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何去何从(2)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九十二章 何去何从(2)

一见到劳德诺,岳峰好不容易按捺住的杀意不由再一次涌现了出来。 要说在这世上岳峰最痛恨的,不是左冷禅,毕竟双方立场不同,之间产生了矛盾也是正常。也不是林平之,甚至他对林平之还抱有几分欣赏和同情。真正让岳峰恨之入骨的,只有劳德诺这个藏在华山派中的奸细。特别是经过了前天在华山中发生的事情后,岳峰已经对劳德诺的忍耐便到了极限。此时见到了劳德诺,岳峰没有丝毫犹豫,直接便冲了过去。 劳德诺一见岳峰朝着他而来,就知道事情不妙了。此时,他也顾不得掩藏行迹,骑上了马,连忙就跑。 岳峰看着劳德诺骑马逃跑,不由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他身形丝毫不停,却顺路对着丢在地上的一把剑踢了一脚。这剑正是先前被岳峰杀死的一个黑衣人留下的,此时岳峰路过这里,便顺便将剑朝着劳德诺踢了过去。 宝剑随着岳峰送出的力道,直直的朝着劳德诺而去。前面正在逃跑的劳德诺,听到了后面传来的破风声,连忙回头看去,却见到一把剑已经来到了他身前。劳德诺想要躲避,却哪里还来得及,直接被飞来的宝剑从胸口刺了进去。及至死时,劳德诺依旧是等着一双眼睛看,有些不可置信。他胯下的马,似乎也是发现了上面的主人有些不对,不由停下了脚步,在原地嘶鸣不止。 岳峰见状后,不由微微一笑。直接飞身上前,将劳德诺一脚从马上踢了下去,而自己坐在了马背上。同时,岳峰伸出手去,将劳德诺的身上的剑拔了出来,在手里掂量了一下,不由满意一笑。确定劳德诺已经彻底死去,岳峰终于闪现出了满意的表情。 蓦然,岳峰的脸上一丝庄重的表情。突然催马上前,直接朝着丁勉那群人逃走的方向而去。 “峰儿,你要去哪里。”便在这时,岳峰耳边突然传来了宁中则的声音。 岳峰不由微微一笑,头也不回,便直接开口答道:“我去去就回,你们不要管我。”说话间,岳峰就跑的就更加快了,似乎是害怕宁中则再加阻拦。 这一下,所有人都是不由大急,全未料到岳峰此时会突然要走。不要问就知道,岳峰是不忿丁勉等人逃走,要继续对他们进行追杀。想到了先前岳峰受的伤,就连岳不群也无法平静下来,连忙催人去追。 先前黑衣人被岳峰杀死了不少,他们骑来的马,自然被留在了地上。众人一听岳不群的命令,连忙上前抢了马,去追岳峰。至于没有抢到马的人,却只要徒步去追。 岳峰在前面催马肆意的奔驰,只感到心底岳峰的畅快万分。这等无拘无束,肆意杀伐的感觉的确是万分舒坦。岳峰脑海中不由想起了李白的那首《侠客行》的诗,不自觉见就吟诵了出来: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 救赵挥金槌,邯郸先震惊。千秋二壮士,烜赫大梁城。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这等纵马高歌的情怀,与他现在是何等的相似。一首诗玩之后,岳峰这才发现,追他的人已经渐渐的靠近。 只听到后面的令狐冲声音喊道:“师弟,你快停下,师傅让你马上回去。”紧接着有听陆猴儿说道:“师兄,快回来,别跑了。