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何去何从(1)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九十一章 何去何从(1)

就在岳不群和丁勉各有所思,不知该如何是好之时,岳峰和那老者见的战斗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间断。 岳峰此时功力虽然远不如平时,可他却将紫霞神功的威力给彻底显是了出来。一招一式之间,都有着莫大的威力。渐渐的,他掌法越来越加熟练,每一掌下去的力道也是越来越大。而且此时岳峰虽说依旧是处于激斗的状态,可他却再也未再使用如先前那般极耗损功力的招数。再加上华山功夫回气最快的缘故,岳峰体内的内力反而越来越加充盈。 倒是那老者,完全是凭借着自己的高深经验,不断躲避岳峰的招数。偶尔被岳峰打中,也凭借这自身功力硬扛下来。可即便如此,他心底却没有一丝一毫的高兴,反而全是担忧。且不说自己目下还不说岳峰的对手,再加上一边还有一个更加危险的岳不群虎视眈眈的看着他,那老者如何能够放下心来? 朝着远处的那几个黑衣人看去,老者突然有了一个明悟:他们完全是没有救自己打算,看来是决意要让自己去死了。老者心中突然感到万分可笑,罔自己先前为了让他们逃走才决意要缠住岳不群的,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个后果。看来自己这次下山,是自作聪明。完全所在了别人的算计中,却还不自知。 又过了足足半个时辰的时间,岳峰和那老者依旧在缠斗中。事实上,高手间的生死决斗往往可以在片刻间分出。可是此时两人谁没有不顾性命的打算,胜负之数自然要耗费大量的时间。 就岳峰而言,他现在是胜券在握,拖延下去,优势只会越来越大。而那老者活了这么久,自然也不愿意用自己的生命来冒险。事实上,他此时甚至有了认输的打算。只是可惜岳峰一招比一招狠,连让他说话的时间都不给。 又过了足足一刻钟时间,老者已经完全被岳峰压制打。他只能凭借着自己高深的经验,避过要害。毕竟有时候,他连岳峰的招数都看不清楚,便被岳峰给打中了。特别是岳峰掌法越加纯熟,这种感觉也越为明显。 而岳峰,也渐渐的也沉浸与自身的武功当中。此前他虽然学了一些拳脚功夫,可是这些功夫始终都无法如剑法一般,做到随心而动。但现在他与这老者对战之际,渐渐的把握到了一丝契机。好似有一种如果当年他“悟道”之时的感觉,但却非常的不明显。 慢慢的,岳峰完全忘记了自己要杀死老者的目的,甚至连自己说使的功夫也全都给忘记了。到最后,无论是一会使得混元掌,一会有成了破玉拳,乃至是自己练过的华山九剑,都被自己化成了自己手上的功夫,随意使了出来。 初始之时,这些招数还很不连贯,但到了后来,却越来越加合理。没过多久,所有武功都融为一炉,再也无一点分别。而那老者,完全成为了他练手的目标。及至到了最后,他有数次机会可以击中老者要害,将老者杀死,却下意识的留了手,想要让这种状态继续持续下去,越长越好。 便连岳不群也是发现了岳峰的此时的不对,本来他还打算喝令岳峰停下来,或者自己上前将老者救下。可是现在,他也不敢这么做了。若是他现在上去,怕是不但救不下那老者,说不准岳峰连他也当成了对手直接开始进攻了。如此一来,岳不群反倒也静下了,细心观察起岳峰和那老者间的战斗。 很快,岳不群也不由陷入了深思中。以他的武功见识,自然可以看出岳峰已经完全陷入了忘我的境界。熟悉华山武功的他,自然对岳峰所使出的招数万分清楚。而岳峰招数变幻之际,他也不由的暗自喝彩。 那名老者开始是还能在岳峰手中死死支撑,可是到了后来,形式却越来的越加险峻。突然,老者一声大喝,周身气势一涨,一套古朴无华,大开大合的掌法使将了出来。他这套掌法一出,所有人都不由脸上变色。 岳不群也顾不得在看岳峰的掌法,脸色不由一下子阴沉到了极致。岳不群目光灼灼的盯着那老者,似是想要看出他是什么身份。丁勉见到了这套掌法,不由的大惊,脸上更是全是苦涩。就连那四个黑衣人,都是神色震动。虽然因为蒙着面,看不清他们的表情,但显然也很不平静。 同时,随着老者的这一声大喝,岳峰不由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再也难以保持住先前那种无欲无求,无我无物的状态了。岳峰手中的招式以不由一滞,也同样难以如原先一般的挥洒似如。叹了一口气,岳峰也知道不能强求。毕竟机缘就是机缘,错过了,就再也无法挽回。 很快,岳峰手中招式又是一变,再一次成为了原先的那套混元掌。