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相见(1)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九十四章 相见(1)

第二日,岳不群召集了所有的华山弟子,开始商议华山派的动向路程。 也就是到此时,岳峰才了解到,封不平等人终究是没有同意马上就留在华山。其实,关于这个结果,岳峰在其中也有不少的“功劳”。他当初可是丝毫不理会这两人性命,执意要杀死史闻达,令这两人很是有些不满。即便是岳不群最后救了两人性命,这两人依旧推脱是有些要事要办,不肯马上回来。否则剑气两宗合并的事,说不准早就达成了。[] 而岳不群最终决定要去福州,显然是做了一番思量。 事实上,擒拿魔教右使向问天的确是近年来江湖中的一件大事,甚至比当初刘正风金盆洗手还要重要许多。向问天身为魔教右使,乃是除东方不败外魔教的最大人物。无论是从身份地位仰或是武功来说,向问天都绝不比一派掌门差。而且,他更是与五岳剑派有着深仇大亨。故而即便向问天如今判出了黑木崖,武林正道依旧欲对他除之而后快。现下有了向问天的消息,自然要聚众来讨伐。 当然,当是如此也未必足以令岳不群等人心动,毫不迟疑的要去福州。可关键的是,左冷禅在给岳不群的信中说是要商讨五岳的“大事”。再加上华山派与嵩山派刚刚发生了一场冲突,如此一来,岳不群不得不好好思量一下。 初次之外,华山派的另一个目标就是要擒拿桃谷六仙,用以给封不平和成不忧赔罪。唯有如此,才能让封不平等人真正回到华山,心中不再有芥蒂。当然,顺路给岳峰找一个媳妇,也是一件不容忽视的事情。 最后还有一点,左冷禅所说的聚会的地点偏偏在福建的福州。无论是巧合还是其他,这都不得不让人将其余与福威镖局联系起来。不难想象,到时候将可能会引起一场巨大的风波。有了以上的原因,岳不群便决定带齐华山派的人员齐齐赶往福建。 本来,众人要走,自然要留下一人呆在华山上。对于人选,本来而无论是从身份还是地位上来看,岳峰都是最最适合不过了。要是以前,岳峰是绝对不愿意呆在华山。可现在,他却是最愿意留下了。 只可惜,岳不群和宁中则是铁了心要将他给“嫁”出去,不容分说便非要他跟着离开。而令狐冲,因为受了伤的缘故,也不适合留在华山上。于是梁发这个身为三弟子的,便担任了这个工作。事实上,在这次大战中,梁发表现的身为出彩,如此才得到了岳不群交给的重任。 在原著中,华山派所有人都被反是在此次大战中那些黑衣人擒拿,梁发更是在这一战中死去。可是因为岳峰穿越的缘故,华山派大获全胜。梁发不但保全了性命,更是因为指挥弟子布下剑阵,将劳德诺擒拿住的缘故,甚是受岳不群器重。 从韦林镇,到华山,不过半日路程。华山派的弟子们,自然都是回到了华山,去收拾东西了。只有林平之,因为暂时行动不便,可也依旧托人将自己父母的骨灰拿了回来,到时候送到福州以便好好安葬。 林平之虽说被剑穿过了胸膛,可却因为运气好,完全没有伤到要害。再加上这个世界上内力的玄奇作用,以及岳不群的帮助,他的伤可以说是好的十分快。只需再过两三天,就可以行动如常了。 此时才刚刚到了二月初,可福州的聚会却是在七月下旬,还有将近六个月的时间,可以说是早的很。故而岳不群就决定带着众弟子好好游玩一番,顺便出去见见世面。华山众弟子们听到这个消息后,自然全都是万分惊喜。他们自从加入华山以来,全副心思都在武学中,从未有过一丝一毫的轻松。如今总算是有了机会,能够好好的放松一下了。 五日之后的清晨,华山派岳不群带齐华山派所有正式弟子,启程前往福州。至于外门弟子们,便全都被留在了华山上,一个也不带。 