了一顿:“本来这事我们绝不愿意管的,不过以往十几年中,承蒙福威镖局的林总镖头瞧得起,每年都赠送厚礼,他的镖车经过我们山下,众兄弟冲着他的面子,谁也不去动他一动。这次听说林总镖头为了这部剑谱,闹得家破人亡,大伙儿不由得动了公愤,因此上要和岳不群算一算这个帐,要为林镖头一家报仇。至于华山派的这些人,是帮凶,我们自然要一并铲除了。” 陆柏听到后,脸色微微变了一下。本来按他的心思,是想要将岳不群全家以及那些不服气的弟子杀了必可,毕竟五岳如果成了四岳,那左冷禅面子上也不光彩。可是听着黑衣人首领的话,是抱着彻底灭华山派的打算。这群黑衣人,虽说是左冷禅请来的,但并非全都是嵩山派的人手,有些事情,左冷禅也管不了。 只不过,现在华山派的实力同样引起了他的警惕,这些人全都死了,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既然要做,不然就做的彻彻底底。先前他因为剑气两宗合并的事情没有处理好,受到了左冷禅的责骂。故而他也早已经将华山派所有人给恨到了骨子里,也没多少保存华山派的心思。 想到此处,陆柏叹了口气,再次开口道:“没想到华山派岳不群竟然如此卑鄙无耻,做出杀人之父、夺人剑谱、勒逼收徒,种种无法无天的事来。”说道此处,陆柏眼前一亮,开口道:“不说来也巧了,昨日我也碰到了一群自称是华山派弟子,却暗中做些欺男霸女事情的人。最终经过一番激斗,擒拿下来。如今看来,他们应该就是岳不群这老儿的帮凶了。我这就交个各位英雄一并处置了。” 说话间,陆柏拍了三下手。紧接着,便有嵩山弟从后面的马上抬出了两个人,同时将这两个人扔在了的地上。这两人,早已经昏迷,被人扔在了地上,依旧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这两人方一出来,就被宁中则给看了个清楚,正是封不平和成不忧二人。她本就担心封不平等人落在了嵩山派手中,没想到还真是如此。有这两人在手,对方早已经落于不败这地了。 心中一如此想,宁中则的的斗志不免少了几分。再加上身为女子,体力本来就弱。这么长久的战斗,而且又是以一敌三,自然有了些疲劳。一下子,刚刚占到的上风也一下子全没了。而却不但是宁中则,就连岳不群也是有些失神。再也无法认真去对战,花出了一部分心思到了封不平等人身上。 那黑衣人首领,见状后不由笑着点了点头,拱了拱手,开口道:“如此就多谢陆三侠了,我这就将华山派的人全都拿下。”接着他便指着剩下的两个黑衣人,开口道:“你们两个,快去对付岳不群的那些弟子去。” 这两个黑衣人见状,点了点头。直接绕过了场中对战的众人,向着华山派弟子走去。 岳峰这次却并未上前阻拦。这两人的武功,实是黑衣人中武艺最低的两个,正好留着让华山派弟子们去练练手。而且,他还可以借机达成自己的目的。 华山派弟子见又来了敌人,不由微微有些紧张。便在此时,他们中的一人开口喊道:“布阵。”这人正式岳不群的三弟子梁发。余下众人里面,他的无论武功地位都是最高,故而就先对众人下达了命令。 他话音一落,便有三十多个外门弟子跟着走出,缠上了一名黑衣人。这名黑衣人,武功可以说是弱,只是到了一流境界。梁发平日间虽然沉默寡言,但目光却甚是毒辣,而且在华山派弟子中,他武功只比令狐冲弱上一些,勉强到了二流水准。故而他一眼就开除了来人深浅,挑准了最弱的一人。 紧接着,施戴子,高根明,陆大有,英白罗等十来个华山弟子,将最后一名黑衣人给缠住了。