这一次,他的掌法斧凿之意尽去,好似已经完全成为本能。无论是速度上,还是威力上,都有了巨大的提升。 那老者换了一套掌法后,精神不由大震。霎间,他就搬回了颓势,与岳峰以掌对掌,拼斗在了一起。岳峰也是心中豪意大起,自一点也不畏惧。手底完全舍去了招数上的变化,和老者开始以硬碰硬。 从招数上看起来,似是岳峰舍放弃了招式变化,舍弃了自己的优势,两人竟然一下子成了平局。但是两人每一次对掌,那老者身子都要不停的往后晃一下。显然,内力上他已经完全被岳峰给压制住了 事实上,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凭借着自己年轻力壮和华山派功法上的优势,岳峰的内力不但未曾损耗,反而恢复的差不多了。若是在坚持上一会,他怕是要恢复全胜是的状态。再加上岳峰平日间锻炼有素,一点也感不到累。 而那老者虽说是到了先天,在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比斗后,现在早已变得疲惫不堪了。如今他还可以坚持住,完全就是凭借这自己的一股斗志。 “嵩阳掌法,你是嵩山派史师叔。”便在这时,沉默了许久的岳不群突然开口道:“三十年前便听你老人家已经去先去,没想到今日竟出现在了这里。史师叔,恭喜你老人家功力大进啊!” “史师叔,怎么可能!”宁中则不由大惊,看着那老者,脸上全是不可置信的表情。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她也早已从先前岳峰杀人的震撼场面中恢复了过来。因为对岳峰关心的缘故,她全部心思都挂在了岳峰身上。 见岳峰的武功完全超过了自己,甚至比自己的丈夫还要强上许多,宁中则心中不由又是高兴,又是自豪。故而,对于那老者到底使了什么武功,她却是没怎么仔细看。此时听到岳不群说出了“史师叔”三字,心中不由大惊。 事实上,在她宁中则刚入华山派的时候,才仅仅是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姑娘时,史闻达这三个字早已经名震整个江湖了。作为嵩山派的老一辈高手,史闻达可以说是万分出彩,是当时江湖中少有的高手。只是后来他突然失踪,据说是死在了日月神教的任我行手中,当时的江湖上还很是震动了一场。而据如今,史闻达已经失踪了足足有三十年的时光了。这么算来,这史闻达现在至少有八十多岁。一个死了三十多年的人,突然出现在了江湖中,宁中则如何能够不惊。 宁中则朝着那老者看去,果然就见到老者使得便是嵩山派的嵩阳掌法。而且他被岳不群道出姓名后,神色巨震,招数上还有了几分错乱。显然,岳不群所言非虚,老者就是史闻达。 岳不群再次深深的看了那老者一眼,接着又对着远处那四名黑衣人开口道:“你们呢,仙鹤手陆柏陆师弟、大阴阳手乐厚乐师弟、九区神剑钟镇钟师弟,还有那位师弟,恕师兄我眼拙,一时没认不出来。” 几名被岳不群到处性命的黑衣人,个个身形有些晃动。他们这些人一直都未动用嵩山派的本门武功,就是怕被岳不群给认出行迹。不然,先前联手说不准早就胜过了岳不群。可是没想到,最后不但没有完成左冷禅的任务,更是将自己的身份给暴露了出来。 此时此刻,岳峰和那老者见的战斗终于有了结果。那老者被岳不群给叫出了名字,自然在难以如先前一般专注了,斗志不由稍减。而岳峰却是抓住了机会,猛然提劲,一掌比一章出的狠。两人又一次对掌之后,老者再也无法压抑住自己的伤势,不由自主的吐出了一口鲜血。紧接着,他便借着这股力道直接就后退,转身就走。 岳峰早就防备这那一招,哪里会让这老者逃走。他的轻功要比老者好上许多,只是往前两三步,便已经到了跃至了老者背后,伸出手掌就朝着老者衣服。 而出乎意料的是,那老者甚至猛地一停,突然再次转身,双掌挥出,直接朝着岳峰拍来。岳峰不由一怔,一下子有些手忙脚乱。事实上,终究是他经验有些不够,未曾看出老者逃走是假,借机偷袭才是真,不然哪里会容老者如此近身,还不做一点防备。 岳峰稍一迟疑,就很快便有了绝对。若是他闪开之后,老者就可能借此逃走。别看他们距离那群黑衣人有几十丈的距离,但若全力走来也最多几个呼吸。老者若是不死,那堆华山派绝对是后患无穷。咬了咬牙,岳峰也生出了几分拼命的心思。将自己的你离提气,不在胸口之上,岳峰丝毫也不理会那老者,直接将自己的手抓向了老者的脖子。 那老者全未料到岳峰会如此的不顾性命,眼中流露出绝望之色,将全身内力都注入到了双掌中,击在了岳峰胸膛上。 岳峰只感到自己胸口一震剧痛,可他却丝毫也不去理会。左捉住那老者的脖子用力一拧,但听“啪啪啪”几声巨响,显然被岳峰给彻底扭断了。如此,岳峰依旧还觉得有些不够,右手化掌为拳,打在了老者头上。