由于林平之受伤的缘故,便给他安排了一辆马车让他坐进去静养。而宁中则和岳灵珊两人,也是同坐一辆马车。其次就是岳不群和岳峰两个,各自骑着一匹马走在最前方。其他的弟子们,便没有这种待遇了,只能徒步行走。于是乎,三十来人浩浩荡荡的从华山出发,先是一路朝东边行去。一群人被外人看在眼里,丝毫也不像是江湖人在赶路,反而似是一群富家子弟在外出游玩。 从实际而言,如今的华山派不但实在实力上远远超过了小说上的情景,在财力上也同样是如此。因为十多年前岳不群在与东方不败的对战中锋铓毕露,华山派整体也少了几分韬光养晦反而多了一些锐气。 凭借着岳不群“五岳第一高手”名头,华山派更是吸引这无数人前来拜师。同时华山派势力急剧发展,几乎遍布了整个陕西。许多当铺、商铺、酒楼之类的东西,背后都长长有着华山派的影子。 事实上,武者学武,总是需要各种各样的资源。就单是初始之时,便需要各种补品来加强体质。到了后期,有时还需要一些天材地宝来增长内力乃至来突破瓶颈。 岳峰是因为自己修炼速度极快,以及其他的一些原因,才不幸的或者也可以说是万分幸运的没接收过这种待遇。如令狐冲这些人,从开始时的药浴,到后面的食补,可是说是要耗费无数钱财。 正所谓的“穷文富武”,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普通人家,就算是想,也没有足够钱财来供应自己的弟子练武来用,更不用说是那些更难接触到底武学精要了。而大些大门派也从不可轻易收内门弟子,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即使财力上的不足,对于弟子不得不精挑细选。 同样,正如俗话所言“是药三分毒”,对武学修炼同样也是如此。过度的依赖于外物,对于后面的修炼总会产生一些不利的影响。可是这些东西,往往也是学武人必不可少的。其实,如华山派这样,这还算好的。 华山派源自于全真教,而全真教作为当时武林正宗,道门正统,江湖上最强大的门派,追求的是通过内丹修炼来加强实力。所谓的“丹”只的是丹田,也可以是指丹药。至于内丹修炼,便是只依靠自身修炼来提升内力,其他东西只是进行辅助。如若是龙虎门之类的,虽然同样是源于道门,可追求的是外丹修炼。修炼武学的过程中,甚至还需要不停的服炼丹药,更是添了众多麻烦。 故而,那些真正的门派精英弟子们,通常需要花费众多资源来培养,平日里虽然都富贵不想,更可是绝对不会缺少钱财。当然,对于少林、恒山这些有着严格戒律的门规除外,他们即便是有钱,也从不让弟子们去浪费。再加上此行有岳不群整个掌门带队,更是不能太落华山派的面子。就算是门面功夫,也要做个充足。自然再也不会如小说中一般,寒酸无比。 及至当日下午,岳峰等人仅仅走出了四十多里,来到了古县。古县,位于黄河岸边,是一个重要的港口。在这里众人休息了一夜,便乘船顺流行去。 此时,距离正和下西洋,不过才过去了四五十年的时间。虽说后面的历史与中国真正的历史发生了极大的扭曲,比如岳峰就从未听说过有倭寇西洋人之类的东西,但大致发展依旧是有些相同。 四五十年来,虽说朝廷已经下了海禁,禁止人私自出海。可是内陆上船业的发展不但没有衰败,反而愈加繁盛。岳不群便派人雇了一座长达五丈由于的大船,带着众人坐了上去。甚至连他们所乘坐的马匹,也送了上去。 而此时的黄河,自然也不会如同后世的一般将近枯竭。足足上百丈的河水,滚滚向东而去,推动他们所乘坐的大船迅速前进。支持行程,沿路将要经过洛阳、郑州、开封一直到徐州,然后就沿着京杭大运河顺流之下,经过淮河、长江、钱塘江。