再跑,我们就追不上了。” 岳峰回头看去,只见令狐冲和陆猴儿正催马跑在最前面,距离他不过百来丈的距离。后面还有隐隐的有马蹄声传来,应该是其他人再追。 此时,岳峰的内功早已经修炼到夜能视物的水准。见到远处令狐冲满脸焦急的表情,岳峰笑意不由更加的浓了,开口回声道:“你们不用追了,我稍后便回。告诉师傅、师娘,让他们不要担心。”说着,便从怀中摸出一把匕首,直接刺在了身后马臀之上。马受了这一击,自然是拼命的狂奔,没多久,就将令狐冲他们甩了老远。 令狐冲他们刚开始还努力的追,到了后面见彻底没了希望,也只好无奈的停下了马,任由岳峰离去。只能心中默默的祝愿岳峰真能如自己所言,会早点回去。可惜,最终结果到底会如何,谁也无法预料。 甩掉了令狐冲后,岳峰将马赶得更加急。没多久,这匹马就在他不要命的催赶之下,倒毙在地。岳峰下了马,看着已经口吐白沫死去的马,不由叹了口气。 此时,他早已经知道嵩山派的人跑远了,可是依旧有点不甘心。抱着最后的一丝期颐,岳峰直接运起轻功,朝着地上的马蹄印继续追去。 及至天明之时,连续下了一夜的雨终于停了下来。阳光也从东方慢慢升了起来。而岳峰,也终于追到了人。只是可惜,他追上的并不是丁勉等人,只是两个普通的嵩山派弟子。仔细一问,他才知道原来丁勉等人也是怕岳不群他们反悔,半路上就丢了吗,各自分路逃跑了。 换句话说,岳峰这一夜是白追了。岳峰也懒得去去杀这两个小人物,直接打晕丢到了地上。紧接着,他不由有些意兴阑珊,不过也未有太大的失望。 说实话,岳峰半夜里独自离开,与其说是想要将嵩山派的人杀个干净,不若说是出来散散心。一下子杀了那么多的人,即便是岳峰的心性,依旧是感到有些难以承受,只觉得心头非常烦躁不堪。 此时,他催马跑了数个时辰,直接跑出了上百里的路,岳峰心中的郁结终于少了许多。骑了一匹被他强过的嵩山弟子骑得马,岳峰慢悠悠回转韦林镇而去。 而岳峰,也并非直接回去。昨夜杀了那么多的人,身上不免被沾了许多鲜血。虽说被雨淋了一夜,可依旧是黏糊糊的,甚是难受。 岳峰催马来到了渭河边,望着水面上自己的倒影,岳峰不由满意一笑。道门功夫就是玄奇,紫霞神功更是如此。就如岳不群,如今已是五十好几的人了,而宁中则也有四十多了,可两人怎么看都才刚刚三十来岁的样子。而岳峰,更一直是一副十六七岁的少年模样,很久没有变化了,即便他现在已经二十一岁了。想来小说中武功到了高深境界容颜不老之所,也并非是虚言。 过了片刻,岳峰才直接穿着衣服跳下了了水中,好好冲刷了一边。此地正是荒郊野外,再加上是清早,自然是没有。岳峰在水中呆了个够厚,这才走了出来。此时,他感到十分的乏力,于是便坐在河边开始休息。 运转了一下内力,岳峰细心的感受一下自己的身体,不由苦笑了一声。昨天晚上他可是说是亏大了,特别是硬接老者的那一下。即便他现在年轻力壮,而且平日里也是锻炼有素,可是有救受了不轻的伤。昨夜里有凭着一丝豪兴,不顾一切的跑了数个时辰,伤势是更加的重了。 但是岳峰也并未太放在心上,只要好好调养,不过三两日时间就可以痊愈。而且,最令岳峰高兴的就是,他的武功更是借此有了一些突破。只要以后好好体会一下,他就可以将与老者对战对的那种感觉重新找到。到时候,他的武功便又会另有一番进益。 岳峰在这里一呆,就是一整天的时间。因为受了伤的缘故,他不没有再轻易动用内功。