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相见(2) - 穿越笑傲江湖

第九十五章 相见(2)

不一刻,就听得门外一个洪亮的声音说道:“岳大掌门远到光临,在下未曾远迎,可当真失礼之极哪!”一听这声音,便可知道来人武功不错,不用问便是王元霸亲自来了。 事实上,华山派等人前脚到了洛阳,王家的人后脚便知道了消息。本想立刻便过来拜会,可是一时找不到好的名头。故而,等林平之回到了刚刚到了王家,王元霸马上就带着家人来了。 岳不群听到王元霸亲自来了客店迎接,不由微微一喜。连忙随同宁中则,带着众弟子出来相见。而岳峰,也是见到了所谓的中州大侠,更有着金刀无敌之称的王元霸。 事实上,对于王元霸此人岳峰早就有了些好奇。毕竟,名号中有着“无敌”二字,可不是谁都敢的。对普通人而言,那不但不是什么好事,反而是在找死。 更为关键的是,王家能够在洛阳这等富裕之地立足,并掌控者此地的经济命脉,实在是难以令人想象。毕竟,洛阳位于河南,而两河以及山西几省,早就是嵩山派的势力范围。王家的这种作为,是典型的实在虎口上拔牙。而此刻,岳峰看着这个七十来岁,满面红光大老者,终于有些明悟。 只见王元霸,颚下一丛长长的白须飘在胸前,精神矍铄,左手呛啷啷的玩着两枚鹅蛋大小的金胆,却只有富贵之意而无半点奢华之气。其全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不容任何人小觑的霸气,顾盼间神采飞扬,分明已经有了半步先天的水准。若非是年纪太大了,想来早就到了先天境界。但看那气度,也未必会比刚入先天的高手差多少。王家能够在洛阳之地立足,想来全是靠着此人。 岳峰更是刹那间明悟,小说中的岳不群为何会对此人如此恭敬。小说中的岳不群,已经五十好几了,只是比王元霸小上一点,至于身份上还要高上许多,可是却以晚辈自居,对王元霸可以说是恭敬到了极致。其后岳不群更是急着敲定了林平之与岳灵珊的婚事,除了是两人两情相悦,想来还有这这人的缘故。 而如今,以岳不群的武功,自然不会自贬身份,可依对王元霸依旧是非常的重视。对于这种情况,岳峰自然很是清楚:现今华山派的实力,在陕西已经发展到的差不多了,已无多少可利用的空间。若是想要进一步扩大,便必须对外扩展。可惜周边地区,大多被其他门派控制。而华山派,已经同嵩山派势同水火,故而便打起了湖南的地盘。故而,便有了同王家合作的心思。 同样,王家在嵩山派的压制下也很不好受。而且,王元霸之后,王家已经有了后继无人迹象。再加上岳不群在江湖上的名声甚好,王元霸显然也很是与他结好关系。于是双方一拍即合,相互的恭维了起来。 “幸会,幸会!岳大掌门名满武林,小老儿二十年来无日不在思念,今日来到洛阳,当真是我中州武林的大喜事。”王元霸一见到岳不群,便上前握住了岳不群的右手连连摇晃,喜欢之情,看起来甚是真诚。 岳不群也是笑道:“在下夫妇带了徒儿出外游历访友,以增见闻,第一位要拜访的,便是中州大侠、金刀无敌王老爷子。咱们这几十个不速之客,可来得卤莽了。” “‘金刀无敌’这四个字,在岳大掌门面前算了什么,以后谁也不许提!我王元霸的武功,哪里比得上岳先生。”王元霸脸上露出一丝真诚,对岳不群的称呼更是迅速从掌门成了先生,猛然间便多了几分亲近。 “谁要提到了,那不是捧我,而是损我王元霸来着。”只听王元霸继续开口道“岳先生,你收容我的外孙,恩同再造,咱们华山派和金刀门从此便是一家,哥儿俩再也休分彼此。来来来,大家到我家去,不住他一年半载的,谁也不许离开洛阳一步。岳大掌门,我老儿亲自给你背行李去。” 岳不群连忙摇手,开口道:“这个可不敢当。”可是却并未拒绝,任由王元霸施为。 王元霸脸上闪过一丝喜色,回头向身后两个儿子道:“伯奋、仲强,快向岳师叔、岳师母叩头。” 王伯奋、王仲强齐声答应,屈膝下拜。他兄弟两个大的已经有五十了,小的也四十好几。而岳不群夫妇,虽说年纪比他们大点,可因为内功深厚的缘故,看起来却要小上许多。