此时,那老者一死,身上内力全消,如何和能撑得住岳峰这一下。只听“碰”的一声,老者头已经被岳峰给彻底打爆了。 及至此时,岳峰终于松了下来。站在了地上用力的吸了两口气,看着远处的那几个黑衣人,只感到自己心中的杀意依旧无法彻底平息下来。用力提了口气,只感到胸口阵阵发疼。岳峰也不太在乎,就欲再次上前,将这些人彻底杀绝。 “峰儿,退下。”便在此时,岳不群突然开口喝道。他一直冷眼旁观,许多事情比岳峰还要清楚一些。方才岳峰受了老者一重击,虽然他自己没有感到什么,岳不群却知道他必然受了不小的伤。而胜于四几个黑衣人再加上丁勉,最差的都是最顶尖的绝顶高手,甚至有两人还到了半步先天的水准。 要是这五人真正联起手来,舍命攻击,即便华山派胜了,也必然会有损伤。更关键的是,对方手中还有封不平和成不忧在手。而且,他也没做好彻底和嵩山派火拼的打算。想来今晚的事情一过,嵩山派见识到了华山的实力,应该也会有几分忌惮,不会再如此肆无忌惮了。 听到岳不群的声音,岳峰微微迟疑了一下。朝着岳不群看去,只见他脸上全是不满。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战斗,岳峰总算是清醒了许多,没有再如先前那般莽撞。犹豫了一下,他终究是并未上前。 岳不群见到岳峰再未上前,也不由松了口气。若是岳峰依旧和先前一般,什么也不顾的话,那他还真有些不好应付。岳不群扫了一眼远处的丁勉和其他几个人,眼中流了出一丝杀意。很快,他又将目光看向了封不平,突然开口道:“几位师弟,今晚的事情,还请给一个解释。” 丁勉目光不由连连闪了几下。这次来对付华山派的人中,虽然并非以他的地位最高,可明面上却是由他做主。而其他几个黑衣人,虽说是被岳不群给叫出了名字,但却并未真正展露出身份。 而且,听岳不群的话,事情还可能有几分缓和。至于先前的那名老者,本来就和左冷禅的关系不是很好。这次让他来杀岳不群,自然也带着借刀杀人或是两败俱伤的目的。否则,先前他们就不会在那老者将死的时候也不去营救。 过了许久,丁勉才突然对着岳不群抱了抱拳,朗声道:“岳掌门,左师兄有一封信让我交给你,还请你收好。”丁勉突然从怀中拿出一份信函,就对着岳不群扔了过来。 这封信可是说是非常薄,只要一阵风过来便可以被吹走,更不用说是现在这种满是风雨的夜晚了。但是上面附带着丁勉的浑厚内力,竟然一点事也没有,直直的朝着岳不群飘来过来。即便两人间相距足有三十余丈,却依旧没有半点下坠的趋势。 岳不群伸手接过了丁勉扔过来的信,脸色却更加的阴沉,浓浓的杀意表露出来,丝毫也不做掩饰。 丁勉脸上的苦涩之意更加的浓了,只好再次开口道:“岳掌门,今日之事多有误会,还请见谅。魔教右使向问天已经判出了黑木崖,如今已经潜逃到了福建附近。左师兄请岳掌门与五个月后前往福州一聚,共同商讨擒拿向问天的大事。到时还请我五岳的其他几位掌门都会前往,顺便还要商讨一下我五岳剑派的大事,还请岳掌门一定要到。” 话一说完,也不待岳不群答话,便喝令所有的人都赶紧离开。直至其他人都已上马离去,他才放开了封不平和成不忧,匆匆离去。事实上,丁勉也清楚,有这两人在手中他会安全很多。可是若不放,岳不群绝对不会放他离去。更何况还有岳峰这个软硬都不吃的主,才是最为麻烦的。 岳不群听着丁勉的话,不由露出深思的表情,但却并未阻拦。 岳峰看着这群人都走了,心中不由有些不甘。没想到这才他如此拼命,依旧未将这些人全都杀死。特别是知道后面几个才真正是嵩山派人,岳峰连先前杀死那十五名黑衣人而来的一点喜意,也不由淡去许多。 突然,岳峰目光一闪,看到了一个黑衣人,正偷偷摸摸的朝着一匹马溜去。 初始之时黑衣人一共二十一人,先是被岳峰干脆利落的干掉了十五个,加上刚死了那个老者,一共死去了十六个。再加上先前走了的四个,还至于下一个。 这一个,是所有黑衣人中武功最低,只是刚刚到了一流水准。先前他没有来与岳峰作战,故而保得了性命。可是之后,却是被华山弟子给联手擒拿住了。此时,他乘着众人不注意,竟然偷偷溜了出来,想要逃走。 岳不群等人也是发现了这人,不过却并未在意。毕竟,袭击华山派的人是谁,现在已经彻底清除了。而先前的人都放走了,留下他一个也没有用处,但是岳峰却发现了不对。 刚才他急着战斗,并没有留意意这个人。此时,他却发现,这人同前天夜里,在华山上的那个身影十分相似。这人,正是----劳德诺。 (好像开始写书之后,几乎没有同大家求过红票。今天更新一章大的,五千字,顺便求一下红票,同时还有求收藏。“

上一篇   第九十章 绝杀(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