这几个华山弟子,单独论起来更本算不了什么,比起超流高手来完全比值一提。但是不起了剑阵,就霎间有了截然不同的效果。 华山派源自于全真教,同样这套阵法也是源自于当初全真教的天罡北斗阵。只可惜其中最精要也是最为重要的内力配合的法门已然失传,只余下步法招数上的一些配合,可以就不很完整。但经过了华山派历代高手的弥补,已经恢复了一些天罡北斗阵的威力。十几个人连起手来,依旧将这个才初步进入绝顶境界的黑衣人给缠住了。 至于另一边梁发和三十多个外门弟子联手,却不知为何,情况不怎么好。对方就只是一个普通一流高手,自己这边就连连有人会受伤,虽说都只是些皮外伤。不过华山弟子众多,每当有一个受伤,便马上有另一个来补上。这样耗下去,反倒可能是最先胜出的一方。 黑衣人首领见到自己这方所有的人都已经出动,可依旧没放将华山派之人拿下,不由更加焦急。过了片刻,他终于忍耐不住了,只好自己直接出手,挥剑对着宁中则这边攻去。 他的武功本就很高,刚一入战场,宁中则就立马落在了下风。 便在此刻,一声略带着哭腔闷哼声从华山弟子中传到了岳峰耳边。这些时间,岳峰一直都在细心观察,见己方没有人遇到危险,故而便彻底放下了心,于是自己就悄悄领着七名黑衣人朝着林平之所在的方位靠拢。 故而,突然而来的声音,着实让岳峰下了一跳。岳峰转头看去,此时陆大有正抱着一个一个小孩退到了一边。这个孩子脸上全是痛楚,他的一只左臂已经被齐根砍断,虽说是被陆猴儿点了穴道,但依旧在在往出渗血。而他右手依旧是握着剑,不肯松手。 这名华山弟子,叫做舒奇,是岳不群最小的一个弟子,年纪不过才七岁。岳峰平日里就有些喜欢小孩子,故而对这个叫舒奇的弟子非常的喜欢。原本他以为舒奇会因为没有修出内力,同那些女弟子们一样躲在庙中,没想到他竟然未曾离去。想来是这个孩子要强,认为自己也是华山派正式弟子,不肯虽别人躲进去。 突然而来的变故,让岳峰微微有些失神,心中更是有了些慌乱。紧接着,她耳边又传来了宁中则的清喝声:“峰儿,还不出手。” 岳峰听到后,心中不由一急,咬了咬牙,再也顾不了其他。他手中剑猛然加速,对着一名黑衣人砍去。 那名黑衣人到后,被吓了一跳,连忙将全部内力注入剑中,去阻拦岳峰回来的剑。可双方的剑才一相交,他才发现岳峰的剑上竟然没有非毫离去。黑衣人心神不由一怔,赶紧想要将剑收回,可却已经来不及了。他只感到自己的手一片发麻,剑却被岳峰给一挑,脱手飞了出去。同时身子随着这股力道,不由自主的朝着岳峰撞去。 脱手离去的宝剑,直接就飞出了七丈之外,向着林平之而去。林平之此时正在认真迎敌。他武功虽弱,心气却是不小。即便此时危险重重,依旧不肯后退分毫。只可惜他没有学过华山剑阵,故而一直位于最边缘处。而他,更是没有料到背后会突然飞过来一把宝剑。这把剑,直接从他后心而入,从胸口处穿出。同时力道依旧不减,将林平之给钉在了地上。 (下周开始,独孤凤、调教诛仙两本书都打算爆发了。他们联系我,可我实在是没精力。一天一章,我已经是尽全力了,实在是多写不了了。但是说实话,感觉有些对不起读者,于是我只要一章多些点字了。我本来是标准的三千党,以后每一章能多就多写点。比如现在这一章,有五千多,比起调教诛仙的两章还要多一点。我也不等什么下周不下周了,从今天开始,能尽力就给大家都尽点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