之后众人就要转走陆路,千万前往福州。一路行程足足有万里之遥,每到一地便会加以停留,足够众人游玩了。 从古县开始,去往的第一站便是洛阳。洛阳地处九州之中,自夏开始已然是十三朝的古都了。当然,若是岳峰来选择,绝迹不会在这里停留半点。可是显然,事情这并不由他做主,自然不会错过洛阳这一重要景点,要在此处停留一段时间了。 再加上林平之的祖父有着“金刀无敌”之称的王元霸家就在此处,岳不群带人路过此地却不去,无论如何也有些说不过去。 三日之后,华山派众人就来到了洛阳。岳峰一脸却是一脸苍白的从船上下来,即便他已经穿越了,晕车晕船的现象依旧是一点未变。好在因为修炼了内容,身体甚是强壮。下船之后好好吐了一回,就没有其他事情。 对于洛阳,去年岳峰还是第一次到这里。去年他虽然同岳灵珊来过这里,可是却是走了其他的路,到渭南长安游玩了一番,却错过了洛阳。只是可惜,不喜欢游玩的他,自然对洛阳提不起半点兴致。他本想呆在船上就算了,决意不想去所谓的“金刀王家”。 在洛阳上岸后,岳不群带着众人便找了一家大客栈去住宿。此地已经出了陕西境内,自然不会有人提前帮众人安排好一切。不过众人早已经带足了钱财,不过是略微花了一些功夫,便包好了一家客栈。稍微安顿好之后,林平之便独自离去,前往了祖父家。 如今收到岳不群关注的林平之,可是说是突然变得意气风发。往日的颓废气息一扫而无,一下子好似换了个人。至于岳峰,如今对许多事情都看得淡了起来,也懒得去领会林平之这个人了。 岳不群、宁中则以及所有华山弟子,却是全都换了一身衣服。就连岳峰,也是不得不换上了一身宁中则亲自挑选好的新衣。 岳峰长相虽说更多是偏向于岳不群一般周正端庄,很是不凡。同样又多了几分与宁中则一般的温婉清丽,更是完美。他虽然总觉的自己的样子很普通,可是别人眼中却完全不是如此。 因为武功修炼的缘故,岳峰一直就看起来只有十六七,正是最为英俊的时候。而他虽未步入先天,可真气早已经是先天真元了。故而体内几乎没一点杂质,皮肤白皙到了女子还要嫉妒的程度。 此时,他更是换下了平日间练武的衣服,换成了洁白的衣服。至于衣料,更是宁中则精挑细选而来的,腰间同时还被系上了玉佩和香囊这些乱七八糟的物事,完全就是一副富家子弟的样子。虽说他自身觉得难受无比,可其他人看得万分嫉妒。就连岳灵珊也是不由的在他身上东扯扯,西看看,眼里不由冒着小星星。 其实,以岳不群的性格绝对不会容忍门下弟子如此的打扮。以免贪图与享受,加武功给落下了。可是岳峰武功早已经到了高深水准,比起他自身也差不了多少。更为关键的是,他们这次去福州,便是要给岳峰找个女人。如今岳峰订婚在即,让他打扮好点,路上如能碰上对眼的女子,那一切全都省了。 此外,岳峰因为武功高的缘故,身上自然几分高手的气度,甚至这种气度已经深入到了骨髓。特别是不久前连杀了十五个绝顶高手,以及一个先天境界的高手,这种气度彻底的稳固下来,在他身上更为的明显了。而且他掌管华山戒律多年,身上也不由带着几分威严。种种综合起来,他的外貌在别人眼中可以说是完美到了极致。 即便是华山弟子中相貌最为秀美的林平之,或者是帅气无比的令狐冲,比起岳峰来都要有所不如。毕竟气质这种东西,远不是短时间便可以养成的。而且,没有相应的实力,也绝难拥有相应的气质。 宁中则看着岳峰满脸苦涩的样子,却是丝毫也不在乎,反而越来越有兴趣,依旧是不停的帮他进行打扮。如若不是岳峰极力的反对,差点要给岳峰擦些水粉了,抹点胭脂了。及至外面的弟子通报说王家的人已经来了,宁中则才不舍的停下来,放岳峰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