到了第二天上午,他衣服全干了之后,岳峰才长长的叹了口气,终于决定回去了。毕竟,留在这里他也无事可干。而且呆久了,还会让岳灵珊他们担心。 到了正午时分,岳峰再次回到了药王庙外。只是此地连一个人也没有了,就连昨日大战时留下的尸体,也都被处理干净了。若不是地上依旧残留着一些血迹和一些尸体碎片,简直就看不住了这里曾经经历过一场惨烈的杀戮。 岳峰看着天空中刺目的阳光不由微微有些失神,犹豫了一下,他便直接催马朝着韦林镇的镇子里走去。 韦林镇只有一家客栈,岳峰没过多久便找到了。这家客栈,显然是被华山派给包下了。岳峰才刚到客栈门口,就见两个华山弟子守在门外。 一见岳峰前来,两个华山弟子连忙开口道:“师兄好。”声音中显然带着几分颤抖,似是对岳峰充满了畏惧。 岳峰微微一愣,抬头看了这两个弟子一眼。可偏偏他之一停顿,却着实将两个弟子给吓了一跳,两人不由脸都是一白。 岳峰见状,不由又是一笑,点头道:“好!” 他这一笑,却让两个弟子更加的不知所措了。他们平日见惯了岳峰的冷脸,也见惯了岳峰严肃,更是见惯了岳峰高傲,昨夜同样见到了岳峰的狠厉与毒辣,但是对岳峰这种和煦的笑容还是第一次见到。 不过,他这一笑,却是连两个弟子不由自主感到一阵轻松。好似感到被自己一直敬若天神的师兄,不再如原先一般高不可攀了。虽说对岳峰的畏惧依犹在心头,可是却添了几分亲近之意,连忙上前给岳峰牵马。岳峰翻身下马,对着两人满意的点了点头,直让两人又是一愣,这才走入了客栈。 客栈当中,众多华山弟子都在收拾东西,显然他们也是刚刚来到客栈,还未彻底安顿好。只是不知他们昨天干什么去了,现在才到了客栈中,难道都是找自己去了?岳峰不由想到。 一见岳峰进来,不知是那个弟子惊呼了一声,整个客栈都不由陷入了死寂当中。所有的人都盯着岳峰,或是畏惧,或是敬服,但个个脸色有些煞白,其中还包括着英白罗这个华山派的正式弟子。更是有一个弟子,不小心将手里的花瓶打在地上,却又不自觉,依旧是愣在那里不敢动弹。 岳峰也是被这场面微微给吓了一跳,很快便开口喝道:“看什么,还不快各自忙去。”虽说是在训斥,可是语气里面却多了几分平时从未有过的柔和。 “是。”“是。”一群人连忙点头应道,开始各自干各的事情。可是他们依旧有些忍不住,偷偷的朝着岳峰看去,好似感到岳峰是换了个人似的。 岳峰也懒得理会这些人,犹豫了一下,直接往楼上而去。刚走上楼梯,岳峰就开到一个八岁的小孩站在那里。小孩右手中拿着一个包袱,左臂却已经断去,被白布紧紧裹着。这孩子,正是舒奇。 舒奇见岳峰上来,脸上先是闪过一丝害怕,但紧接着全是倾慕。平日里,岳峰虽然严肃,但是在对小孩子却很是喜欢。特别是在舒奇这个华山弟子中唯一一个依旧还处于稚龄的正式弟子,岳峰更是非常的关爱。故而舒奇即便见到了岳峰昨日的狠厉,但却不同其他弟子一般对他万分畏惧。 岳峰见到后,心底不由闪过一丝悔意,紧接又是对舒奇的喜爱和心疼。若是昨日他早一点出手,这孩子就不会受伤了。 岳峰不由自主的上前将舒奇抱起,开口轻声道:“好孩子,受了伤怎么不好好休息,跑出来干什么?”说话间,他就带着舒奇随便推开门走进了一间房子。将房子里面没有人,他就在桌边的凳子上做了下来。 舒奇任由他施为,及至岳峰坐下才摇了摇头,开口道:“我睡不着,就出来走走。” 岳峰叹了口气,看向了舒奇是左臂。他的左臂上的伤口已经被处理的很好了,应该不会有被感染的危险。