这两人在鄂豫一带武林中名头甚响,虽然对岳不群虽然素来倾慕,但向他叩头,终究是有些不愿。只可惜父命不可违,只好跪倒口呼师叔师母,脸却是不由涨的通红。 岳不群好似完全没看到,也不阻拦。等两人扣完头后,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示意两个人起来。接着,又对着身后的弟子开口道:“大家快来拜见王老爷子。金刀门武功威震中原,咱们华山派的上代祖师,向来对金刀门便十分推崇。今后大家得王老爷子的指点,日后武功必能大有进益。” 华山派弟子起身应是,连忙跪倒一地。唯有岳峰,却是一点也不在乎。拱了拱手,便不再理会。 宁中则见状,不由白了他一眼,就连岳不群看向他的目光,也是微微有些不满。只不过,两人都什么也没说。 事实上,江湖上虽然也讲究辈分,可最关键的是武功。武功决定地位,早就是江湖中不成文的规则。通常辈分越高,武功也就越高,但是如岳峰这种特殊的例子也不是很少。就比如小说中的令狐冲,便可以同任我行、向问天乃至莫大等人称兄道弟,更何况是岳峰了。 以岳峰如今的武功,早已经不需要在任何人面前低声下气了。就算是面对少林方丈或者是武当掌门,拱下手也足够了。这也是他可以同莫大言谈无忌,甚至在风清扬面前都有平辈论交的趋势。 以前岳峰还韬光养晦,怕别人了解他的武功,还多少做些面子上的功夫。可自从药王庙一战之后,岳峰是连做面子也不肯了。而岳不群夫妇,也不好说他什么。毕竟,以岳峰的武功,也有资格来这么做。 王元霸看着岳峰的表现,眼中不由异色一闪。先是示意所有华山弟子起来,便开口对着岳不群道:“这位就是令郎,果然是相貌堂堂。听闻令郎前不久在药王庙中连杀数位绝顶高手,果然是青出于蓝胜于蓝,前途不可限量啊。”他前面的话还算属实,岳峰现在的妆扮的确十分吸引人眼球,特别是对他们这些武林世家而言。不过后面的话,连自己也有些不敢相信。 毕竟,虽说他先前已经从林平之口中听到了关于药王庙大战的一些事情,可这战绩太过于惊人,自己实在些难以置信。就比如他的两个儿子,虽说是因为资质所限,而且又不肯努力修炼,这么多年也才到了二流水准。 岳峰小小年纪,就拥有那么高深武功,实在是令人难以想象。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花全派之力使命去培养一两个人,这种成就也并非是不可能。不过这样做的后果,却是以压榨潜力为代价,对后期修炼很是不益。故而,王元霸声音中很是有些迟疑。 事实上,此时岳峰虽然表现的惊人,但还为到了骇人听闻的程度。毕竟江湖中总是会涌现出一些奇才,就比如小说中令狐冲一剑刺瞎十五人眼珠,听起来更为吃惊,但却同样令人接受了。即便是当初的岳不群,也在二十岁的时候到了绝顶,二十五六岁就有了半步先天的水准,只比岳峰差那么四五年。当然,在实际战力上两人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而如左冷禅、方正、莫大、冲虚之类的,也每一个会差多少,同样都能在三十岁前到达窥得先天的门槛。但是先天这一道槛,却至少要每个人花费十几多年的时间,谁也不能例外,更有甚者,一生也无法突破。 当然,就算侥幸进入了先天。每个人都要花费至少十来年时间,将全身内力转变为先天真元,这同样又是一个万分令人万分纠结,却又无法逃避的过程。学武之难,可见一斑。 说到底,武学修炼最重要的瓶颈还是在于打通任督二脉,进入先天境界。只有一日不如先天,即便天资在优秀,在真正的高手眼中始终都算不得什么。不过,若是让其他人知道,岳峰将要在二十出头的年纪进入先天,创古之未有的成绩,怕是谁也无法淡定起来了。 岳不群同宁中则对视了一眼,不由微微有些诧异。关于药王庙一战的具体情形,他们并未故意隐瞒,但同样也没在江湖中宣扬。至于嵩山派,也更是如此。而岭南一带十余位黑道顶尖人物突然失踪,也已经被人同华山派联系到了一起。但大多认为是岳不群大展神威,斩杀众多高手,牵扯道岳峰身上的到不是很多。 此时,王元霸说出了岳峰的事情,想来便是林平之告诉的。