想来是岳不群等人是因为他断了一臂,怕他蒙在房间里心中反而滋生出了阴影,故而才放他出来。要不然,舒奇刚刚受了伤才一天多的时间,正应该好好静养,完全不应当跑道这里。 岳峰看着舒奇微微有点发白的小脸,心中甚是怜悯,再次开口问道:“现在还疼吗?” “不疼了。”舒奇开口道:“师傅说,男子汉大丈夫,不能怕疼的。”舒奇眼中不由多了一些泪水,过了一会,才哽咽这开口道:“可惜,可惜我的武功不够好,不然就不会受伤了。” 岳峰轻轻的拍了一下怀中舒奇,轻声道:“没关系的,现在不好,以后就会好的。要不过几天,我便亲自教你武功。” “真的。”舒奇声音中全是惊喜。只不过,他的惊喜却让岳峰心底更加的难受。 “自然是真的,师兄说话算话。”岳峰好不迟疑,点头应道。 舒奇脸上不由露出的笑容,头一下子滚在岳峰怀里,眼泪直往下流。前天夜里,岳峰的武功已经给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映像。在他心目中,对岳峰已经生出了无边的敬意。此时他听岳峰要教他武功,不由一下子高兴的哭了起来。 过了片刻,舒奇才停了下来,任由岳峰帮他将眼泪擦干。突然,他微微挣了挣,拿起左手里的包袱,对着岳峰开口道:“对了,师兄,这是师父让我给你的。” 岳峰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提起了包袱,只感到十分的轻,里面并无多少东西。他也不急着打开,先是将舒奇放在了旁边的凳子上,这才将包袱解开。 方一解开包袱,岳峰便不由脸上变色,惊得站了起来。昨日心中才刚刚生出的自得,一下子就被彻底的给浇灭了。只见包袱里面有些碎纸,上面写满了字。而这自己,却是岳峰他自己的。 一下子,岳峰便不由想到了华山那天晚上的事情。记得当初他教完令狐冲紫霞神功之外,就将几张纸撕成了碎片,随手给扔掉了。可是这些碎片,如今有突然出现在了他面前。想来是他离开华山后,劳德诺再一次潜入,拿走了这些东西。 他当初还自认为聪明,没想到依旧百密一疏,险些让紫霞神功流传了出去。还好昨日他一时意动,将劳德诺给杀了。否则这些碎纸即便不完整,拼凑起来说不准还真可以让人能看出什么东西。一向自负无比的他,面对这突然而来的变故不由万分的震惊。 过了片刻,岳峰才微微冷静了下来,却感到自己的身子不由的有些颤抖。原本被他强自压下的伤势,似乎又有了发作的迹象。岳峰深深了吸了口气,看着旁边的舒奇一眼,只见舒奇也被吓了一跳,正坐在那里不知所措,似是有了开始哭的迹象。 岳峰强自装出几分笑容,不在想关于紫霞神功的事情了。反正劳德诺已死,紫霞神功没有丢失,想下去也无甚价值。岳峰上前揉了揉舒奇的头,连忙打岔道:“嗯,舒奇,昨日我华山派损伤如何。” 舒奇听着岳峰的问话,脸上的畏惧这才少了几分,开口道:“嗯,都很好。有几个外门弟子受了点轻伤,不过没大事。内门弟子也同样没有折损。对了,就是林师兄,受了重伤,现在生死未知。” “林平之没有死!”岳峰不由觉得一阵发晕,只感到万分的荒谬。自己亲自动的手,林平之怎么还能够活?!岳峰只感到自己双膝有些发软,不由自主倒在凳子上。他连忙用手撑住桌子,想要站稳,可是却又不由自主的吐出了一口鲜血,紧接着便彻底没了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