岳不群迟疑了一下,开口道:“王老爷子谬赞了。这小子天资很是不错,而且自己也肯下功夫。”岳不群目光稍微闪了一下,继续开口道:“能有今日的成就,也不枉我多年来的培养。”这几句话,虽然听起来很是谦虚,可是其中的赞许之意万分明显,隐隐的还有些许自豪。 王元霸不由微微一惊,很快就平静了下来,开口道:“看来真是如此,想来令郎已经到了绝顶高手的水准了,岳掌门也算是后继有人了,真是令人羡煞。相比起来,我王家虽说是富甲一方,可子弟却无一个成器的。” “王老爷子哪里话?”岳不群笑了笑:“我华山派与金刀门一向交好,王老爷子日后有什么事尽管吩咐便可,哪里还需要见外?我瞧你身后的这两位令郎,一看就很是不凡,将来必可以继承王家家业,老爷子何须妄自菲薄?” “但愿如此了。”王元霸扫了身后的王伯奋、王仲强,见两人全是自得,接着要朝着很是稳重的岳峰看了一眼,不由全是郁闷。连实话和恭维的话都分不开,自己的这两个儿子还真算草包了。突然,他心念微微一动,开口道:“我看令郎年纪已经不小,不知是否已经成亲。我有一个孙女,武功相貌样样都是绝佳,不若就许配给令郎,也算是全我两家的情谊。岳掌门,你看如何。” 岳不群连不由微微一僵,全未料到王元霸会说这话。事实上,王家无论门第还是其他,都与华山派相当。可是王家终究是武林世家,而并非是武林门派,岳不群不由有些迟疑了。 其实,所谓的武林世家,虽说也是江湖人,但也并不能算。此时江湖中人从不与朝廷牵扯,但武林世家却是一个例外。武林世家都传承多年,有的甚至有数百上千你历史。其实力与底蕴,甚至不必一些大派差,同样也不太受那些江湖规则的约束,甚至有不少人都入朝为官了。 若是岳峰是普通弟子,那也没什么,可偏偏自己心目中的下任掌门。岳不群实在是不愿意让华山派与朝廷有任何牵连,故而心中就有几分不愿。而且,这事情还他还真做不了住。没有岳峰点头,说不准他现在答允,明天王家就被灭门了。 岳不群朝着宁中则看了一眼,只见宁中则对着他悄悄摇了摇头,岳不群便有了注意,开口道:“嗯,王老爷子的好意我本不好拒绝,只可惜这小子前不久已经订婚,只能多谢老爷子厚爱了。” 王元霸脸色不由微微一僵,显然听出了岳不群在推脱。心中虽然有些失望,但很快就是开口道:“即使如此,那便可惜了。对了,岳先生还是随我到王家一聚,好给岳先生你接风洗尘。”说着,便拉着岳不群的手,率先往出走。 到得王家,但见房舍高大,朱红漆的大门,门上两个大铜环,擦得晶光雪亮,八名壮汉垂手在大门外侍候。一进大门,只见梁上悬着一块黑漆大匾,写着“见义勇为”四个金字,下面落款是河南省的巡抚某人。岳不群见到后,向前的一丝意动也彻底淡了下去。 这一晚王元霸大排筵席,宴请岳不群师徒,不但广请洛阳武林中知名之士相陪,宾客之中还有不少的士绅名流,富商大贾。岳峰身为岳不群的儿子,许多事情都要代为应酬,可以说是不不胜其烦,可却无任何办法。 到了第二日,岳峰是再也忍不住了,坚持要离开王家,不打算呆下去了。岳不群和宁中则无奈,只好任由他离去。不过,他们似乎也看出了岳峰的几分心思,始终不同意让他一个人离去。岳峰无奈,只好带上了舒奇这个孩子,回到了客栈。 之后几日功夫,岳峰就如自己所说的一样,开始努力传授舒奇武功了。舒奇如今才刚刚八岁,尚未生出内力,正是打基础的好时机。是要好好调教,日后必可以成为高手。只可惜,因为身体残疾,无法做到平衡的缘故,怕是万分艰难了。于是岳峰就从最开始的教起,让他走自己的路子,全部依靠苦修。等日后回到华山后,在加大各种资源的供应,不然能够有所成就。 同时在闲暇之余,岳峰也就带上舒奇,开始在洛阳境内随意游玩。 (感谢书友为穿越笑傲的捧场,你太慷慨了!求包养啊!另外,纵横除了一个新功能,叫做“纵横聊聊”的东西。具体什么我也不清楚,大家可以去首页看,貌似是可以关注作者。具体而言,大家可以到我小说的首页,点击一下作者名旁边的“关注”二字,就行了。也就是成为我的粉丝,希望喜欢这本书的都可以加一下。当然,大家也可以加我的书友群,群号在小说简介中有。)